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品红楼:贾府的端午节为何过得如此冷淡
时间:2012-03-26 20:57: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红楼群  阅读:

《红楼梦》第三十一回,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这日正是端午节,蒲艾暨门,虎符系臂。午间,王夫人治了酒席,请薛家母女等赏午。宝玉见宝钗淡淡的,也不和他说话,自知是昨儿的原故。王夫人见宝玉没精打彩,也只当是金钏儿昨日之事,他没好意思的,越发不理他。林黛玉见宝玉懒懒的,也只当他是因为得罪了宝钗的原故,心中不自在,形容也就懒懒的。凤姐儿昨日晚间王夫人就告诉了他宝玉金钏之事,知道王夫人不自在,自己如何敢说笑,也就随了王夫人的气色行事,更觉淡淡的。贾迎春姊妹见众人无意思,也都无意思了。因此,大家坐了一坐就散了。”
 

以前看到这段文字,很是觉得奇怪,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总在想贾府的端午节不该过得这样冷淡。你想民间的节气除了春节以外,端午、中秋就是最重要的节气了。要说贾府不重视端午节吧,他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你看,二十四回,也就是饯花节前的四月间吧,王熙凤就开始收集贾芸的麝香、冰片。二十八回元春又恩赐贾府大小老少一干端午节的礼品。为把节日气氛推向高潮,还特地安排从五月初一开始接连三天在清虚观打醮,实际就是热闹热闹。想来到了端午节这天,不知贾府要热闹到什么程度啊!你看贾府的春节就不用说了,什么除夕夜、元宵节、中秋节哪一次不是热闹非凡,又是唱戏,又是喝酒说笑听书的。就是宝玉、凤姐、宝钗的生日,大家也都是喜气洋洋激情万丈的,更不用说贾母生日的排场和气势了。然而为何独独这个端午节,前期都搞得那样热闹,反而到了正期却如此的冷淡?太奇怪了,太不可思议了!

后来通过认真的看书、思索和分析,终于感觉到了这冷淡的玄机与奥秘之所在。原来,在端午节前,发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最关键的一事,就是元春赐端午节礼物时,单独把宝玉和宝钗的礼物赐成一样,而黛玉的礼物却和三春的一样,降低了一个层次,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为宝玉宝钗赐婚。这就引起了贾府内的当事人和相关人的极大震动。当然王夫人和薛姨妈两姊妹肯定是欣喜若狂的就不用说了,宝钗虽然“羞笼”着红麝串四处招摇显摆也不忙去说她,黛玉、凤姐的酸苦麻辣我们也暂且不表,只说这当中就惹恼了一个关键人物,这人是谁?就是贾府的最高统治者贾母!为什么贾母要恼?贾母对宝玉的婚姻人选一直是看中自己的外孙女林黛玉的,而且为这一目标的实现进行了一系列的努力。这大孙女皇帝娘娘的意向赐婚一出现,这不就没林黛玉什么事了?贾母的前期努力不也就付之东流了?贾母如何不恼?如何咽得下这口气?贾母虽然恼,虽然不赞成、不认同对宝玉宝钗的意向赐婚,但她不会象一般人那样去吵去闹来表示反对和发泄自己的不满,那也太丢自己的身份了。她凭在贾府中的威望地位和自己的智慧,很艺术的来消除化解意向赐婚的影响。怎样化解呢?她采取了三大措施,艺术化地知会了三方面的相关人:一是知会元春,二是知会薛家母女,三是知会王夫人。我们来看贾母是用什么办法来知会这些人的。

知会元春:贾母得知元春赐了宝玉宝钗一样的东西以后,叫宝玉“一个五更天进去谢恩”,她要让元春知道,“一个”的意思,就是不能成双,让元春知趣点。
 


知会薛家母女,这是重点:贾母利用清虚观打醮这个项目,号召全家人都到清虚观去看戏。王夫人拒绝了,理由是“元春有人要来”。贾母没管她,但专门邀请了薛家母女俩。你家打醮做法事关人家薛家有何相干?照理也可不去,宝钗最初也说不去的,但是贾母邀请,不去也不好处。况且按贾母的说法是去乐,当然就是看戏了。看的什么戏?薛家母女做梦也没想到,看的是戏中戏――贾母演的戏!贾母在清虚观导演了两出戏,第一出叫《张道士提亲记》,第二出叫《通灵引来金麒麟》。

