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书影
时间:2013-02-01 08:18:4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萧萧木叶  阅读:


曾经,一个闪着刺目阳光的下午, 我,一个人,无所事事地走在甬城的大街上。

那是炎炎的夏日,用手摸额便是汗。
想买冰棍、西瓜、果汁,一摸口袋,没钱。

苦笑一会,前进。
身旁的路人匆匆走过,怕是被地上的热气烤了吧,走的很快。

身后的野犬奔到跟前,吐着舌头,这小家伙,热坏了吧。
我继续前进。

虽然路旁,有些行道树,此刻,也尽是被知了占领地盘。那些蝉儿引吭高歌,却更多了夏日的聒噪。
一切,似乎没有阴凉的意味,哪怕一点痕迹,也无。

这样的夏午,着实是无聊透顶,放了假,却没有高兴的神情,只因炎日。
没有漫步的悠闲,加快了脚步,开始加速。

似乎这样的天,是没意思在街上行走的。
倏忽间,也许是行走时的眼,有着种扫视的冲动,眼帘前,“席殊书屋”的字样,出现了。

酷暑难耐,书屋之中,必有冷气,且停看看。
于是,这家书屋,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而他来的初衷,仅是讨点冷气罢了。

冷气是有,目的已达,且来走走停停。
只是安静的书屋,摆着考究的书柜,放着心宁的轻音乐,是不待见此等浅显之人的。

我能来,已是种幸运。
店里人不多,随意翻翻,也不特意买之。

书很好,大家小文,雅俗共赏,不过雅多过俗,像朱光潜、宗白华等,亦是闻所未闻。束之高阁,供我仰望。
懵懂的我,在迷迷糊糊中,似乎明白,这是大家的高度。

于是,平时喜读的我,安了下心,静静拿本书,看看。
一看便是一个下午。

人生若只如初见,第一次,算是美丽的邂逅。
于是在那炎炎的日子里,我坐着小船,撑一支长蒿,漂游在无边的书海,而席殊,就是那船,在无形中,让我诗意地栖居。

这日子,如流水,更如流金。

这是寒冷的冬夜,五指伸出便成霜。
夜已静,人稀,叶落,鸟飞。

既无顾客,似乎商店已无再开的必要,于是,鼓楼旁的商铺,纷纷打烊。
蜗居家中的我,却有些不安定,似乎有些反常。

于是可笑的我,抱着看看还有哪家铺子打着灯笼招客的心态,出门了。
家中无人,不必多虑,这个冬夜,由我支配。

走出家门不一会儿,下雪了。
鹅毛的飞雪纷纷扬扬,落在我头上、眉间、手上、鞋上。

南国的雪,一来便是可爱的风携带着不大不小的雪子儿,落得我措手不及。
回去吗?

算了,这样的雪,难得。
有雨的日子,总是有铃铛叮叮咚咚,虽是悦耳,长了总会厌的。而有雪的日子,无声有影,安静地让人沉醉。

很快,天地间,白色的精灵占满了空间。
路旁,点点夹杂在白色中的黄晕稀稀疏疏,但透着亮光,告诉我,这是街头。

有个牌子,还挂着。
怔了一会。

我知道了。
于是,一如往常,看着。

这一晚,有种莫名的感动,来自街头飞雪中尚能识别的店名。
有时候,文化,在无形中,让人感知,感觉,感动。



几度春秋,几度冬夏,席殊,一如既往。

只不过,往往是看书的多,买书的人少。偶有白发苍苍的老人驻足,在细细品读之后,留下几句叹息,便出了店门。我常常猜想他们的身份,却一直没有结果。
不过,人虽不多,回头客倒有不少。

曾记得,五六年前的自己,走进店面,拿起本读读,累了,扭头一看,原来是同学在。
我们相视一笑,不必打招呼,拿起另一本,读着。

也许,对文字的敬畏与热忱,在那时,形成了。
就这样,经历着青春,在这一个又一个读书日。

那段日子,读了很多闲书,自觉内心充盈,自是得到喜乐,我便欢欣。

如沙的日子,就这样,从手中滑过,从脚尖流走。
不必头涔涔而泪潸潸,匆匆的日子,充实就好。

在这样的日子里,结识了佩弦、实秋、语堂,甚是欢喜。仰望过王国维、陈寅恪、梁启超,自那投下敬仰的目光,化在内心供养。
怕是浸润了过多的墨痕书香,对于文史的热情,便是日渐高涨,后来走向自我的创作,赖此所赐。



一年,两年,三年……



鼓楼的步行街已是有模有样,那小小的街头,一时多了不少店面,席殊多了邻居,是喜是忧?



