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和袭人性关系的真相
时间:2013-01-07 10:52: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袭人见王夫人这般悲感,自己也不觉伤了心,陪着落泪。又道:“二爷是太太养的,岂不心疼。便是我们做下人的伏侍一场,大家落个平安,也算是造化了,要这样起来,连平安都不能了。那一日那一时我不劝二爷,只是再劝不醒。偏生那些人又肯亲近他,也怨不得他这样,总是我们劝的倒不好了。今儿太太提起这话来,我还记挂着一件事,每要来回太太,讨太太个主意。只是我怕太太疑心,不但我的话白说了,且连葬身之地都没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内有因,忙问道:“我的儿,你有话只管说。近来我因听见众人背前背后都夸你,我只说你不过是在宝玉身上留心,或是诸人跟前和气,这些小意思好,所以将你和老姨娘一体行事。谁知你方才和我说的话全是大道理,正和我的想头一样。你有什么只管说什么,只别教别人知道就是了。”

 

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一家子的事,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人,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二爷素日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直过没事,若要叫人说出一个不好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不然’,不如这会子防避的为是。太太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

 

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只是这几次有事就忘了。你今儿这一番话提醒了我。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声名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是还有一句话: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袭人连连答应着去了。

 

 

 

博主点评:

 

宝玉第一次和袭人发生关系是把她当实验工具,接下来是把她当泄欲工具,从未因为爱她而和她发生关系。而袭人是爱宝玉的,发生关系让她更爱宝玉,以至于对他产生了强烈的占有欲。宝玉让她受了刺激后,她把黛玉视为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袭人的“羞”有勾引的意思,否则她应该掩耳不听,赶紧走开。“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袭人虽算不上美人,但因为对宝玉有情,平日里背着人常有柔媚娇俏之态,“掩面伏身而笑”想必不是第一遭。宝玉见她羞态可人,脑海里的警幻仙姑又在勾魂摄魄,“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这个“强”不是强迫的意思,而是表达出宝玉当时的急切,袭人先是半推半就,后是积极配合,她给自己找的理由是——“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其实贾母只是派她给宝玉当丫鬟,封建礼教,防淫是头等大事,贾母绝对不会默许她有和宝玉做爱的资格。

 

袭人敢这么做,并且找出这样的理由,反映出她有几个“过人之处”:1,她色胆包天。为了得到宝玉的肉体,她敢冒身败名裂,被撵出去的危险;2,她胸藏大奸,敢“假传圣旨”,明明违背了贾母的意愿,竟然反咬一口说是贾母默许的。如果她手上真有圣旨,她一定会巧用圣旨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3,她很善于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尽管这个过程可能非常荒谬无耻。正因为她总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即便做了再不好的事情,经过一番自我调适也不会有心理负担,平时的言谈举止就不容易露出破绽;4,她深藏不露。为了掩盖丑行她必须非常会伪装,平时做小伏低,就是为了不树敌,少树敌,总是一副隐忍负重,让人同情的样子,别人还会怀疑她敢和宝玉私通吗?还能看得出她有做宝玉妾的野心吗?

 

宝玉和她初试云雨情后就上瘾了,他经历过一个性好奇的阶段,拿袭人做试验品,不断变换花样,对她的肉体产生了依赖。袭人聪明地抓住了这个时机,对他“先用骗词,以探其情,以压其气,然后好下箴规。”她这样煞费苦心地规劝宝玉,说明她坚定了做宝玉妾的决心,也说明她迷上了和宝玉的性,她已经离不开宝玉,对宝玉的占有欲被极大地激发了出来。

 

袭人一直以为宝玉是爱她的,可她哪里知道,当宝玉对性的好奇消失之后,就开始纯粹把她当泄欲的工具,和她做爱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林黛玉。从这以后,宝玉和她做爱是拒绝和她有精神交流的,甚至闭着眼睛,不准她发出声音,因为会破坏他对林黛玉的幻想。袭人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宝玉只顾自己,根本不关心她的感受,情欲得不到满足,让她非常痛苦。她不敢表达丝毫不满,反而竭力地讨好他,更用心地伏侍他,宝玉在没和黛玉闹别扭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就可能会和她做爱,但这远远不能满足她的性需求,每当欲火焚身,她就特别嫉妒宝玉朝思暮想的黛玉和对宝玉有情有义的晴雯,心里恨毒了她们俩。

 

终于有一天她爆发了,导火索是宝玉错把她当林黛玉说了这样一番话——“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她终于明白宝玉和她做爱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林黛玉,她成了黛玉的替代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宝玉在床上拒绝和她精神交流。这个真相对她的打击很大,一方面是充当替代品的羞辱,另一方面,她感到非常恐惧,原来宝玉不爱她,有了黛玉他就再也不会碰她,她的性欲就再也无法得到满足,而且做宝玉妾的希望也会落空。可是,她那么爱宝玉,怎么办呢?她不由得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