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的标准与承认
时间:2013-01-27 11:56: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摩高  阅读:

   我这人有两个特点,一是说话语无伦次,二是不招人待见。
   要说第一个特点,诸君马上就能在我下面的文字中得到验证;至于第二个不招人待见这一条,说实话我曾经纠结了很久而没找到答案,直到最近和一位即将退休的同事一起吃饭,酒过三巡,我问他说:“我这人为什么不招人待见?”我那同事放下筷子笑着对我说:“我快退休了,今天告诉你也不怕得罪你,就算你恼我恨我,我走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我们相对大笑。
   我那同事接着说:“你这个人呀,一不黑二不坏三不耍滑头,就是一条,好较真儿,喜欢认死理钻牛角尖。别人认为是司空见惯的东西,在你却总要怀疑,总要问个为什么。有的人是打破沙锅问到底,而你不是,你绝对不是,你是打破沙锅问到底以后,还要问问那破瓦片到底扔哪了。你说你这样的人,知道的说你是认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神经过敏呢!会招人待见吗?”
   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最近结识了一位高人老师:年龄比我高,地位比我高,水平比我高。对于这样一位“三高”老师,我自然不能放过提问的机会。
   我于是向老师请教到:什么是一流的作者?
   老师回答我说:读者、评论家们、文学界一致公认他们的作品影响深、远、大,具有很強的生命力,作品的艺术性强,一般作家难以达到的;其创作风格自成一家,成就斐然者,是也。例如曹雪芹、鲁迅、巴金、老舍、莫言、张炜、贾平凹……等等,皆大家——一流文学家!
   我接着问:不被承认算不算一流呢?
   老师又回答道:有特例,当他在世或在那个时代时不被承认,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会还本来面貌的,他依旧是一流大家。
   其实啊,我之所以问这个,有我的困惑,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文学到底有没有标准?评判的标准是什么?
   一个一流的作者,当然是因为其一流的作品,那么一流的作品,究竟是被承认出来的呀?还是其本身就是一流呢?
   这时当然要有一位批评家站出来说话了:一流的作品当然要被承认,不被承认何来的一流呢?这话说的很对,这就好比我现在发文一样,你必须被编辑承认才能加精进绝,否则只能被归于平庸之作。这个道理很浅显。
   我又要问:那承认要是有先后呢?
   批评家说:这种情况也是有的。
   那我就有点糊涂了。如果先前没被承认,自然不算个好作品,后来又被承认了,理所应当的就是好作品了。那么又回到先前的问题了,一个好作品究竟是被承认出来的呢?还是本身就是好作品呢?这个“本身就是”四个字是不需要外界承认的。
   有点绕是不是?我又想起了我的语文老师,说实话我要感谢我那位中学语文老师。他现在也有70多岁了,当年他风华正茂的时候,他在那张实木老式的三尺讲台上对我们说:你们写议论文啊,千万不要用“论什么什么”这样的标题,如果非要想表达点什么观点,最好用“小议什么什么”,“浅议什么什么”或者“什么什么摭谈”这样的标题。为什么呢?因为用这样的标题有两个好处:一是显得自己谦虚,二是万一你论的不怎么好,不怎么全面,也有个台阶下。
   这可真是难为我了。我本身就有语无伦次的毛病,况且爱较真不招人待见,议论多了别人恨我怎么办?于是我就想起了鲁迅先生临终前的一句名言:让他们怨恨去,我一个也不……我总算是找到点底气了。
