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影薄纸春风拂
时间:2012-04-27 06:20:4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何杂  阅读:

“李伯清”是何许人也,两片嘴皮张合开来,天资聪慧自学成才,吐珠玉民间说书人,“李劼人”布衣长袍,儒商书生两者之间,土生土长成都作家,外加自办民营企业家,两人物出道以来各人下脚,认清走的这条路迥然不同,之所一天工巧合,两人无意的雷同,端的一碗白米干饭,都在川西成都的平坝子上,一块天地下开垦种出来的,除同姓一个李以外,还有个契合点相同,说写的一个“书”字,就拉扯出了名堂,前者“李伯清”身价,茶馆说书艺人定位,拍响声震荡得起来的是,手敲桌面的一块惊堂木。后者“李劼人”地位,官场级别撰稿文人,手捏的是笔筒杆子,其大家手笔的作品,妙笔生花土得到家。一部《死水微澜》,涟漪经久的散不开,《暴风雨前》《**》,惊涛狂澜掀翻一阵,无风无浪无声无息。

而后“李劼人”对川西坝子,大画面的景物极致描写,俗世间众多各式人群的生活实况记录,也又因紧紧靠临一条大河命脉线生发,具有完全趣事之多样的展开来,观看如有清明上河图的大风范。也可谓成都曾经那条大河上,有各种修建样式可运作流通,其间有商市云集繁华似锦,人气火爆两头的大桥之多。不乏是那一幅活脱脱在打开来,不用描画真面目的清明上河图。故事的人物情节,民风民俗的生活,上至达官的贵人,下至贫民的百姓,从周边郊县各条水路来,贯穿联系济济相关,都汇聚于成都这块大水荡来,水宽窄岸难免落水中爬起来,如同在下水游戏一场。

沉下一张网罗入水,打捞起历史的游鱼,居然翻找出来有鱼儿,早就死于下网前面中。不可更改命运的错综复杂,一同游水底淹死也有无数,且尽是一些身手不凡的好手,无水性的胆怯之人侥幸活命,好一个天大的笑话,真是地下全是水,龙门阵只有换地方,天方夜谈另外摆。写手的语言功夫自然有旗鼓相当,要说资格独绝精辟活化故事人物,“李劼人”当之无愧,中国的文坛,何须有左拉,“李劼人”侧身撩起长袍一角,未必一股才气不潇洒风流,盖棺定论后随便你们咱说。

“李劼人”到底是文人还是俗人,二者的区别界分线应该咱划,是人活不过百年,是人活人世一回,而“李劼人”其人生姿态百分之百的百姓的活法写意,酣畅淋漓提笔管饱蘸墨汁流淌纸页上也颇为雅致。书卷本身应作为俗人生活世界的一种精神对应面,“李劼人”恰好充当了一番最彻底世俗的人,又抽身脱离出来在前面处转身亮开一块精彩的版面,引得陆续来来往往于这条尘世道路的人流,停下一直奔走向前似乎歇息不下来的脚步。争先恐后前推后挤驻足观看一阵,有的人晃荡看两眼觉得没意思趣味,继续朝前不变行踪偏离路线启动走,还有人看过后被这水荡沉浸淹泡,甘愿被这水性东摇西晃玩味许久,方才抬头俗不可耐俗人的人生兴致大增添,从此驻扎下来了决定这一身过世俗的生活。


搭台上高见下底,闻声惊看台上人,察言观色抬眼目,张嘴开腔先说客,看官聚拢听近处,微妙会意远传起。扯开一幅扇子不遮面,口水生津说白大扇面,“李伯清”那把扇子打开,多少有点拿来遮台面,幸好口吐轻快,妙语连珠成串,地道本色的老成都人,素材三教九流的把戏,抓取丢放于各种阶层,市井小巷平民百姓,活生生的题材事物,嘴说七分入木三分,刻画得灵动显现,听“李伯清”说书,抖动松垮的趣味从头到脚,牵动扯开起每一根笑神经,只管放声开怀地享受,场面不大,桌前后椅,一张嘴巴,三寸之舌,吞吐出修炼中的精辟,语言功夫立人物事情,诙谐中带着调侃亲切生动,一番顺耳的好听好笑的扯淡中,又加进挖苦和辛辣的讽刺,令人捧腹大笑过之后,话题回味俗得太到位,缺少了一些大家气韵。

