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八艳柳如是的爱恨情仇
时间:2012-12-17 09:23:0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横山居士  阅读:

  深秋十月,挥不去的秋凉阵阵,穿行在拙政园的亭台楼阁和古木花草之间,满园的菊花姹紫嫣红,枫叶红得夺目,银杏黄得灿烂;秋风掠过,那湖畔垂柳飘下了片片落叶,撩人发出思古的幽情,不由想起三百多年前,曾住过拙政园的一代名妓、诗人、画家、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我彷徨在这秋色浓郁的美丽园林,追寻柳如是那渐行渐远的如烟往事。
  古往今来的女人都追求一种平静和简单的生活,因为平静和简单就意味着幸福。可是柳如是四十六年的短暂人生,似乎伴随她的永远是纷争和喧嚣,风凄云悲的明未清初,国家倾覆民族危亡的动荡年代,个人卑微的出身和论落娼家的不幸,纵使柳如是这样的绝色才女,也注定了她在婚姻的道路上必然要颠踬一生。
  柳如是,本名杨爱,后改名柳隐,又称河东君,成名后因读辛启疾诗:“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
  柳如是1618年出生,从小被卖于吴江娼家,家乡父母皆湮没于懵懂杂沓的记忆里,山高水长,无从回望。虽然出身卑微,但柳如是自幼聪明绝顶,一出道便成江浙一带花中魁首。明末吴越一带,人文荟萃,名流交相唱和,咏诗著文,清议朝政,裁量人物。柳如是在如此环境下受到了难得的熏陶与教益。翰墨丹青,吟诗作词,弹唱度曲,样样精通,更是增添了一种出尘脱俗的美。每次与文人雅士集会分题命韵皆能顷刻而就,颇有曹子建之捷才。她性格豁达开朗,常以南宋叱咤风云的巾帼英雄梁红玉自比,颇有女中丈夫之气概,一时闻名而来者应接不暇。
  梁园虽好,但绝非久恋之地,聪明的柳如是面对着风云场中的匆匆过客和如梦繁华,深知这不是她的归宿,为此她决心要与命运抗争,去追求属于她的婚姻和幸福。崇祯五年(1632),十六岁的柳如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付出了真情,可这纯情的第一次换来的不是幸福的收获,而是青涩的苦果。这一年,号称云间三才子之一的宋辕文走进了柳如是的生活,宋辕文对柳如是一见倾心。相交中的柳如是才华横溢,或浅吟低唱,或挥毫泼墨,或仿效太白诗仙把酒问青天,高谈阔论,激扬文字,长歌当歌,痛快淋漓地展示一代才女的豪放和风情,出身名门望族的公子哥儿何尝见过如此放浪形骸不拘一格的女人,就此拜倒在柳如是的石榴裙下。
  一个冬日的清晨,松江白龙潭上薄雾霭霭,西风寒冽,宋辕文一早来到湖边柳如是花船求见,谁知美人慵懒,让侍女传话曰“宋郎且勿登舟,郎果有情者,当跃入水俟之。”一句玩笑话,宋辕文当了真,“扑通”一声,跳进了冰冷的白龙潭,把个柳美眉直感动得百感交集,涕泪横流,急令船夫救起,拥入船舱,投怀送抱予以温暖。傍晚,云开雾散,落日熔金,一片晚霞染红了碧绿的湖水,迟归的倦鸟声声鸣唱,柳如是望着身旁依然熟睡的宋郎,望着舷外湖面上如诗如画的暮色,她的心儿醉了,庆幸自已终于有了一个如意郎君,庆幸自己这个风月场上的倦鸟终于可以有个家了。
  可是,现实的残酷很快打破了柳如是的梦想,当坊间松江才子宋辕文与花间魁首柳如是过从甚密,即将成婚的传闻传到宋府之际,宋辕文母亲宋夫人雷霆大怒,召来儿子严加斥责,儿子辩解道:“她不要我钱。”其母更怒:“她不要钱,是要你的命!”。自此,宋辕文慑于母亲淫威,逐渐疏远了柳如是。冰雪聪明的柳如是很快明白她的梦想即将成为水中月镜中花,为此她决定作一次最后的努力。适逢松江府清理花船,柳如是想藉此探明宋辕文的真实态度,问宋辕文此次清理花船自已该何去何从?宋期期艾艾,顾左右而言他:“暂避其锋”,一句话让柳如是彻底绝望,凄然地说:“别人这样说也就罢了,你却不应如此。从此以后,我与你恩断义绝!”说完,亮出一把武士刀,向桌上的那张七弦琴砍去,铿然一声,琴弦根根断绝。
  
