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
时间:2013-02-11 08:28:2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苏慕白  阅读:

  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打开泛黄的书卷,沿着诗行的墨香,看她带着曾经美丽的容颜,曾经过人的才华,从西汉的时空,缓缓走来。她,曾经是皇帝的枕边人,深受宠幸,荣耀后宫,但她的才貌与美德,并没有完全拴住皇帝的心。然而,皇帝的喜新厌旧,却使她身受冷落。最后,为了躲避后宫的排挤与陷害,无奈凄凉选择了急流勇退的退居生活,最终,在孤寂中走完了自己的余生。她,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才女、汉成帝的婕妤——班恬。
  班婕妤,全名班恬,楼烦(今山西太原市娄烦县)人,他的父亲班况,曾是西汉的一名将领,在汉武帝出击匈奴的后期,驰骋疆场,建立过不少汗马功劳。出于在这样的官宦人家,从小班恬就不用为生计发愁。而父亲虽为将领,但为人却十分知书达礼,很重视对子女的文化的教育。班恬的三位哥哥在父亲的培养下,文化素养极高,先后担任朝廷官吏。就这样,在父兄的言传身教和家庭的熏陶下,班恬自幼就对文化学习十分感兴趣。聪明伶俐的她,学习知识也非常快,不久,诗词歌赋就样样精通了。长大后的班恬,不仅人生得端庄美丽、秀外慧中,而且又聪明多才,工于诗赋,极有文学造诣,又熟悉史事、擅长音律,是当时难得才貌双全的名门闺秀。
  及笄之年,才貌双全、出生名门的班恬,被汉成帝选入宫中,立为婕妤,自此后人都称她为“班婕妤”。能进入皇宫,成为皇帝身边的女人,自然是许多女性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宫门深似海,能否受到皇帝宠爱可就是未知数了。但貌美如花、才华横溢的班婕妤,很快就受到汉成帝的宠爱。她的文学造诣极高,熟悉史事,常常能引经据典,开导汉成帝内心的积郁。她又擅长音律,常使汉成帝在丝竹声中,进入忘我的境界,对汉成帝而言,班婕妤不止是她的侍妾,她多方面的才情,也使汉成帝把她放在亦妻亦友的地位。为与班婕妤形影不离,汉成帝特别命人制作了一辆较大的辇车,要约班婕妤一起乘车出游。可从小就受礼法教育的她,深知皇帝此举有违礼教,班婕妤婉辞谢绝,并规劝成帝说到“看古代留下的图画,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侧。夏、商、周三代的末主夏桀、商纣、周幽王,才有嬖倖的妃子在坐,最后竟然落到国亡毁身的境地,我如果和你同车出进,那就跟他们很相似了,能不令人凛然而惊吗?”汉成帝认为她言之成理,同辇出游的意念只好暂时作罢,同时还把已经制作好的车子毁掉。当时王太后听到班婕妤以理制情,不与皇帝同车出游,非常欣赏,对左右亲近的人说:“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把她奉为后宫的教育典型。可那班婕妤虽有樊姬的之德,可她的丈夫汉成帝,注定不是楚庄王那样一代的霸主,他只是一个贪图酒色的享乐君王。若是放在文、景、武帝时代,班婕妤也许能成为一代贤后,但她终是遇人不淑,她终究无法成为后来汉光武帝刘秀的阴丽华、唐太宗李世民的长孙皇后。
  然而,她的男人汉成帝却是一个荒淫无度的帝王,喜新厌旧自是他的本色。那班婕妤庄重自持、过于拘泥于礼法,虽然貌美如花,但却不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这样时间久了,也埋下了成帝对她渐渐失去热情的隐患。而班婕妤虽然曾生下一个皇子,但数月后便夭折了此后日子里,她虽然承宠很长时间,却再也没有生育,没有子嗣,也为她日后在后宫争斗里失势带来一定的影响。这时,传奇的赵氏姐妹开始登上了后宫的舞台。那汉成帝平时最喜欢出游饮宴,汉鸿嘉三年,他到他姐姐阳阿公主府游玩,在酒宴之上,一个长得美艳绝伦、国色天姿,舞姿翩翩、妩媚动人的舞女,一下子吸引了汉成帝的目光,令他神魂颠倒,这个女子就是历史上极为有名的赵飞燕。喜好美色的他,当晚就在公主府临幸了赵飞燕。第二天,汉成帝又立即把赵飞燕迎入后宫,百般宠爱,真是满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于一身。那赵飞燕能歌善舞、体轻如燕,又风情万种,妩媚妖娆,自是深得汉成帝的宠幸。而心思缜密的赵飞燕,为了为紧紧控制成帝的心,为了在权倾朝野的王家之间立足,又把容貌更胜她一筹的妹妹赵合德,推荐给了好色的成帝。