席殊靠着镇中,学生便成了常客。当年,有幸碰到那里的同学,聊上几句,谈谈读后感想,这便打去了一个晌午。话不多,但所谈的,也就那时谈了。海德格尔、昆德拉、海明威、叶辛、普鲁斯特、博尔赫斯、马尔克斯、余华、韩寒、余秋雨、余光中、席慕容、洛夫、海子……一个纯粹的年头,谈文学,谈感悟。

而自打步行街热热闹闹开了店铺,人文的气息也就慢慢淹没在商海之中。
快要高考了,去的学生不多了,不过,即使没有升学,那如洪水般涌来的教辅,也在一点点消蚀着学子的寂寞,毕竟,前途要紧,看不得闲书了。

于是,我和同学,离开了席殊,不辞而别。不到一年,我,竟忘了那地方。

一次空闲,回了趟鼓楼,又一次地扫视街头。
那天是没目的地瞎逛,一路信步,以排多日在题海中挣扎之苦。

这一次,我遗漏了席殊。
太长的离别成为了种麻木,或者说是种疏离。

但我不会知道,那里,已不是席殊了。

在课间的闲聊中,问起同学喜欢的书店,有零星的人报出了席殊这个名字,我一时迷茫,又很快明白。出于旧有的眷恋,向朋友问及书店的情况。
“早就不开了,你不知道吗?唉,挺好的书店,可惜办不下去了,猜测是那地段的房租已让它无利可图了。”言语间,透着惋惜。

霎时,我知道了,有些东西,不去把握,就再也不回来了。
那天,对着灰色的天空看了很久,话比以前少了很多。

我只是一个人看着天,这惨淡的风景,本是不值一看的,此刻,倒是有番味道。
只不过,该如何品味呢?

猝然的离去,让我来不及告别。这种遗憾,比前往悼念,更加痛深。
就这样,没了吗?

是的。

一切仿佛如梦,悄悄地来,轻轻地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天边的云彩,可是那天本是无云彩的。或许,愈趋衰微的独立书店的消亡,成为了种对时代无言的告别。
达达的马蹄是个美丽的错误,我,一个学子,在它的生命里,也仅仅是那个过客。

街道上依旧熙熙攘攘,没有人会在意商铺的兴衰。商品经济,似乎在诠释着自然法则的规律,优胜劣汰本是天经地义。只不过多情的一些人,总有种保护弱者的感觉。
但个人,是改变不了太多的。对于席殊的离去,我只能说,是个遗憾。

对面,新华书店的门照开,哪怕没人,亦是亮灯。
是的,席殊旁的这家国企,我已经很熟悉了,但我很少去,总觉得那里缺少点氛围。

熟悉的书影,随着席殊的离去,渐行渐远了。

十一

与其看到书店的倒掉,不如选择逃避。
于是,我和很多人一样,选择了网购。

想买书,上当当、卓越亚马逊,似乎成了很多人的首选。看那网上诱人的折扣,我想没有人能经得起它的诱惑,包括我在内。
不过,在心里,总觉得,这是在逃避,或是在加速独立书店的消亡。

大多数人这么做了,心里也就安了。

十二

大学,来到了南昌,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这里,又会发生什么?


十三

记得那天,为了听教授在青苑书店的讲座,我顾不上吃饭,一个人,乘着公车,向市区进发。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车上亦是拥挤不堪。

也许是天时、人和都不占优势,不幸的我,在本应跳下的车站,错误地选择了再乘两站。

是的,当我走下车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坐错站了。

当时,确实有种焦急,更多的是无奈。

一个人,在街头,看旁边车来车往,人来人往,却有种与世隔绝的感想。

手机,没电,兜里,还有一点钱。

想打的,问司机,无人知道那书店。

找电话亭,一通狂打,无人应。

我懂得什么是绝望了。


十三

我成了街头的浪子,没有目的地闲逛。

我本不愿,却在这繁华的都市,迷离。

我只是信步,无言,焦急,无奈。

在光怪陆离的世界,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助。


十四

匆匆间,走过,路过的人,问了许多。

终于,一位长者,帮我指了下路,这才安定。

不一会儿,到了。

店面不大,狭小的空间,由于有教授的讲座,多了很多人。

而我,又一次成了匆匆的过客。

一览书屋,却一时语塞。

仿佛席殊,在此重生。

满眼的人文社科书籍,很难见得了,我原以为,这样忠于书籍的地方,已经消失了。

教授的话,我已快忘,但又一次美丽的邂逅,我却珍藏。


十五

后来我知道,偌大的南昌城,有如此品位的书屋,仅此一家。

我该说些什么呢?


十六

碎片式的回忆,该结束了。一路走来,那曾带给我温暖与感动的书屋,或多或少,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这样的情境,已不是个人所能左右的。或许,是该有人,说些话了。

书店,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地标,它大隐隐于市,却给每个人带来心灵上的慰藉。如果失去了,就不再了。

我目送它离去,回头,不愿见那渐行渐远的书影。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