第一出戏很有趣:男角主人翁张道士在大庭广众下对女角主人翁贾母说:“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的倒也好个模样,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个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的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说去。”贾母道:“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儿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儿性格儿难得好的。”

我认为,这段提亲之说就是贾母与张道士事前商量好了而在薛家母女面前演的双簧。第一,提亲的场合首先不对劲,提亲一般都是先私下窃语,哪有在大庭广众下提亲的?而且还当着当事人贾宝玉的面,在那的时代,真是不可思议;第二,张道士说的那位小姐实际上就是影射的薛宝钗,你看宝钗也刚好十五岁,也是聪明智慧,模样也好,根基家当也配得过宝玉;第三,贾母听张道士一说完,马上一口回绝了,再没问问那家小姐的具体情况。为了掩饰回绝的唐突,才说了后面的那些话。第四,通过这样的提亲对话,意在让薛家母女明白,宝玉的婚姻是我贾母说了才能算数的,我不同意你家宝钗和宝玉成婚,从而间接否定了元春的赐婚意向。宝钗是冰雪聪明,一踩十二头翘的人,肯定懂得贾母的用意。我想此刻的薛家母女,心中一定是五味坛子都打倒了。

第二出戏更精彩:张道士用了一个盘子作道具,把贾宝玉的通灵宝玉用盘子端出去让人观赏,又用盘子端回来一堆珍宝玩意儿。通灵宝玉是贾宝玉的命根子,外面人多手杂,如没有预先安排好,贾母能让他端出去冒风险吗?在那堆东西里,贾母看到其他东西都没说什么,唯独一看见金麒麟,就说:“这东西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特有意思的是,这时众多的观众演员纷纷抢了上来表演(不过,他们也是有感而发的)。宝钗首先抢答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贾母刚说道:“是云儿有这个。”宝玉马上紧跟道:“他这么往我们家里去住着,我也没看见。”探春一针见血道:“宝姐姐有心,不管什么他都记得。”林黛玉刻薄的冷笑道:“他在别的上还有限,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宝钗听说,便回过头装作没听见。细细看看这段,再品品这味儿,你说精彩不精彩?

在这出戏里,宝钗是被装进去了的演员。贾母怎么可能不知道湘云有个金麒麟嘛?只是那么故意一问,宝钗就上当了。我估计这时贾母正在心里说:我家早就有个带金麒麟的女孩,都还没说配不配的话,你个带锁的就配?就是金玉良缘?宝玉的话也打击人:湘云在我家住那么久,我也没看见他的金麒麟,言下之意,对你的金锁,我也视而不见;探春口直,“宝姐姐有心”,一下就点到了宝钗的五寸子,这已经很让宝钗不堪了,再加上林黛玉的话更刻薄,我想宝钗此刻已是坐如针锥,无地自容了。但又不敢走,只好头车一边装聋作哑了。宝钗是这样,薛姨妈在一傍难道又好受吗?在这两出贾母导演的戏中,没见到老薛婆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估计她最大的感受就是:今天真不该来,遭贾母带到深沟里去了。我也相信她很快就会把这种感受传递给王夫人的。

知会王夫人,这是关键:贾母和王夫人在对待宝玉婚姻人选上意见截然相反,但作为母亲的王夫人有权干预宝玉的婚事,所以两婆媳也不好摆在桌面上明说,只能暗战。贾母征对王、薛、元春合伙策划的意向赐婚事件,选择了在端午节这天王夫人请薛家母女等“赏午”的时机,采取了忽悠的态度。清虚观打醮你王夫人不是不去吗,今天的午宴也没贾母出现,我想多半是贾母拒不参加,而断无王夫人不请之理,很可能连凤姐、宝玉都去请了贾母的,但最终贾母还是没出现。你想这样一个重大节日的午饭没有贾母这个超重量级的人物在场这正常吗?大家心里会怎么想?又怎么高兴得起来?书上说的那些“淡淡的”、“懒懒的”、“不自在”、“没精打彩”、“无意思”的原因只是表面原因,而真正的原因就是贾母生气不来,不来的原因又是宝玉婚姻人选问题上的争执,已经到了爆发前的冷战阶段。我们再联系到每个就餐人员来具体分析,就更能证明以上的推断。

