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叹清照
时间:2013-02-06 07:50:2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飘如尘烟  阅读:

  是谁在空灵的夜晚,将春闺愁绪赋予清秋,化为声声幽叹,让那等待在季风里的容颜如昙花的开谢?
  是谁独上兰舟,望尽天涯路,问那渺渺层云,锦书谁寄,且待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世人皆叹清照千古才女,又有几人哀怜易安红颜薄命?守不住那曾经的锦衣玉食,留不住那郎情妾意的短暂时光,恨那金兵入侵,迫使远离故土,流寓南方,不曾想挚爱病故,从此孤苦伶仃,夜夜一纸素戋寄予冷月清照,声声泣血长叹寄予孤鸿哀鸣。
  那些别去今世的日子呵!风姿婉约月下两影相偎,软玉呢喃醉在花间,夫唱妇随举案齐眉一路相伴,谁不羡这郎才女貌的好姻缘?填词作诗一应一和,堪称天上人间。奈何亡夫撒手西去,一切美好随风散落,青灯下只影戚戚,思念何寄?怎一个愁字了得?碧纱窗下,一枕清霜。
  只是当初你和明诚也赴过一场春的盛宴,沐浴过斑驳交错阳光的温情,叠影成双拖出美丽的画卷,此情此景像是三月的桃红,温馨而浪漫。只愿生生世世相濡以沫,料不到那幽香的花瓣在一场淫雨过后,纷纷扬扬从枝头跌落,最后一抹春红,只落在你孤单的身上,妩媚的颜色从此淡淡褪去。花落深重,落去无情,流年在指缝间悄然逝去,无计留春住。那密结的心事,从此无人探访,那苦苦相思的情感,只填成一阙阙伤词,那清瘦的枝头只留下你无助的泪光。
  相思何其苦?“小重山”留晓梦,惊破一瓯春,“浣溪沙”醒时空对烛花红,“诉衷情”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忆秦娥”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武陵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醉花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蝶恋花”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一剪梅”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行香子”黄昏院落,凄凄惶惶,酒醒时往事愁肠。那堪永夜,明月空床。闻砧声捣,蛩声细,漏声长。“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想明诚,念赵郎,“小重山”呵,隔不断一路的爱一路的思念,“醉花阴”下又将情何以堪?“声声慢”里,谁来怜惜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百计无解相思意,将待放下,却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尘封的记忆就这样轻轻地唤醒,唤醒了那些温馨的过往,唤醒了那些不竭温柔的片段。凄楚的泪光,心碎的叹息,集结成阙阙想你的伤词,不敢高声吟,怕那撕裂的颤音惊动你在天上的魂灵,不敢放声唱,怕开口惊碎梦里相会的温柔缱倦。只能将这一份苦楚将这一份相思暗自吞咽,在冷月下如一只彩蝶翩翩飞成殇,君伴冷月,妾伴孤灯,天上人间一样寒。
  明诚已矣,易安亦已矣!后人看到了易安对明诚的苦念,想那明诚是否也能知了赵氏遗孀的思恋之心?遥想当初上元佳节,也是明诚回家之日,刚在书房中坐定,丫环来报,有一大学的青年公子来访,当那公子走进书房,但见他头戴绣花儒巾,身着湖色棉袍,足登粉底缎靴,眉清目秀,风度翩翩。赵明诚连忙起坐,动问尊姓大名。那书生举止潇洒,还了一揖,答道:“小生与兄素有同窗之谊。半月不见,吾兄为何如此健忘?”赵明诚醒过神来,不觉哈哈大笑,一把扯过女扮男装的妻子。此情此景,那份夫妻之间的嬉戏令人捧腹大笑之下又悠悠神往。二十六年的夫妻生活,有多少恩爱凝聚,有多少情意蔓延。夫妻既谈国事又评诗词,其乐融融,神仙眷侣。清照在史事上的博闻强记,有超明诚,在词学上的造诣更是让明诚赞赏不已,喜欢不已。
  再读易安词,不禁唏嘘,前不见古人,后者在词学上的成就只怕难望其项背。喜欢清照诗词婉约的风格,感动她与明诚相守相爱的爱情故事,以及那一份生死别离的思念之情。如今词人已远,悠悠千年,烟灭了多少花事。花落春深,这更深的春不由人平添无端的伤感,已是想象不出词人当初在中原生活的景象,只看到她晚年的江南,西湖的涟漪荡起断肠的词句,吟唱着一阙阙远古的叹息,将小雨染成清泪。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