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对薛宝钗有意思吗?
时间:2013-01-01 09:06:4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故宫蟋蟀  阅读:

《红楼梦》第28、29回摘录:


 

 

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说着命小丫头子来,将昨日所赐之物取了出来,只见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宝玉见了,喜不自胜,问“别人的也都是这个?”袭人道:“老太太的多着一个香如意,一个玛瑙枕。太太,老爷,姨太太的只多着一个如意。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人都没了。大奶奶,二奶奶他两个是每人两匹纱,两匹罗,两个香袋,两个锭子药。”宝玉听了,笑道:“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袭人道:“昨儿拿出来,都是一份一份的写着签子,怎么就错了!你的是在老太太屋里的,我去拿了来了。老太太说了,明儿叫你一个五更天进去谢恩呢。”宝玉道:“自然要走一趟。”说着便叫紫绡来:“拿了这个到林姑娘那里去,就说是昨儿我得的,爱什么留下什么。”紫绡答应了,拿了去,不一时回来说:“林姑娘说了,昨儿也得了,二爷留着罢。”宝玉听说,便命人收了。

 

刚洗了脸出来,要往贾母那里请安去,只见林黛玉顶头来了。宝玉赶上去笑道:“我的东西叫你拣,你怎么不拣?”林黛玉昨日所恼宝玉的心事早又丢开,又顾今日的事了,因说道:“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宝玉听他提出“金玉”二字来,不觉心动疑猜,便说道:“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世不得人身!”林黛玉听他这话,便知他心里动了疑,忙又笑道:“好没意思,白白的说什么誓?管你什么金什么玉的呢!”宝玉道:“我心里的事也难对你说,日后自然明白。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说个誓。”林黛玉道:“你也不用说誓,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宝玉道:“那是你多心,我再不的。”林黛玉道:“昨儿宝丫头不替你圆谎,为什么问着我呢?那要是我,你又不知怎么样了。”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二人便走开了。

 

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低着头过去了,到了王夫人那里,坐了一回,然后到了贾母这边,只见宝玉在这里呢。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幸亏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着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此刻忽见宝玉笑问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他,少不得褪了下来。宝钗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正是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宝钗褪了串子来递与他也忘了接。宝钗见他怔了,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丢下串子,回身才要走,只见林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

 

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吹,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林黛玉笑道:“何曾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薛宝钗道:“呆雁在那里呢?我也瞧一瞧。”林黛玉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防,正打在眼上,“嗳哟”了一声。

 

话说宝玉正自发怔,不想黛玉将手帕子甩了来,正碰在眼睛上,倒唬了一跳,问是谁。林黛玉摇着头儿笑道:“不敢,是我失了手。因为宝姐姐要看呆雁,我比给他看,不想失了手。”宝玉揉着眼睛,待要说什么,又不好说的。

 

 

 

博主点评:

 

关于爱和喜欢的区别,很多人有感觉但是说不出。因为模棱两可,凭添了不少情感纠葛,枉费那许多猜疑思量。黛玉和宝玉就是这样两只小糊涂虫。黛玉因为不知道二者的区别才会说:“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宝玉也是因为不知道才不会辩解,只说:“那是你多心,我再不的。”

 

爱一个人会喜欢他(她)的外在和内在并且与之融为一体;喜欢一个人则是喜欢其局部甚至全部但你我分明。宝玉对薛宝钗只是喜欢,而且只是喜欢她的局部——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因为他和黛玉是融为一体的,所以在看宝钗的时候心里想的还是他的林妹妹,先是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后又拿她和黛玉比较。他之所以发呆,是因为眼前出现了幻像:钗黛二人的美交替着浮起来淡下去,一时忘情。

 

喜欢一个人是可以靠理智克制的,所以他再喜欢宝钗的手臂也不会去摸,而爱是不自控的,所以他和黛玉有浅层次的肌肤相亲。黛玉能感觉到感情不自控,所以也怕宝玉不自控,因此总是不自觉地拿根小鞭子看着他。她要知道宝玉对宝钗只是喜欢而不是爱,她就不会去吃宝钗的醋,而是把精力放在如何推进她和宝玉的婚事上。

 

宝钗得到元春指婚,等于吃了一颗定心丸。元春这样表态,意味着宝钗选秀失利,她必须跟林黛玉竞争宝玉。她是喜欢宝玉的,也能感觉到宝玉喜欢她,她知道什么是爱,但她自觉压抑爱,更不去追求爱,所以她从未想过要和宝玉融为一体,只是一味地规劝宝玉遵守当时的社会规则。她认为有相互喜欢作为感情基础,再符合社会规范,就能有一个美满的婚姻。“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元春高调指婚,令她很难为情,她忍不住进一步想,要是宝玉也这么主动、明显,那她就更难为情了,因此她反而感谢起林黛玉来——“幸亏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着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以前想到他俩缠绵就心烦,现在可以完全不当回事了。

 

宝钗始终是遏制爱,轻视爱,甚至是敌视爱的,因为封建社会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爱情无关。可她哪里知道爱情婚姻的感情基础,这是人性决定的。宝玉不爱她,即便结婚了也不会给她幸福,事实上,她嫁给宝玉后,连基本的性生活都没能享受到。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