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幸福落幕
时间:2012-12-08 12:44: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钟芷汀  阅读:

  相信我们的遇见不只是为了相见,于是愿意用一生的委屈换一粒红豆!
  --题记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依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一)吾家有女初长成
  古铜镜,青花瓷,夜里挑灯伴君读。
  十七岁,我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人们都说唐家有个女儿名婉,才貌并重,也在猜测这样的女孩子会花落谁家。其实,早在十七年前,因父亲和姑父酒后的豪言,我一生的命运并和那个人联系在一起了,那个人名叫陆游,我叫他表哥。
  前些天,父母已做主,接受了他们家的聘礼——一支他们家传的凤钗。我在想我未来的夫君会是怎样的人,然而不管他是英雄还是懦夫,都是我一生的归宿,这是他们说的命吗,可我总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
  三月的春风不惊,柔和的阳光中,亲戚已在喜庆地张罗,家中已是张灯结彩,我知道,我离开的日子就要到了。十七年,可以让很多事被搁浅又重现。
  那天,家里热闹非凡,宾客喧哗,觥筹交错,然而我却觉得这热闹似乎都是别人的,与我毫无关系。我独坐在窗前,等待着什么。母亲走进来,替我整理装扮。母亲手持的桃木梳子,已伴我十多年了,我极其喜爱。这是母亲最后一次用它为我梳头,只是这还是第一次梳发髻,发髻上插的正是我夫家所许的那支凤钗。母亲,在嘱咐我以后应该如何,我哽咽着问道:“母亲,您舍得我吗?”这时,母亲哭了,抱着我说:“孩子,这就是你的命啊!”随后,母亲还交代了我很多话,可我一句也没有记住,我记住的却只是她的眼泪。母亲的眼泪总让我觉得结婚并不是件幸福的事。
  小步微移,穿过热闹的人群,我一身红妆在众人的羡慕声中走上花轿,心里却没有感觉到他们所说的惊喜。这时,我揭起盖头,想最后看一眼昨日熟悉的一切,这时我看到热闹的人群中,一个落寂的目光,我心一惊,他会是谁,怎么会有这样的目光,又怎么可以有这样的目光。落下盖头前,我看见,庭外牡丹开得正盛。听别人说起,牡丹象征吉祥,花开富贵,我将来到夫家必会是个极幸福的女子。
  落轿,进门,该有的规矩一样都不可以少,我小心翼翼应付着,生怕出半点差错。礼毕,我终于见到我的夫君,他和他的声名完全符合,我才发现我的容貌早已衬托不了他的勃勃英姿。他看我,目光那样淡然,我在想他会怎样想我,我很想知道。
  夜深,微凉,我起身为他披一件衣衫,他手不释卷,从不曾注意到我。灯芯,快燃尽,我轻轻为他剪去灯芯,不敢惊扰他。青花瓷旁的古铜镜里映着一个女子无所适从的脸,看着心忽就泛起微微寒意。
  清晨,我起的很早,因为要向婆婆问安。昨天,已见过婆婆,她有着所有婆婆都有的端庄,而我感觉比起母亲,婆婆似乎少了那么一点慈祥可亲。向婆婆行完礼,她让我留下,说有些话要交代给我。她告诉我,陆家是大户人家,有着极严的家教。我应该谨言慎行,守好本份,如果我哪点不对,应该是按家法来处置的。婆婆说话的时候,很是严肃,有一种不可侵犯的权威。我小心翼翼,回答着是,随后她缓和了一下语气,对我说道,她会好好疼我,因为我是她的侄女也算是她的女儿。看我是很懂规矩的人,她嘱我那些话是为了让我更好。我唯唯诺诺,如履薄冰。我想我应该尽量做好,让婆婆满意,我心里是很愿意和她亲近,像和母亲那般。
  陆家的宅院很深,朱漆色的大门锁着威严,雕梁画栋中依稀可见当年的繁华,斑驳陆离的墙壁诉说着繁华落尽后的凄凉。如果姑父尚在,这将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我忽然可以理解表哥的嗜书如命,因为他担着光耀门楣的重任啊。
  日子,数年如一日,平静如水。婆婆尽管她有时会有一些挑剔,但我尽全力应承,小心打点着家中饮食起居这类琐事,她偶尔的数落,我也耐心应付。她对我还算满意。表哥,一如既往,书不离手。我在灯光下做着针线,伴他读书。读到国家政事,他会义愤填膺,说,我们的国家不应该这般软弱,让金人侵占那么多大好山河。他想骑千里良驹,手执弓箭,驰骋疆场,戎马生涯,浴血山河。他讲起兵书亦头头是道。我在想,我的夫君是一位英雄,心里带着一点骄傲!
  一夜,我起身,去剪灯芯,这时表哥突然回转身,问我蜀相诸葛亮出身未捷身先死,他平生志愿没有实现,是不是前功尽弃。我答道未必,他一生的志愿的实现与否和功业又怎么可以用一个结局来评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此乃大丈夫也,因为已经尽了全力就不必有任何遗憾。我说完,表哥大惊道”原来,婉妹,有这般的见解和胸襟。真是奇女子。是我小人之见了,总觉得女孩子见识终是不足。以后应该多向婉妹请教才是。”一声婉妹,让我挥泪如雨,这是我所期许的,却以为不会得到的。我的夫君,他记得我的名字。此后,终可以与他举案齐眉,做他的知己,齐谈人生,家国,诗书,吟诗,作画。原来,两个人的生活可以这般美好。我的才情终于有人能读懂,我的心事终于可以向人吐诉。我一直在想如果我知道以后的事,我会不会谨遵那句“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那样,或许我会留在我夫君身边,像木头一样,和他形如陌路,相敬如宾,到底还是意难平。

  (二)落木萧萧雁南渡
  雁子回头,愁满西楼,纵有千般不舍,终为他,咽泪装欢!
  表哥待我极好,他依然习惯唤我“婉妹”,我平淡如水的生活,吹起了幸福的涟漪。我默念着,希望今天的一切是早已安排好的,会一直持续下去。可是越美好的东西越容易破碎,越珍惜的就越容易失去。
  廊亭下,与表哥结伴漫步,偶见姑母。她很是生气,大声斥责表哥,不该只顾自己游乐,而忘了功名。要时刻警记,男子要以仕途为重,切勿被儿女情长所累。姑母,也告诫我,说女子应以夫君的事业为重,勿扰他的心志,让他安心求取功名才是。我自然是满心希望表哥能状元及第,但我却不明白姑母为何说我影响了表哥的仕途,为何女子就不可以谈诗论词做文章。我愿这样一直伴着表哥琴棋书画为何不可以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