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时间:2012-04-30 07:25: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带刀的傻子  阅读:

------你许了什么愿。


------不能说出来的,说了就不灵了。

 


日子一天天过,平日里忙得头昏眼花,没时间折腾,反而是件好事似的。


每天晚上大约一点半睡着,六点半起床,辅导孩子们读书到七点十五,打扫卫生,上五分钟网匆匆断掉回房间,脑袋昏昏沉沉间情绪只陷入死寂,这种颓靡状态反而能急匆匆写几个字权作发泄,写过了,便觉心满意足,扣上笔记本抱手机钻被窝,补上一小时多觉,便又忙起来了。


一天过得格外快,若不是有晚上自个儿抱着电脑发呆的时间,估计早撑不下去得精分了。可一到了周末,整个人都散了,大概是潜意识里觉得是假就懒散了,半个字写不出来,似乎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又觉得自言自语傻逼过分,又懒散的厉害,想到第二天来补课的孩子吵得头大,便觉得委屈,于是脾气便暴躁,想抡起拳头砸人砸墙,假期还不如平日白天里有一两个小时耳朵清净的时间呢。


有个孩子全托的,五一放假家长也没来接,往我电脑旁边凑呢,我挥挥手就把他赶走了。他娘的,老子一到晚上就暴躁的狠呐,白日里那是工作老子就好好干,老子给笑脸,老子有耐心,现在是老子自己的时间了,要划出圆圈的,里面埋的是地雷,周围几米之是闲人勿近的啊小同学。


我自知自个儿这状态不对,脑袋空的跟个瓢似的,木呆的根本想不动问题,还老是抽啊抽,还暴躁,还玩小阴沉小抑郁,除却戒掉了装逼外根本不能算是个健康青年,我得自救啊,难道要等人朝我伸手么。


戒了装逼的心情日记有一年多了,然后渐渐的连其他字儿也写不出来了,多时候都快憋出内伤了,可他娘的还是写不出只言片语。这原因之一估计就是因为幡然醒悟了,觉得装逼可耻了,都羞愧地不敢抬头不敢回头看了。可现在不成了,我得洗心革面从新做人,就跟哪个女人跟王怜花说的那句一样:你从此便改了罢。现在脑袋里整天绕来绕去就这句话。不知道谁的声音一直给我催眠,给我暗示,一直说:你从此便改了罢。


从此我便要改了啊。我对自杀研究不多,但对自救还是很有研究的,我贪生怕死的很。想当年老子装逼玩抑郁的时候自个儿跑去看傻逼消除心理障碍书也不翻腾过来了么,这点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我的目标很清晰,只要我能重新写出字来,这人也慢慢就好了。我本来就是个哑巴,要是一天不写字跟自己唠唠嗑岂不是要憋精分了不是?


我容易对什么上瘾,说白了就是强迫症,从前是微博,最近为了重新找回来写字的感觉又迷上了博客。从前眼界浅,如今这么一翻整个人都魔愣了,那文一个个写的真是美,真是恬淡,真是神,看过后整个人精神境界都提升了一大截,那镜子里照出的都是自己的污秽,无形中陶冶的都是美好的情操。我羡慕得紧,只恨自己不能立马超脱了。


这么胡乱翻着,看到了题目是“梦里花落知多少”,我想着这么高雅的文艺范儿博里肯定不会是郭四娘的那套儿,手一贱就戳进去了。这一戳就戳瞎我眼了,满脑子就反反复复塞着那几句:


“快许十二个愿望,心里重复着十二句同样的话:‘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你许了什么愿。”


“------不能说出来的,说了就不灵了。”


这是三毛跟荷西在除夕前夜在海边的对话,看的我心口一软险些老泪纵横,三毛这小女人,真是可爱,真是会玩,真是柔情,往张开双臂的荷西怀里跳荷西抓住他卷进夹克大衣里那句搞的我心潮澎湃,恨不得扑过去压倒他俩才好。


我呆愣了会儿,就去度娘上下载文包,三毛我看过,可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都忘的差不多了,只记得会背其中的一段,荷西挂了后有一段,打初中我还一小装逼的时候就戳着我萌点了,到现在看还是看一遍戳一遍,这刀子历经岁月都不带生锈的。


“世上只有过这么一个亲人,曾经这样捧住我的脸,看进我的眼睛,叹息似的一遍又一遍这样轻唤过我,那是我们的秘密,我们的私语,那是我在世上唯一的名字


━━撒哈拉之心。


那么是他来过了?是他来了?夜半无人的时候,他来看我?在梦与梦的夹缝里,我们仍然相依为命,我们依旧悄悄的通著信息。


━━不要哭,我的心。


我没有哭,我很欢喜,因为你又来了。


我只是在静静的等待,等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你答应过,你会回来,带我同去。”


我下载了个文包,翻出这段又呆了几遍,忽然绝望的无以复加。我觉得我以后不能读三毛了,再读是肯定是会内伤的,从前看的时候我就觉得虽然过程那那么美那么好可最后荷西还是死了啊,中间的美啊好啊不都是虚幻的泡沫了吗。我大抵是个悲观者,看东西老一抬眼就捕捉到虐点只盯着虐点,一边叫嚣着老子要**死了老子要**傻了一边带着虐点看全文把自己虐的屁颠屁颠的,然后再心满意足滚去睡了。


可是这回我看不下去了,有点不敢看,我把那文包拖桌面打断慢慢看,可是看见又觉得蛋疼,我还掩耳盗铃地把它另一个文件夹里,还搁桌面上,可是一眼看不见了,这样自欺欺人的事儿我一向很擅长,还觉得老好的。


三毛问:你许了什么愿。


荷西说:不能说出来的,说了就不灵了。


荷西到底是没说出那愿望,可三毛照样没能白了头。可见许愿这事儿是最不靠谱的,真不能信的。


我忽然就想起来有一生日,我买了杯两块一块五五的小奶油杯,跟寝室一姑娘一起屁颠屁颠地走在落满大雪的大街上,我俩一边笑一边戳奶油,这生日也算过了。当时我还小女人了一把,可到底许了什么愿呢,他娘的怎么就记不清了。可见许愿这种东西真是最不靠谱的,真不能信的。


老子也就那么年少柔情过那么一把,还坑了爹,从此字典里再无小女人仨字,幸甚。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