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到底是贞洁烈女还是轻薄女孩?
时间:2013-01-23 12:15: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尤三姐到底是贞洁烈女还是轻薄女孩?

 

文·心灵朝阳            

 

              


尤三姐对柳湘莲含情脉脉,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三姐情深款款,自见过柳湘莲,便发誓非此人不嫁。先不言柳湘莲的人品好坏,且说尤三姐的爱情,是不是有些暗恋的情愫,或者说是纯粹的一厢情愿呢?人家柳湘莲还不知你是谁呢,你便暗自以身相许,世界上的爱情有这么唱和的吗?贾宝玉和林黛玉情深似海,那是人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尤三姐对这个柳湘莲一点儿都不了解,却暗地里情思绵绵,是不是对自己也有些太不负责任呢?

尤三姐责备尤二姐嫁给贾琏,是一时冲动甚至是有些糊涂。而尤三姐自己却将暗恋的情愫放大到非彼不嫁的地步,是不是比尤二姐尤过之而不及呢?

当然,我们也不必过分地责备尤三姐,毕竟尤三姐的年龄比尤二姐小,比林黛玉也大不到哪儿去。豆蔻年华,待字闺中,少女思嫁,正是做梦的年龄。试想,哪个少女没有过渴求“白马王子”的美好梦想呢?德国诗人歌德说:“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男子不钟情?”尤三姐的这个暗恋情结,是符合妙龄少女的心理。既有暗恋情结,又曾励志嫁他,何况后来又拔剑自刎,以死辩清白,便刚烈得令世人有些惊目了!

柳湘莲在尤三姐的壮举中,不由地大惊失色,大叫:“三姐,我妻!”为什么男人非要等到失去了才想到爱呢?既然与三姐订了亲,这婚姻之约怎能轻易地说退就退呢?看来,尤三姐和柳湘莲均属于性情中人,一个是大意许身,一个是轻意退亲。一念之差,造成悲惨结局。

林黛玉说:黄金万两财虽重,知己一个也难求!尤三姐之所以敢于以身相许,一方面自持身居豪门,另一方面当然也是禀承花容月貌,自信不会输与他人。可是,把贞操视作比生命还要紧的封建社会,就象吞噬青年男女的一张巨口。二人还不曾相恋呢!还未来得及哪怕表白一下心中的爱慕之情呢,便在匆忙之间花落人亡两不知了!尤三姐只赚了一个贞洁烈女的好声名,换来的却是一死一伤的悲剧结局。

尤三姐一死,令读者拍案惊叹。读者众人都忍不住向这一位纯情少女,投去一瞥同情的目光。然而,究竟尤三姐死时,到底是不是清白之身呢?

从尤三姐醉酒戏贾珍那出戏上看,三姐是个英烈女子,戏得大快人心,戏得有理有据。三姐的戏,即是作者的鞭挞,也代表读者的心声!

说实话,尤氏姐妹在我的心目中确实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我对她俩的评价颇高。姐姐极善,以至于柔弱似水,大有宏德之美。妹妹性烈如火,但又十分正直侠义,天真纯情,充满幻想。然而如此两位美少女,在作者笔下,为什么又颇具争议呢?

二姐被贾琏偷娶之后,作者曾有这样的叙述:“虽然如今改过但已经失了脚有了一个‘淫’字,凭他有甚好处也不算了。”从作者的议论中可以看出,二姐是个“淫女”,而不是淑女。二姐自跟了贾琏,才决定改“恶”从善。原来二姐先前曾经勾引贾珍,与姐夫做下“不才”之事,贾琏同志宅心仁厚,不计较二姐失身之嫌,因而欣然纳之。

三姐戏过贾珍,闹过贾琏之后,二姐、贾琏、尤老娘加上尤三姐,四人坐到一起,三姐说了一段话:“姐姐今日请我,自有一番大礼要说。但妹子不是那愚人,也不用絮絮叨叨提那从前丑事,我已尽知,说也无益。”从这段话中看出,三姐当着贾琏这个姐夫的面,并不避讳“从前丑事”。如果仔细品味当时的情形,三姐作为一名豆蔻年华的妙龄少女,居然开放大胆得如此可以。二姐都已经嫁给贾琏了,你当着姐夫的面提“从前丑事”什么意思?不要说清朝时的人还极其封建,就是现代人,也不至于讲得出此血奔,如此露骨吧?

