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挨了宝玉窝心脚从此半人半魔
时间:2013-01-07 10:52: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到了夜间她吐了一口血,正是这口血让她发生了质变!她先是“心冷了半截,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滴下泪来。”一个人得了绝症,会非常清楚自己的精神支柱是什么,袭人以为自己要死了,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明了自己要的是什么,她要的是“荣耀”,换言之,她要的是做宝玉的妾。

 

当天晚上,宝玉伏侍她到天明,“一交五更,宝玉顾不的梳洗,忙穿衣出来,将王济仁叫来,亲自确问。王济仁问原故,不过是伤损,便说了个丸药的名字,怎么服,怎么敷。宝玉记了,回园依方调治。”——袭人听说并无大碍,放下心来,垮掉的精神支柱又重新屹立起来,“争荣夸耀”之心比往日强了一万倍,求生的欲望有多强,做宝玉妾的心就有多强!而且,她认为宝玉对她有情,也有这个心,伏侍她,急着给她找大夫就是证明。可她哪里知道,宝玉这么做,纯粹是因为他善良,对她内疚。

 

正是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她把她和宝玉说成了“我们”,招来晴雯的一番刻薄——晴雯听他说“我们”两个字,自然是他和宝玉了,不觉又添了酸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教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明公正道,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上‘我们’了!”袭人羞的脸紫胀起来,想一想,原来是自己把话说错了。——这番话除了告诉我们袭人之前说的“我是个起头儿的人”是自封,还告诉我们袭人和宝玉有性关系。宝玉爱的是林黛玉,但有性需求的时候是找袭人解决的,身体和袭人做,脑子里和林黛玉做。宝玉对袭人有性需求,是袭人“争荣夸耀”的一个重要动力。

 

偏偏宝玉和晴雯话赶话,说了一句——“你们气不忿,我明儿偏抬举他。”林黛玉又过来打趣:“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这两句话像接生婆的两只手,把袭人的心魔从鬼域接到了人间,让她的“争荣夸耀”之心由抽象变得具体,从想法变成计划。她势必和王夫人统一战线,借王夫人之手干掉她的竞争对手晴雯,帮助王夫人除掉心头大患林黛玉。袭人这时已经被欲望蒙蔽了,忽略了宝玉对林黛玉说的“你何苦来替他招骂名儿。饶这么着,还有人说闲话,还搁的住你来说他。”——宝玉根本就没把黛玉的话当真,连带着把自己前面说的“明儿偏抬举他”的话也给否了。

 

袭人对宝玉说晴雯是糊涂人,晴雯冷笑道:“我原是糊涂人,那里配和我说话呢!”她看不起袭人有三点:1,她洁身自好,宝玉要和她发生关系她拒绝,而袭人丧失了当时的道德底线;2,她看不起袭人骨子里的奴性。宝玉踢伤了她,她还说:“素日开门关门,都是那起小丫头子们的事。他们是憨皮惯了的,早已恨的人牙痒痒,他们也没个怕惧儿。你当是他们,踢一下子,唬唬他们也好些。才刚是我淘气,不叫开门的。”不但不怪宝玉,还说他该踢。她帮袭人打抱不平:“二爷近来气大的很,行动就给脸子瞧。前儿连袭人都打了,今儿又来寻我们的不是。”袭人听了不但不帮她,反而说她不会伺候;3,她知道宝玉根本就对袭人没意思,从不和她交心,她却一心想做宝玉的妾,以为宝玉很看重她,她才是糊涂人!

 

宝玉和晴雯是交心的——晴雯笑道:“我慌张的很,连扇子还跌折了,那里还配打发吃果子。倘或再打破了盘子,还更了不得呢。”宝玉笑道:“你爱打就打,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自性情不同。比如那扇子原是扇的,你要撕着玩也可以使得,只是不可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的碎了也可以使得,只是别在生气时拿他出气。这就是爱物了。”贾宝玉是心理健康,精神高贵的享乐主义者,这话属于高层次的精神交流,他一定也对林黛玉说过。

 

宝玉自始自终爱的就只有林黛玉,从未想过纳妾一事,袭人一味“争荣夸耀”,一方面是她不知道宝玉的真实想法,另一方面她认为这事王夫人也可做主,只要得到王夫人的认可她就有希望;晴雯爱宝玉,但宝玉只拿她当知己,从他这句话——“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就知道他希望晴雯以后嫁个好人家好好过日子。晴雯懂宝玉的心思,所以一直没有越轨,她的想法是,在宝玉结婚前好好和他相处,宝玉结婚了她就去了,依照她的性格,怎么可能容忍宝黛二人天天在她面前卿卿我我?但是袭人把晴雯视为了情敌,她做了王夫人的心腹,晴雯的厄运就在所难免了。

 

袭人有一个性格特点很适合做密探,她很阴,照晴雯的话说就是“鬼鬼祟祟”——“袭人道:‘让我隔着门缝儿瞧瞧,可开就开,要不可开,叫他淋着去。’……袭人拉了他的手,笑道:‘你这一闹不打紧,闹起多少人来,倒抱怨我轻狂。分明人不知道,倒闹的人知道了,你也不好,我也不好。正经明儿你打发小子问问王太医去,弄点子药吃吃就好了。人不知鬼不觉的可不好?’”——她喜欢“人不知鬼不觉”地达到自己的目的,对自己有害的事情,绝对不沾边,实在脱不开干系,她能牺牲人格尊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见宝玉气得要去回王夫人,她第一反应就是阻拦,因为怕把事情闹大,见宝玉执意要去,她出了一个阴招——“便是他认真的要去,也等把这气下去了,等无事中说话儿回了太太也不迟。这会子急急的当作一件正经事去回,岂不叫太太犯疑?”见宝玉还是要去回,她就跪下来央求。她能把姿态放得很低很低,这让宝玉一直对她比较怜惜,即便后来猜到是她告密,也恨不起来。

 

人的质变是因为某一个欲望被强烈地激发了出来,但是我们不能被欲望操纵,要看得清是非善恶,分得清希望和妄想,否则我们就会像袭人一样变得半人半魔,被欲望引入歧途。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