  三年后,十九岁的柳如是再一次坠入情网,这一次她爱上了另一个松江才子陈子龙。陈子龙才情极高,当代的诗词赋大家,被后人称为明朝词宗第一人;明亡后投身于反淸复明,清顺治四年被俘后投水自尽,年仅四十岁,当时已是钱谦益妾的柳如是,特地赶到陈之龙就义处痛哭一场,这是后话。
  崇祯八年春天,陈柳二人在松江南楼又名鸳鸯楼上同居,柳如是告别了卖笑生涯,过上了小家碧玉的平民市井生活,这段短暂的爱情生活充滿了甜蜜和温馨。春光无限的季节,草长莺飞,杨柳依依,两人相拥泛舟于松江的湖泊,看那惊起的一滩鸥鹭,划破水天一色的幽静,入夜,秉烛夜游,湖水悠悠,月色皎洁,群山朦胧,除了矣乃的橹声,四周一片空灵,春雨绵绵的日子里,两人携手南楼凭栏,眺望远山如黛,烟雨江南,楼下亭台楼阁,溪水曲桥,桃花烂漫,竹林青青,锁不住的滿园春色。闲暇时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浅笑盈盈,轻问郎君画眉深浅入时无?如此的良辰美景,如此的恩爱缠绵,给这对诗人情侣带来了多少创作的灵感。情浓之处,两人红袖添香呤诗填词,抚琴奏乐互诉衷肠。
  柳如是真实地感到了生活可以如此幸福,她是多么渴望天长地久,可现实往往残酷得令人猝不及防。不久,陈子龙原配张氏率奴仆打上门来,大闹鸳鸯楼。心高气傲的柳如是面对如此的羞辱只有黯然离去。幸福是如此短暂,短暂得需要用回忆,才能触摸那刻骨铭心的过去,柳如是一口气写下了二十阕《梦江南.怀人》,字字深挚,如泣如诉,回肠荡气,追思鸳鸯楼上一个春天的缠绵悱恻。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到了崇祯十三年(1640),柳如是已经23岁了,依然孑然一生。风月场中强颜欢笑的她,深深感到花样年华已经不再,她更加急切地需要一个爱的港湾,一个温馨的小家。可环顾吴越两地人海茫茫,她的如意郎君在何方?
  这年冬天的一个日子,柳如是主动出击了,上演了一段女追男的浪漫传奇,在那个封建礼教肆虐的年代里,柳如是的大胆真可谓惊世骇俗。一叶扁舟,一身男装,柳如是青巾束发飘然而至造访虞山半野堂。半野堂主人钱谦益,字牧斋,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一甲第三名进士,士林领袖,富甲一方,此时因仕途不顺赋闲在家。书生自称柳儒士求见,钱谦益见来客面貌姣好,似曾相识,正狐疑间,来客轻轻吟诗一首:“草衣家住断桥东,好句清如湖上风。过日西冷夸柳隐,桃花得气美人中。”此举猛然惊醒了钱老夫子,明白来客便是女扮男装的柳如是。一句“桃花得气美人中”促成了钱柳二人当年的初次见面,两年前,杭州名妓草衣道人处钱谦益见到了柳如是的一首诗,对其中“桃花得气美人中”一句大加赞赏,口占一首便是柳如是登门吟诵的那首诗。次日,草衣道人和钱、柳二人相邀泛舟于西湖,把酒论诗,堤上的垂柳依依,湖畔的百花怒放,水光潋滟,山色空濛,如烟如梦;泼墨一般的山水,醇厚清香的美酒,清新动人的诗句,醉了画舫上所有的人。如今柳美人不期而至,一个有意,一个有情,遂成一段文学史上老少恋的佳话。两人在常熟水中荡舟寒江垂钓,踏雪寻梅深山探幽,围炉煮酒吟诗作画,度过了一个浪漫温馨的冬天。
  次年,柳如是多年的宿愿终于梦想成真,钱谦益顶住了家族的压力,顶住了江南士林的非议,在与柳如是初次见面的西湖上举办了一场画舫婚礼,正式其迎娶柳如是进家门。地位虽说不是钱谦益第一夫人,但万千庞爱于一身,对于柳如是来说,也算差强人意过得去。