尤二姐被王熙凤赚入大观园后,王熙凤对二姐说:“妹妹的声名很不好听,连老太太,太太们都知道了,说妹妹在家做女孩儿就不干净,又和姐夫有些首尾……”王熙凤当着尤二姐说的这段话,分明在暗示:尤二姐在贾家其实是任人可欺的,无论主子怎么横加指责,她都不敢分辩一二。如果二姐真的“和姐夫有些首尾”,那么完全可以嫁给姐夫得了,又何必嫁给贾琏呢?作为一夫多妻制的封建社会,贾珍除了不能娶秦可卿之外,其他任何与他有染的女子,不是尽可以囊收怀中吗?这不明显是书中的矛盾之处吗?

最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尤三姐在尤二姐临死前托梦说:“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可以说,这是尤三姐对姐妹俩在贾家的生活做了最后的总结性发言。看来,尤氏姐妹罪莫大焉!我们全部都被作者凄美的故事迷惑了,原来二女“使人家丧伦败行”,系贾门寄居之“淫女”也!不少朋友在分析二姐三姐是否处女的时候,曾进行过激烈的辩论,结果还是分不出谁对谁错。然而细读章节,用作者的叙述和人物语言去验证,我认为,论辩尤氏姐妹是否处女,完全是极大的荒谬,因为尤氏姐妹离烟花女子已经差得不远了!你看,人家都自称“淫奔不才”了啊!

然而,拿尤氏姐妹的对话和心理与林黛玉相对比,很明显,作者对这两位人物的语言把握得不够到位。我们想象不出淫奔之女如何会象尤二姐这样善良,也想象不出尤三姐为啥做着天真无遐的少女梦,同时又从心里自责着自己“淫奔不才”?既然知道自己生前“淫奔”了,又如何还痴心妄想嫁与柳湘琏呢?甚至还拔剑自刎呢?

二姐、三姐俱是从乡下投奔贾家而寄人篱下的民女,身份就象刘姥姥一样,是富贵人家眼中的下流。在贾府里,贾珍父子窥视他们的美貌,贾蓉举动轻浮,甚至当着众人跟她们的调情、戏谑,再加上口头上不检点,未免传出一些风言风语。至于谣言是否真实,谁都没法拿出真凭实据。书中也没有相关情节,以至于使红学家们称之为“留白”。只是这些“留白”委实得太过了一点,不仅让读者无法放开思绪,相反却引起争议。谣言到了贾家主子的口嘴里,自然沾风就是雨,当着面、背着人都可以口无遮拦了!作为区区百姓,二姐、三姐只有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了。

我想面对大清朝的封建社会,一方面作者不可能彻底地从封建意识中解放出来——毕竟曹雪芹不是现代人。同时,贾珍作为贾宝玉的堂哥,为人处世十分圆滑,他不象贾赫那样处处遭人厌弃,而是做人十分低调,很会周旋人际关系,因而,在贾府中的人缘是非常有口啤的。作者之所让尤氏姐妹二自责,有可能是在维护家族利益。贾珍的可恶,是从读者的心目中生发出来的,而不是从作者的笔墨中直接表达出来的。就连“秦可卿淫丧天香楼”,都被脂砚斋命其删节,很明显这是在避免家丑外扬吗?“擅风情,禀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这是对秦可卿的责备,而不是对贾珍的鞭挞。这句责备,跟尤三姐“你我生前淫奔不才”的自责又有什么区别呢?

试想,一个被人欺辱的女子,她会不会象林黛玉一样,朝朝暮暮地对月流泪,对花伤心呢?而一个真正淫奔的女人,她贪图的是荣华富贵,既然贪“淫”,她就会创造一切能够淫奔的条件,必然对“淫”字极其隐讳,以至于整天大言不惭自己如何得清白自洁了!

二姐不具备“淫奔”的泼悍,三姐不具备“淫奔”的狡黠,很明显是被诽谤和中伤的。三姐的总结性发言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经过人为扭曲的。何况作为青春少女,尤三姐的觉悟也至于那么“高”呢?当然,《红楼梦》历经多次传抄,谁能保证书中内容不会被人修改呢?

《红楼梦》中的尤氏姐妹塑造的是很成功的,在读者眼中,作者的笔墨似乎无法左右众人的印象。每位作者都是一个个体,都或多或少地有自己透视不到的社会问题。这也是作者作为封建社会的男人,一个家族利益的维护者,曾经没落的贵族子弟,也是统治阶级的一员,所无法企及的吧!

实实在在地讲,撇开作者的笔墨,我认为尤氏姐妹永远都是清白无辜的,她们的清纯、善良、坚贞是贾府众人所无法比抑的。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