那妹妹赵合德,与姐姐赵飞燕风姿迥异,生得体态丰腴,玉肌滑肤,美艳妩媚,更是让成帝惊羡不已,合德的柔情也更令成帝神魂颠倒。于是,赵飞燕姐妹牢牢抓住汉成帝的心,汉成帝对她们姐妹也会死言听计从,极尽恩宠。正是“有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在那个佳丽三千的后宫中,女人被君王抛弃了是寻常之事,何况汉成帝又是十足的好色之徒,班婕妤失宠也是可想而之。那个曾经深受汉成帝宠爱的她,输在太拘于礼法,她太规整,她既没有飞燕起舞绕御帘的轻盈,亦没有合德入浴的妖娆妩媚,而她所有的怜爱,宠幸,都随着那身轻如燕的舞女入宫,戛然而止。从此,她更是深受冷落,再也没有得到汉成帝的宠爱。得到皇帝宠幸的赵氏姐妹,为争斗后宫的权力,继续兴风作浪。眼前的许皇后,正是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为扳倒许皇后,赵飞燕姐妹诬告许皇后行巫祝之术诅咒后宫已怀身孕的王美人和大司马大将军王凤。那巫蛊之术本是汉家大忌,汉成帝果然大怒,一气之下,将许皇后废掉。而赵氏姐妹又借机打击诬告班婕妤,说她牵连此事,于是,色昏头脑的汉成帝果然派人调查班婕妤。然而,聪慧的班婕妤却从容不迫地对称:“妾闻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得福,为邪欲以何望?若使鬼神有知,岂有听信谗思之理;倘若鬼神无知,则谗温又有何益?妾不但不敢为,也不屑为。”一席话,说到汉成帝哑口无言,她觉得她说的有理,又念在昔日恩情,特加怜惜,不予追究,并且厚加赏赐,以弥补心中的愧疚。
  经过巫蛊之事,赵飞燕登上了皇后之位。而那聪明的班婕妤却真正看清了汉成帝,看清了赵氏姐妹,也看清了后宫争斗的危险。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得到皇帝的轻怜蜜爱了,那后宫的天下也早已是飞燕姐妹的地盘,她也无力改变,特别是赵氏姐妹的心狠毒辣,更让她危机重重,朝不保夕。于是,为了躲避飞燕姐妹再一次的谗构、排挤、陷害,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她采取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的策略,主动离开那个曾经深爱的男人,那个复杂纷乱的后宫世界。她上表汉成帝,自请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而聪明的班婕妤把自己置于王太后的羽翼之下,就再也不怕赵飞燕姐妹的陷害了。那汉成帝允其所请。自此,她悄然隐退在长信宫的淡柳晨月之中,视宫廷内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为隔世之事,一心守在太后王政君的身边,甘受深宫的寂寞孤冷,任红颜渐渐老去,独自承受岁月的变迁。而失宠后的她,则做诗赋以自伤悼,借以度过光阴,反倒是写出了不少辞赋佳作。特别是她的《团扇诗》,又称《怨歌行》,更是利用团扇抒发了她心中的失落怅惘之情,十分感人。也许,当她听见汉成帝的与飞燕姐妹的欢声笑语时,她的心里也会泛起点点涟漪,她也会想起当初入宫的时候,想起那日他坐在高高的黄金辇上,伸出手来,微笑如水的模样;想起她们曾经的两相依偎,亲密无间的恩爱时刻。如果,时间能停在“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那一刻多好,也许久没有日后的秋风悲画扇、变却故人心的事情了。那泪水也曾滑过他曾经亲吻的脸颊,浸湿她孤独的思念,但一切都无法改变了。现在只剩下她独自一人空度长夜,她唯一能做的,也就在回忆中慢慢走完自己的余下的时光了。后来,汉成帝死后,班婕妤要求到成帝陵守墓以终其生。伴着冢形碑影,又孤独地生活了五年,便离开了人世,时年约四十余岁,后葬于延陵。
  班婕妤走了,带着她的容颜,带着她的才华走了,可她却在那王朝的末代,留下一曲凄凉的离殇。她,有幸入得宫中,享受世间的荣华富贵,得到君王的宠爱,这是人生的幸运。但她却不幸地邂逅了喜新厌旧的好色男子,她为他付上一生的爱,可到头来,却无法换来男人的一生真情,只落得长信宫中,孤寂老去的悲惨结局,,令后人感叹着、惋惜着。但她的不幸的遭遇,诗文作品中表达出心灵深处的寂寞与孤独,却被后代诗人代代相唱和,留下一首首的哀怨之声。如今,当历史早已消散在时空之中,只有那纳兰的诗词还在诉说着她凄凉的故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必秋风悲画扇”……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