  1644年,崇祯自缢于北京煤山,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轰然倒塌,随之清军入关,横扫中原,次年五月攻破南京,粉碎了南明小王朝割据江南苟延残喘的希望,一时间,南明官吏纷纷改换门庭,投靠淸朝。钱谦益作为江南士林领袖,不仕新朝,便忠旧主,历史让钱谦益必须作出选择。柳如是力劝钱谦益自杀殉国。两人约好泛舟湖上,准备共同投水,钱谦益伸手试试湖水,一声长叹:“水太凉,老夫体弱,难堪寒凉。”柳如是悲愤无以复加,转身跳入湖中,钱谦益急令人救起。柳如是见事已至此,含泪曰:“归隐山林,不仕新朝,也算对得起大明王朝了。”钱谦益唯唯应诺。
  可是,禁不住大清王朝的威逼利诱,或许也想展示个人的政治才能,钱谦益还是决定出仕清朝,柳如是很不以为然,但又无可奈何。接到清廷命令,南明降官们赴京上任,众降官都携妻妾同行,唯有柳如是拒绝同行。更绝的是临行送别,柳如是一身象征大明王朝的红衣红裳,独立河畔,目送乱云飞渡,江水滔滔,船帆远去,令北上的众人个个羞愧不已。
  柳如是独自回到了虞山,许是要报复钱谦益的降清变节,许是26岁的她难耐独守空房的寂寞,一生善于创造惊奇的柳如是,又给历史留下了一段说不清理还乱的公案。柳如是红杏出墙了,愤怒的钱谦益儿子深感有辱门风,告上官府。此时钱谦益正好不满清延给的官职,挂冠而回,回来后怒骂儿子,不容相见,谓国破君亡,士大夫尚不能全节,乃以不能守身责一女子耶?后人评说钱谦益生逢乱世,做忠臣,做叛徒皆不彻底,唯有宠爱柳如是始终如一,在那个男权至上的社会里,一代大儒不管出于何因,能如此的大度实属难能可贵。
  赋闲在家的钱谦益在柳如是的推动下,频频以家产资助反清活动,顺治五年(1648)三月,钱谦益因黄毓祺反清案被缉拿,锒铛拖曳,解押南京。柳如是此时身怀六甲,仍挺身而出,多方周旋,花了二十万白银疏通关节,钱谦益关了四十余天后,终于开释。钱谦益虽然出狱,但尚在管制之中,不能随便走动,苏州却是可以居住的,因为黄毓祺案也在驻苏州的江苏巡抚职权范围之内。于是,钱、柳二人借住进了拙政园。在拙政园里日子过得相得平静,美丽的柳如是在这美丽的园林里生下了她唯一的女儿。
  1664年,八十三岁的钱谦益病殁于杭州。钱氏族人趁机闹事,夺走了钱家六百宙良田,还索要白银三千两,扬言“有则生,无则死”,心高气傲的柳如是何曾受过如此的凌辱,在钱谦益死后五十三天,四十六岁柳如是自导自演,三尺白绫悬梁自尽,轰轰烈烈地结束了一生的传奇,也吓退了钱氏家族的一群宵小。
  柳如是的遗书中嘱托家人,自已死后要悬棺于楼阁之中,不能入土,因为国土是滿清的,其爱国情思,溢于言表。令人遗憾的是柳如是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她孤零零地安葬在虞山一角,百步之外是钱谦益与夫人的合葬墓。
  柳如是一生可谓命运多舛,三入娼门,两度婚姻,经历了国破家亡之歾,尝遍了生离死别之痛,但她一生都在追求幸福和自由。她本姓杨,后改姓柳,一生钟爱杨柳,许多咏叹杨柳的诗仿佛就是自已人生的写照,“杨花飞去泪霑臆,杨花飞来意还息。可怜杨柳花,忍思入南家。”(注),她的一生充滿了凄凉和无奈,很多时候身不由已,不得不“忍思入南家”。象飘忽的杨花,她的足迹遍布江浙两地,西子湖畔赏过月,秦淮河中荡过舟,虞山深处探过梅,拙政园里种过花,留下了《湖上草》、《戊寅草》等诗集,也留下了充满传奇的爱情故事,让后人唏嘘感叹。
  
  注:杨花飞去泪霑臆,杨花飞来意还息。可怜杨柳花,忍思入南家。柳如是《杨白花》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