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幸福落幕
时间:2012-12-08 12:44: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钟芷汀  阅读:

  姑母对我越来越不大满意,安排的饭菜,姑母多有挑剔。切的茶水总嫌冷热不对。我一次次更换,终不能博得姑母高兴。我知道不是事不对而是人不对罢了。但我,还是尽力调和与姑母的关系。我不希望姑母因我迁怒表哥。一日,姑母到庙里上香。走之前,嘱表哥在书房读书,吩咐我在绣坊刺绣。冬天,天气极寒,但我不敢有丝毫懈怠,我想做得好一些,再好一些。中午,漫天白雪,一树的梅花清香扑鼻。我临窗而望,实在喜欢那如霞似雪的白梅,它有点清冷,有些幽然,却有着叫人说不出的美好品性。这时,表哥披了一件斗篷走来,已落一身白雪,越发显得清俊,顿觉表哥和梅有好些相像。他手里提着火炉,说,婉妹,这实在冷得紧赶快过来暖暖。他的这般细心,让我心中顿生暖意。我烤着火,他忽拿出身后藏匿已久的白梅,我欢呼雀跃,表哥说,就知道你喜欢白梅,看见它一定会高兴的。我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喜欢白梅了呢?他笑答,你就是白梅一样的女子呀,疏雅,自然,不着粉饰,却依然美丽。幸福温暖随着梅花的香味一起肆意开来。
  忽记起,姑母的叮嘱,催促表哥回去读书。这时,门外传进一个冰冷的声音:“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长辈吗?我的话你们哪一句记住了。陆儿,回去读书。唐婉,我们陆家的家法是有的,你现在就到厅堂跪着好好反省。”姑母声音坚定,不容置否。表哥急了,说,“母亲不能啊,天这么冷,婉妹她怎么受得住。错在我,我去跪。”“你是当真忘了你母亲?”我急忙向姑母求情,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你要还当我是你婆婆,就去反省”。我听从姑母的话,跪在厅堂,我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我不愿意表哥和姑母不和的。雪还在下,天色已黑,我两膝已不听使唤,表哥很是心疼。他没办法改变姑母的意思,也不能违背姑母的命令。他说他陪我跪,然后璀然一笑,那笑容让我觉得被罚也很值得。我自然不肯他陪我跪。醒来,已是清晨,表哥焦急的问我怎么样了,我才知道昨天受寒晕倒,表哥已经守了我一夜了。  自此,我一病不起。表哥不离左右,姑母大发雷霆,说表哥不该因为我耽误赶考。大考期限在即,我劝表哥即刻启程。但表哥终因为放心不下,耽误了进京的时间。眼看着这一年科考就这样过去了。
  病好,已经过了三月光景。冬天已经过去,初春的生机已经萌发。谁会想到这样的韶光中竟然藏了那样一个结局。我能独立支撑下床,表哥已被姑母叫回书房。一日,姑母到房中探我,我支持起来,姑母很是关切说”可好了。”多谢母亲劳心,我已快好了。”“那就好,那母亲和你商量事情,你看你也希望陆儿好,那么等你病好后,我希望你还是家去吧。有位师父说了,你在对陆儿不利,小则仕途不顺,大则亡身丧命。姑母就他这么点指望,实在害怕的紧啊!“不,求求您了,母亲,我会好好服侍您,以后也会好好辅助表哥,我一定不会耽误他,求您了……’”你就不用说了,这是我的决定,我不能让你害了我儿子。“任凭我怎么说,怎么哭,都打动不了姑母。她的命令容不得更改。
  原来幸福竟可以这般短暂,我收起了眼泪,我知道相处的时间或许真的不多了,我想让表哥记住那个有着好看笑容的我,回忆起来的时光都是美好的。在我的掩饰下,表哥什么都不知道,他照顾我格外用心。这样的幸福是这么珍贵,珍贵的让人心疼。我的病已一天天痊愈,表哥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我隐约知道了为什么。终于,这天还是来了,春意阑珊处,月光如银。我倚窗站在月光下看着自己清冷的影子无奈。此刻,我很是淡然,我不是在等一个答案,而是在等一个回答。
  表哥,推门进来,每一步都很沉重,我和他相隔不远,却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执手相看竟无语凝噎,许久都是死一般的沉寂。“婉妹”一声肝肠寸断,而我已是泪流满面。于是,我等到了他的回答。我怎么可以让他这么为难,又怎么能忍心让他这么为难。于是,我做了决定。
  一纸休书,从此两地相隔,各自天涯。休书,休不了,那深深情意。表哥送我出来时,说婉妹等我,来接你的那一天,我可以等吗,又会等到怎样的结果,但表哥笃定的眼神让我相信我可以相信他。
  一只孤飞的大雁的嘶鸣伴我回家,我知道那只孤雁是我以后的影子。回到家,昨日的一切已经幻化成影,而我却逃不过记忆。我多希望时间可以流转到我出嫁的那一天,让幸福逆转。
  家中,父亲尚在,兄长待我还算不错,只是吃饭的时候再不能同他们一起,于是,嫂子并会差使丫鬟端些饭菜到我房中。而今,唐婉已不是那个高贵美丽的唐婉,只是一个犯了错被夫家休回娘家的弃妇。
  一切都变了,唯有庭外的牡丹依然开得正盛!

  (三)物是人非,今非昨!
  晓风吹,杨柳拂面,风过处,佳人已不在!
  母亲对我说,“婉儿,你还是听从你父兄的意思。早些打算,娘亲,不在了,你又能依靠谁。我放心不下你。”看着母亲的眼泪,我知道那是母亲的疼惜。可是,我心里还在挣扎,我还有那么一点希望,不,应该是幻想。“婉儿,你还是断了念头吧,你们的缘分尽了,等不来的。”“母亲,这就是我逃不过的命吧。”
  在母亲的眼泪中,我又一次做坐上了花轿,这一次我亦没有了心情。我想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与爱情无关。我只是想要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去逃避。
  一切礼仪从简,我希望我以后的生活亦能从此复归平静。再没有别人的议论,再听不到关于自己的是非。我见到了他,我的夫君,他叫赵士诚,然而更让我觉得熟悉的是他的目光,时隔多年,那个目光还是那般落寂。
  我以后的生活亦如我想要的一样平静,我的夫君对我很是照顾,我想更多的是同情吧。可我渐渐习惯了这种被保护。而今,我已不再会笑,甚至连哭都忘记了。我想再没有什么可以牵动我的情绪。有时,我也会觉得对不起我的夫君,他没有错,却必须来承受我的冷漠。我在想,我是不是很自私,如果他没有遇见我,他会得到幸福的。他是一个好人,可好人未必都会有好的结果。
  又是一年的春天,阳光依然温暖。放晴的日子,士诚一定要带我出去,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我不忍伤他,随他到了柳园。一个小小的园林,却处处写着春的诗意,好别致的地方。我的心情倏而放松了许多。我凭栏远望,柳树下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眼里不知怎么就有些潮湿了。我看不到他的面庞,但那一个身影就足以让我铭记。我以为消失了的悲喜,又齐聚心头。“对面,是认识的人,那就过去问个好。”一杯酒已经递到我的手中,我不好解释。勉强走过去,其实我是想见到表哥的,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再见,已是物是人非,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他接过了酒,一饮而尽。看着他,我知道我什么都不需要问,因为不可以问。他现在成熟了,青色的胡须,但没变的是他的儒雅。我一直走不敢回头,他会是怎样的表情,是否会一直看我走到他眼中的尽头。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