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钏之死的可怕隐情
时间:2013-01-01 09:07: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故宫蟋蟀  阅读:

《红楼梦》第23、30、32回摘录:

 

忽见丫鬟来说:“老爷叫宝玉。”宝玉听了,好似打了个焦雷,登时扫去兴头,脸上转了颜色,便拉着贾母扭的好似扭股儿糖,杀死不敢去。贾母只得安慰他道:“好宝贝,你只管去,有我呢,他不敢委屈了你。况且你又作了那篇好文章。想是娘娘叫你进去住,他吩咐你几句,不过不教你在里头淘气。他说什么,你只好生答应着就是了。”一面安慰,一面唤了两个老嬷嬷来,吩咐“好生带了宝玉去,别叫他老子唬着他。”老嬷嬷答应了。

 

宝玉只得前去,一步挪不了三寸,蹭到这边来。可巧贾政在王夫人房中商议事情,金钏儿,彩云,彩霞,绣鸾,绣凤等众丫鬟都在廊檐底下站着呢,一见宝玉来,都抿着嘴笑。金钏一把拉住宝玉,悄悄的笑道:“我这嘴上是才擦的香浸胭脂,你这会子可吃不吃了?”彩云一把推开金钏,笑道:“人家正心里不自在,你还奚落他。趁这会子喜欢,快进去罢。”宝玉只得挨进门去。原来贾政和王夫人都在里间呢。赵姨娘打起帘子,宝玉躬身进去。只见贾政和王夫人对面坐在炕上说话,地下一溜椅子,迎春,探春,惜春,贾环四个人都坐在那里。一见他进来,惟有探春和惜春,贾环站了起来。

 

……

 

王夫人摸挲着宝玉的脖项说道:“前儿的丸药都吃完了?”宝玉答道:“还有一丸。”王夫人道:“明儿再取十丸来,天天临睡的时候,叫袭人伏侍你吃了再睡。”宝玉道:“只从太太吩咐了,袭人天天晚上想着,打发我吃。”贾政问道:“袭人是何人?”王夫人道:“是个丫头。”贾政道:“丫头不管叫个什么罢了,是谁这样刁钻,起这样的名字?”王夫人见贾政不自在了,便替宝玉掩饰道:“是老太太起的。”贾政道:“老太太如何知道这话,一定是宝玉。”宝玉见瞒不过,只得起身回道:“因素日读诗,曾记古人有一句诗云:‘花气袭人知昼暖’。因这个丫头姓花,便随口起了这个名字。”王夫人忙又道:“宝玉,你回去改了罢。老爷也不用为这小事动气。”贾政道:“究竟也无碍,又何用改。只是可见宝玉不务正,专在这些浓词艳赋上作工夫。”说毕,断喝一声:“作业的畜生,还不出去!”王夫人也忙道:“去罢,只怕老太太等你吃饭呢。”宝玉答应了,慢慢的退出去,向金钏儿笑着伸伸舌头,带着两个嬷嬷一溜烟去了。

 

……

 

谁知目今盛暑之时,又当早饭已过,各处主仆人等多半都因日长神倦之时,宝玉背着手,到一处,一处鸦雀无闻。从贾母这里出来,往西走了穿堂,便是凤姐的院落。到他们院门前,只见院门掩着。知道凤姐素日的规矩,每到天热,午间要歇一个时辰的,进去不便,遂进角门,来到王夫人上房内。只见几个丫头子手里拿着针线,却打盹儿呢。王夫人在里间凉榻上睡着,金钏儿坐在旁边捶腿,也乜斜着眼乱恍。

 

宝玉轻轻的走到跟前,把他耳上带的坠子一摘,金钏儿睁开眼,见是宝玉。宝玉悄悄的笑道:“就困的这么着?”金钏抿嘴一笑,摆手令他出去,仍合上眼,宝玉见了他,就有些恋恋不舍的,悄悄的探头瞧瞧王夫人合着眼,便自己向身边荷包里带的香雪润津丹掏了出来,便向金钏儿口里一送。金钏儿并不睁眼,只管噙了。宝玉上来便拉着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和太太讨你,咱们在一处罢。”金钏儿不答。宝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讨。”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去罢,我只守着你。”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宝玉见王夫人起来,早一溜烟去了。

 

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敢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都忙进来。王夫人便叫玉钏儿:“把你妈叫来,带出你姐姐去。”金钏儿听说,忙跪下哭道:“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王夫人固然是个宽仁慈厚的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忽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虽金钏儿苦求,亦不肯收留,到底唤了金钏儿之母白老媳妇来领了下去。那金钏儿含羞忍辱的出去,不在话下。

 

……

 

一句话未了,忽见一个老婆子忙忙走来,说道:“这是那里说起!金钏儿姑娘好好的投井死了!”袭人唬了一跳,忙问“那个金钏儿?”老婆子道:“那里还有两个金钏儿呢?就是太太屋里的。前儿不知为什么撵他出去,在家里哭天哭地的,也都不理会他,谁知找他不见了。刚才打水的人在那东南角上井里打水,见一个尸首,赶着叫人打捞起来,谁知是他。他们家里还只管乱着要救活,那里中用了!”宝钗道:“这也奇了。”袭人听说,点头赞叹,想素日同气之情,不觉流下泪来。宝钗听见这话,忙向王夫人处来道安慰。这里袭人回去不提。

 

