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女子
时间:2013-02-08 10:01: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篱珞疏疏  阅读:

  公子随便出手三千金,从来不问我心碎。关上房门别问我在思念谁,公子羡慕你天生富贵,不用管名利是非,谁来擦去红尘女子的眼泪。
  
  此时此刻此景,有你别无所求,无忧无愁,无金无银,有你有我愿两手清风。贵者不懂,爱你如磐石不动,爱如磐石已碎。才知今世缘灭,爱里千醉与你最后一夜,推开名利之门,见你荣华富贵,刻下伤痕来世与你相见。
  
  月光色,女子香,泪断剑情多长有多痛,无字想忘了你。孤单魂随风荡,谁去想痴情郎。这红尘的战场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过情关谁敢闯,望明月心悲凉,千古恨轮回尝,眼一闭,谁最狂,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
  
  夜深人静梦难成,独坐船头伴西风,她站在风中。站在回绍兴的船上。单薄的肩膀,瘦弱的身躯,任凭劲风拉扯着她的素衣裙角。你固守的是怎样的一种永恒?红尘里还有多少痴情的人,擦干泪水,徒留伤痕,泪眼迷蒙里,一杯酒已成空,酒入愁肠,徒添几分悲凉,声声如泣,泪落成殇,怎一个悲凉?她绝美的容颜上嵌着绝望,眼神空洞的望向苍天,是绝望。“天啊,你那么宽;地啊,你那么阔,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我杜十娘的一席容身之地啊?”
  
  皮绽伤又伤,心死凉又凉,残红袭地,缕缕轻烟殆尽,有谁看到红尘女子的眼泪。奈何,奈何。吐气如兰,娇柔的妩媚下,掩映了多少心酸。香融粉汗,自甘的堕落里埋藏了多少无奈。寂寞的心泪梭梭,杜十娘的孤舟,圆圆曲终,琵琶弦断,莫待黄花瘦。
  
  倚在桅杆上,夜风也不留情地吹散她的头发,吹散她心中的希望,一片一扶起梳妆镜,她凄美地扯动了一下嘴角。从镜里,看到了那个半跪在床上的身影,那就是自己曾经许了多少幻想的人。如今只为了那千两白银,片泪滴在手上,她想起了母亲,想起了母亲跳河时的泪,想起了和李甲的海誓,想起了多年的苦楚,却换来了一千两的卖身钱。轻松地梳了个云髻,带上饰品,不管怎么改变,在世人眼中,她只是个出不了大堂的妓女,就连他也这么想。
  
  呆坐着到了天明,她一身素衣,在红底白边的披风映衬下,缓缓从船舱走出来。不可否认,她是个聪明的女子。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的吗?”她又问,却换来无语。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没有挽救的地步了。
  
  她,取出了贴身的钥匙,打开了梳妆盒的里层。
  
  第一层,项链首饰,她笑吟吟地问道,这可值多少?买她的盐商脱口而出:“少则千两!”
  
  她只笑不语,打开了第二层,满满的珍珠映出了人们惊讶的脸庞。“起码上万”
  
  第三层,瑙玛翡翠。“这个呢?”“抵得了我万贯家财啊。”盐商惊呼道。
  
  她嘴角的凄美的弧度更大了,打开了第四层,“夜明珠!”几个人惊呼。
  
  第五层,她举起了第五层的异物,问道:“可知这个是什么?”所有人只是惊看。她缓缓道:“猫眼儿。”
  
  盐商的眼睛顿时睁大了不知多少倍,那个可是西域的猫眼儿啊。他怕是没想到,十娘的素手轻轻一丢,猫眼儿落入水中。随后就是盐商下水捞的身影。
  
  她疯狂地笑,疯狂地扔,我一生不幸,误入风尘,愿找一个忠厚郎君,此生无憾。如今,我怕是死不瞑目了。苍天啊,为什么?为什么?
  
  李甲风一般地冲到她脚下,死命的抱住,死命的道歉。她说:“迟了。”
  
  最后的一幕,怕是所有人都不会忘记吧。那是水中开了一朵红底白边的花,那是一朵女人花。
  
  她跳入了水中,溅起无数浪花。每一朵,都是她的不平;每一朵,都是她的眼泪。她在愤号,她在哭诉,哭诉她苦难的一生,哭诉她不幸的一生。
  
  红尘女子君需怜,杜十娘,倘若你不涉红尘,你脸上的笑或许不会那么绝望。
  
  只可惜,她的爱情是假象。面对李甲的背叛与残忍,已不愿抗争,洞悉了人性的丑陋与自私,曾经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的杜十娘选择了死亡。遇人不淑是女人最大的不幸,而识人不明更是主动犯下的错。无论时代怎么进步,女人依然会看错人,选错郎,
  
  几多女儿愁,一滴脂粉泪,红尘女子。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