那成都街边上长大住的人,几条巷子拐弯抹角钻出来,自觉得聪明的脸面上,透着圆滑狡诈的流气。川西坝子的雨水从天上到地下,经常是稀里哗啦后一大片的积水。或者命运恰好所给予的是“李伯清”,类似几个大雨水坑囤积的屋门口,接连这几天出太阳还没有晒干燥,这方老天手上又开始悉数水珠子,那水坑自然又被水平,其若用泥土把水坑填,那边还有低洼处积水荡更深更大,有意无意顺应地貌形成了的事物,人为热情过多为患的参与和修改,实质无疑是亡羊补牢一桩好事情,就怕拆东墙补西墙也有的事,劳民伤财半天白费一番功夫。干脆说有些人身上拥有具备特质的东西,不得不承认与生俱来老天爷生就。

基于生活在市井小巷的底层,又最直白的和众多的小人物,共同经历了注定人生一段中,诸多起的艰辛不易,饱尝世态冷暖炎凉,厚此薄彼的嘘唏后,成都话磨砺出纯正,坎坷浓缩一番精炼,“李伯清”再来张开口,耳朵里是隔壁熟悉的声音,一双穿进来穿出的眼睛里,都是巷子来往相识的身影,是大部分曾经住在街沿边上,篱笆院子围墙后面的成都人,喧嚷繁闹的真实生活写照。人生犹如唱一场大戏,而“李伯清”,本身就是戏,从头到尾戏文、唱腔、无不冲突在戏剧中,其间要是让他说出,不知拿给多少人,嚼过的八个字来,“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我晓得他吐不出来,苦辣酸甜涌到喉头,又使劲地吞咽进去,只有一句,龙门阵起头太老旧,改天换个地方在摆。

他说书时有拼凑的痕迹,在原始的底版难免走样,每一块布景取自于街头巷尾,扮演者住家人户众多的角色,排练场所地点,前门口台子上,后院子台阶下,日常岁月里反复的演练,平民百姓的戏本,演绎出喜怒哀乐,正因为都不是科班出身,也有演过头走火的时候。名利二字不谈,金钱面前不动,其实人活世上,不过来走一遭,如此高的境界,有几人能做到,“李伯清” 有底气有本钱,该是他所拥有的,怎能少得一样,枉费的是口水,耗尽的是精气,幸好不是心机,一切生养的起,精瘦的长相,独有的发光发亮的额头,两边推开发髻,花顶子生得高,一看晓得是个,聪明绝顶之人,成都人的地方语汇丰富,对于脑壳特别智能的人,最爱用“人精精” 这个语言来形容,确实“李伯清”,对于喜欢厚爱尊敬他的成都人,给他这个雅号,是绝对在恰当不过的了。

突然我想起了人们,对那些闯走过难关,柳暗花明又逢一村,出人头地起来的人物,说的一句老实话,借来形容“李伯清”,不愧为是一枝梅花,香飘苦寒来,但这枝梅花,不易剪去枝叶,生长在亭台楼阁的花园里,而是扎根在成都民间曲苑,这块坚实的土地中,又在老树子间抽出新枝条,顽强地鼓出花蕾朵,爬上院墙越过竹篱笆盛开了,只愿这花香味道,经久更绵长不散。杂谈乱说有怪事,神思妙想有奇人,高手话题峰林立,语言老辣说书声。这世俗的俗不可耐之中,正对应了一句俗语俗话,“看人不可貌像,海水不可斗量”,之所以“李伯清”抖袖缩手,自有练就的一套收放之道,神采书场中,精华语言上,人生荣华富贵,官场飞黄腾达,突如其来的非分所想,不过化解一场笑谈里。老树疙瘩上的梅花,几枝条杆稀疏苍劲,清冷苦心凝冰霜,枝头老树起朱砂。寒风吹花卷呼叫,说白一地听声啸。抱拳,李前辈见谅。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