   我向那位新结识的高人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什么是一流的作者,什么是一流的作品,一流作品的评判标准是什么,一流作品是被承认出来的还是其本身就是一流的。我的这些问题,在批判家的眼里自然是不值一提的,他们会鄙视的说: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这要看实际情况来定。其实我这些问题归根到底就一个问题,好作品是被承认出来的还是本身就是好作品。
   我的语文老师告诉我,议论文千万不要“干议论”,一定要运用多种方式,摆事实,讲道理,列数字,举例子。好,那我就按照这些标准把文章写的“湿”一点,请诸君耐着性子把我的文章看完。
   我先说三个外国人,卡夫卡,普鲁斯特,乔伊斯。
   这三个人不用我多介绍,都是现代大师,宗师。卡夫卡写了《变形记》,普鲁斯特写了《追忆似水年华》,乔伊斯写了《尤利西斯》。卡夫卡的作品在生前不被承认,普鲁斯特把《追忆似水年华》的手稿交给编辑,被编辑退稿,编辑对他说:“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用70多页的篇幅写你睡不着觉呢?简直荒唐至极!”后来他自费出版了第一部。乔伊斯更惨,他的《尤利西斯》被定为禁书,因为这还打了官司。可是就是这些当时不被承认的,被编辑退稿的,被当作禁书的作品,现在我们一直奉为了经典或巅峰之作,这三人也被称为大师。我要问了,他们这一流的作品,是被承认出来的吗?如果你说是被承认出来的,我可不可以认为文学本身并无价值,只是等待人承认罢了。用通俗的大白话讲,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横批再来个不服不行。行或不行,全看编辑们的口味眼光了,是这样吗?如果要真是这样反而简单了。
   好,批评家又说了,他先前不被承认,是后来承认的。那好,这就是说当时的编辑们错了,他们有眼不识金香玉,后来被正名了,成了一流作品。批评家又说了,作品本身就是好作品,只是当时不被理解和认可而已。那好,那就是说作品不需要被承认,其本身就是好的,用大白话讲,就是“是金子总要发光的”,金子就是金子,不需要被承认。批评家又说了,这是一个过程,凡事没有绝对嘛。这话也对,也许再过个二百年,上述三位大师的作品又被否定了,大家又不承认了,这也说不定。所以我要说,文学有没有个标准,有没有个准性?一加一等于二,夹在两个平行平面间的平行线段相等,这样的数学命题无论是“昨天今天和明天”,都是一种定论。可文学呢,它有标准吗?当初普鲁斯特让编辑审稿,编辑看不上他的作品。就当时来说,编辑是高的,普鲁斯特是低的,那么编辑是对的,老普写的不是好作品。后来老普成了大师,那位编辑反而成了无名鼠辈了,这貌似有点开玩笑的说明了编辑也靠不住。有人说了,根本不是什么编辑和作者的问题,也不存在谁对谁错,而是作品本身被认知的过程。说的好!这又回到我先前的问题了,好作品究竟是被承认出来的,还是本身就是好的?
   中国我说两位,曹雪芹和莫言。
   雪芹大师的红楼梦是世界级别的巨作,可是当初曹大师写石头记的时候可是太悲催了,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更要命的是,他写《石头记》,在当时可是没人知道。可惜清朝乾隆年间没有文学网站,否则老曹也来个长篇连载,一定会被我们高明的编辑们推重,末了再加个按语——意境幽深,包罗万象,五百年难得的好作品!问好,祝您多吃点补补,以便写出更好的下一章。这当然是个玩笑。不过,要说审稿人,应该说当时也有,那就是“脂砚斋”。脂砚斋是谁,现在别说我,就是红学家也没有定论。有的说是他爸爸,有的说是他叔叔,周汝昌大师说谁也不是,就是他老婆史湘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作者,写作写到只有爸爸或老婆才承认的地步,这是悲哀啊,还是笑话啊?可惜的是,这个脂砚斋爸爸或老婆的水平还真不低,起码不次于我们的编辑,给了雪芹大师不少建议和按语。《红楼梦》是部伟大的作品,可是当时只有爸爸或老婆才承认,这到底算是好作品吗?没有经过评审小组的会审,只是他爸爸或老婆说他写的好,我们就当作一部好作品了?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尊重“专家们”了?你老曹到底有没有把“权威们”放在眼里?