还是按书上的次序,先说宝钗:宝钗是谎称宫选来到贾府的,但通过比对通灵金锁好不容易与金玉良缘挂上钩,王夫人也为她作了很大的努力,授意元春下谕点名住进大观园与宝玉拉近距离,恩赐与宝玉一样的礼物表赐婚意向,无奈宝玉不买账,贾母跟前也通不过,在清虚观又被搞得差点钻到地缝里去了。今天作为被邀请的客人前来就餐,贾母又拒不接见,你说她是啥心情?“淡淡的”已经是很不错的表现了,难道还要求她高兴吗?她还高兴得起来吗!

次说宝玉:本来,宝玉心中一直就只有一个林妹妹,元春姐姐和老妈硬要把它往宝钗身上扯,他对恩赐礼物和张道士提亲反应都很大,弄得他既冷落忽悠、挖苦讽刺了宝钗,又得罪了心爱的林妹妹,眼见得老祖宗与老妈为此又把关系搞僵了,自己又做不得主,无能为力,心里边只有堵得慌的份,你说他不“懒懒的”,不“没精打彩”的,他还能轻快活泼得起来吗?

再说黛玉:黛玉一心深爱着自己的白马王子贾宝玉,本来就对“金玉良缘”十分敏感,现在皇帝娘娘赐的礼物又把宝玉和宝钗拉到了一起,而把自己与宝玉隔开了距离,又误解了贾母清虚观提亲和金麒麟事件的用意,她也知道王夫人看中的是薛宝钗而不是自己,而自己唯一的靠山贾母今天又不出席宴会,心中就有好多的未知数和无限的忧虑,寄人篱下的感觉此刻定是刻骨铭心的!不要说他“懒懒的”,只要能不哭就算是烧高香了。

最后说说凤姐和王夫人:凤姐作为王夫人的手下和侄女、作为贾母的孙媳妇,是哪边都不敢得罪的。她在宝玉婚姻人选问题的立场内心是倾向黛玉排斥宝钗的,这一点王夫人心中未必就没有数,清虚观上演的两出精彩闹剧,凤姐也有合谋之嫌,所以王熙凤今天宁愿暂时丢开老祖宗也要到王夫人这边来应承,看王夫人的气色行事,王夫人“不自在”,凤姐敢“自在”吗?况且人在这边,心里还挂着贾母那边呢,巴不得这边早完事,所以也“更觉淡淡的”。而王夫人呢,自己的亲妹子亲侄女在清虚观受了闲气,本想趁端午节请过来私下抚慰一番,谁知贾母连打个照面都不来,自觉十分尴尬,非常的没有面子,而且大家又都是表情冷淡,气氛沉闷,一个个都象本不想来又不得不来的样子,心中更觉不自在。可能王夫人此刻也感受到与贾母闹分裂原还不是时候。

贾迎春姊妹见大家都是这么一副表情,当然就觉得“无意思”了,你想这样沉闷的气氛,谁还想在这里多呆?巴不得一走了之。所以“大家只坐了一坐就散了。”场面上没看见李纨,估计是在老祖宗那边侍候贾母吧。

假如这顿节日午饭贾母在场,气氛肯定就会大不一样。首先薛姨妈会虚情假意与贾母拉家常,宝钗说不定会找机会拍拍贾母的马屁,宝玉、黛玉多半会在贾母跟前放瓜撒娇,王熙凤再怎么样也会说些笑人的龙门阵来逗老祖宗高兴的,王夫人也会奉茶侍饭尽媳妇孝道,三春当然就不会觉得“无意思”了。说不定贾母还会出些猜谜、说笑话的题目,叫女先儿说书,叫戏子们唱戏等节目。说穿了,贾母不出席端午节的宴会,就是不给王夫人的面子,就是要让王夫人知道没有我老太婆的场面是个什么样子,就是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贾府端午节的这顿午饭,是贾母王夫人冷战的典型场面。冷战是暂时的,不信看嘛,到了宝玉挨打,战争就爆发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