却说宝钗来至王夫人处,只见鸦雀无闻,独有王夫人在里间房内坐着垂泪。宝钗便不好提这事,只得一旁坐了。王夫人便问:“你从那里来?”宝钗道:“从园里来。”王夫人道:“你从园里来,可见你宝兄弟?”宝钗道:“才倒看见了。他穿了衣服出去了,不知那里去。”王夫人点头哭道:“你可知道一桩奇事?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宝钗见说,道:“怎么好好的投井?这也奇了。”王夫人道:“原是前儿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他几下,撵了他下去。我只说气他两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宝钗叹道:“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他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处去顽顽逛逛,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

 

王夫人点头叹道:“这话虽然如此说,到底我心不安。”宝钗叹道:“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王夫人道:“刚才我赏了他娘五十两银子,原要还把你妹妹们的新衣服拿两套给他妆裹。谁知凤丫头说可巧都没什么新做的衣服,只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两套。我想你林妹妹那个孩子素日是个有心的,况且他也三灾八难的,既说了给他过生日,这会子又给人妆裹去,岂不忌讳。因为这么样,我现叫裁缝赶两套给他。要是别的丫头,赏他几两银子就完了,只是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口里说着,不觉泪下。

 

宝钗忙道:“姨娘这会子又何用叫裁缝赶去,我前儿倒做了两套,拿来给他岂不省事。况且他活着的时候也穿过我的旧衣服,身量又相对。”王夫人道:“虽然这样,难道你不忌讳?”宝钗笑道:“姨娘放心,我从来不计较这些。”一面说,一面起身就走。王夫人忙叫了两个人来跟宝姑娘去。

 

一时宝钗取了衣服回来,只见宝玉在王夫人旁边坐着垂泪。王夫人正才说他,因宝钗来了,却掩了口不说了。宝钗见此光景,察言观色,早知觉了八分,于是将衣服交割明白。王夫人将他母亲叫来拿了去。

 

 

 

博主点评:

 

金钏跳井是王夫人没有料到的,她的死给了王夫人很大刺激,让她从此大开杀戒。

 

王夫人为什么非要把金钏撵出去呢?曹雪芹用一句话点了出来——“见金钏儿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金钏是她的贴身丫鬟,跟了她十几年,她是了解她的为人的。金钏只是说了一句在她看来无耻的玩笑话,并没有真正做下“无耻之事”,但她把金钏和“无耻之事”画上了等号,对“无耻之事”有多恨对金钏就有多恨,把金钏撵出去等于在铲除这些“无耻之事”。金钏成了她的泄恨工具,的确很冤。

 

为什么王夫人心里的恨多到了丧失理智的地步呢?三个原因:1,她认为宝玉一天天正在学坏,而她这个做母亲的竟然不能按自己的意愿管教,因为贾母一直霸着宝玉,她和贾政都不敢把宝玉管得太狠,怕贾母不高兴。对贾母的畏惧,对宝玉的担忧,以及对宝玉的占有欲交织成一个火球,在她心里滚来滚去,越滚越大;2,在她看来,黛玉才是无耻之人,整天和宝玉拉拉扯扯不成体统,把丫鬟们都带坏了,可是,她不敢拿黛玉怎么样,因为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深得贾母宠爱。眼看着黛玉把宝玉往邪道上引自己却无能为力,她心中的恨只能是有增无减;3,原以为借着元春指婚,让宝玉娶了宝钗,从此改邪归正,没想到贾母装聋作哑,由着黛玉继续对宝玉行“无耻之事”,计划落空,让她心中的恨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王夫人平时吃斋念佛,有一明一暗两个目的,明的自然是慈悲为怀,祈求富贵平安;暗的是:压制和缓解心中的恨,诅咒贾母和黛玉。她们两个左右死了哪一个,她的宝玉都能得救。不仅宝玉能重新回到她的怀抱,而且宝玉娶了宝钗,贾家、薛家、王家亲上加亲,家族利益可以最大化。

 

金钏跳井,对王夫人打击不小,她清楚金钏并未做“无耻之事”,是自己一时冲动迁怒于她,所以才会对宝钗说:“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这是她的真心话,金钏毕竟跟了她十多年,感情也是很深的。从金钏儿活泼可爱的个性来看,王夫人平时对她甚至还有几分宠爱。金钏的死,让她非常懊悔和痛心,她把怒火对准了真正行“无耻之事”的黛玉,因为该死的应该是她。曹雪芹怕读者不懂,才加了王夫人原本打算拿黛玉的衣服给金钏妆裹一节。——她当然不会这么做,不然岂不泄露了心思?

 

因为忌惮贾母,被恨操纵的王夫人没敢拿黛玉开刀,但她把刀对准了宝玉身边的丫鬟,晴雯因为模样性格像林黛玉,成了她第一个刀下鬼。后又因绣春囊事件,指使抄检大观园,害死司琪、逼走入画,赶走四儿,遣散芳官等十二个小戏子,以致“悲凉之雾,遍被华林”。——在封建礼教严苛的社会,她整肃风气是可以理解的,但她采取的方式和手段过于残暴,还是因为她心里有太多的恨。她吃斋念佛几十年,真可谓“佛口蛇心”!

 

薛宝钗在金钏跳井一事上表现出来的冷酷令人惊悚——“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他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处去顽顽逛逛,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没有丝毫同情怜悯。她心里的恨比王夫人只有多没有少,王夫人还可以躲在房里念佛平衡心态,她却要每天笑脸示人,小心翼翼维护她的完美形象,她的累在她的恨下面加了一把火,难怪她要天天吞食冷香丸,不然被恨操纵,只怕比王夫人更可怕。

 

恨是一种极具破坏力的情绪,激发人性恶,害人害己,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警惕。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