   有人要站出来反驳我了:你说的根本不对!雪芹大师去世的时候,那《石头记》还没有写完,何谈众人评审呢?是后来被发现推崇,证明了这是一部杰作。《红楼梦》这部书,究竟是被谁相中并推重的,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是一般大众。我就是想问问,这么说《红楼梦》这部巨作也是后来被承认出来的喽?有人说不对,因为它本身就是一部超级好的作品,不好的作品就是再宣传又怎么会被推重呢?好,那就是作品本身就是金子,不需要什么灯光照亮,他本身就亮。又回到我的问题了,好作品就是好作品,和承认不承认没关系。
   再说莫言。莫言大师现在太出名了,我再介绍就是画蛇添足,那我就说点不被人知道的事。
   那是1986年6月29日,地点在北京王府井书店,莫言在那里卖书,用现在的话讲,叫做签名售书。当时跟莫言一起卖书的还有王蒙、张贤亮、刘索拉等人。那也许是现代中国作家首次签名售书吧,我没有考证。反正那天人不多,王蒙、张贤亮和刘索拉的台前有排队的人,莫言的台前没人,这种鲜明的对照,令莫言很尴尬。莫言——一个刚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年轻人,卖自己的书,如何卖得过王蒙和张贤亮?虽然刘索拉也是年轻人,但好歹是个美女,总有读者青睐的。唯莫言此刻寂寞无比,站起身来在大厅里溜达过来溜达过去,看上去很失落。
   后来来了一个年青人,跟莫言聊天,他们俩越聊越热乎,最后莫言拿出一本书,刷刷地签了名,递给那位年青人说:这本书送你。那本书的书名是《透明的红萝卜》,定价2.20元,印数6000册。
   这个故事大家看完后有什么感想呢?
   我要说,莫言还是那个莫言,红萝卜还是那红萝卜,可是为什么现在我们把莫言,把他的作品视若珍宝,可是当时却没人理会呢?我要问,作家也好,作品也好,是被承认出来的吗?按照我上面的故事,应该是被承认出来的,也应该包括诺贝尔奖。莫言如果不被瑞典那一帮“绝品审核小组”承认,我们会这么买他的帐吗?有人反驳说了,话不是这么说的,人家瑞典的“绝品审核小组”也不是吃素的啊,还是莫言本身有实力呀,否则,那么多作家,怎么不评别人而单评莫言了呢?是呀,还是莫言有实力才评他的,这说明他本身就是好作家,本身就有好作品啊,只是以前还没被发现或没被审核呢。
   说到审核,瑞典的“绝品审核小组”给莫言下的按语是“魔幻现实主义”。好了,我们绕不过一个人,他就是马尔克斯。马尔克斯是谁?是魔幻现实主义的老祖宗,也是诺奖获得者,也勉强算是莫言的老师吧。据说,当初莫言刚看了一页《百年孤独》,就兴奋的在房间里团团转。“呀!原来文章还可以这样写呀!”于是莫言开始写小说了。这其中当然有杜撰的成分,但是说明一个问题,老马和老莫都获奖了,我们承认了魔幻现实主义,可是如果当初老马和老莫都没有通过瑞典“绝品审核小组”的评审,那么我们还买魔幻现实主义的帐吗?还买莫言的帐吗?
   要照这么说,谁都不牛叉,最牛叉的是瑞典“绝品审核小组”,他让谁获奖谁就牛,他承认谁,谁就被全世界承认!好了,问题来了,文学是被承认出来的,与作者本身无关,与作品本身无关。
   “不对!”
   别了,批评家们,请不要再说了,还是我来说两句吧,现在不是流行穿越吗?就像我上面那个故事,你让1986年的莫言来投一篇稿,作品就是莫言最得意的《生死疲劳》,你说我们的编辑咋给他评,这按语该咋给他下?我估计呀,按语就一句话:“宣扬封建迷信”。可笑吧?但是现在莫言这部《生死疲劳》,谁敢说半个不字?不但不会说半个不字,而且还要恭恭敬敬的笑着说“哎呀!莫老师呀!您这可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巅峰之作呀!”
   1986年的胡萝卜没人买,现在呢?还是那胡萝卜,大家是放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信誓旦旦的宣称,“我们一定要对莫大师的这部作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吃透精神,坚决贯彻呀!”
   文学到底有标准没?到底有准性没?它是被承认出来的吗?
   这时候,有一位最聪明的人站出来了:“文学嘛,它是既要本身有好质量,又要有人赏识!既要本身是金子,也要被承认,这就好比千里马和伯乐,缺一不可嘛!”
   说的太好了,我等的就是这句话!那我把您的意思换个说法表达吧。所谓文学,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好坏,没什么高手低手,也没什么好作品坏作品,而只有两种,那就是:幸运的作者和不幸运的作者,幸运的作品和不幸运的作品!
   而幸运不幸运,那就要看——
   好了好了,我这个人说话语无伦次,我这个毛病是文章一开头就告诉大家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语无伦次的人。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