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史】凤于阿房
时间:2012-12-06 09:12: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清商歌  阅读:

凤于阿房

公元385年五月,正是鲜花遍地的时刻,那一夜长安城门轰然洞开,金戈铁马化洪流冲入长安,五胡十六国时代繁荣了近二十年的前秦政权顷刻土崩瓦解。

片刻之后,城中已是一片焰火的海洋,攻入城中的西燕骑兵恣肆杀戮,六朝古都长安血倾紫宫,白骨铺未央。漫天血光中,一袭白衣登上城楼,望向秦宫,血泪相和,心意凋零。

他是战争的发动者,却于乱军中不穿甲胄,白衣飘飘,一切仿佛只为毁灭那一刻来得更畅快淋漓。别人战争是为了赢得天下,他的战争却只是为了赢他——苻坚,这个让他国破家亡,又给了他三年生不如死的耻辱娈童生涯的帝王。

千年后,我翻开《晋书》,从那些乏善可陈的青史中寻你的只言片语,寻你当年轰轰烈烈毁灭的凄绝身影,寻你每一个微笑,每一滴泪,每一缕呼吸,慕容冲。

魏晋多美人,古人形容男子总是用“沈腰潘鬓”、玉树临风“这些具体的词,于慕容冲,却只有无法形容的四个字——”倾城倾国”。该是怎样的美,让苻坚从一代仁君变成了千夫所指的禽兽?该是怎样的美,让他二十几年的人生燃烧之后,大江南北仍如痴如醉传唱他的小字——“凤皇”。

凤凰慕容冲是前燕开国皇帝之子,母亲可足浑氏,鲜卑族有一半白人血统,生来美丽国人,清贵无瑕。慕容冲自出生就被封为中山王,十岁升任燕国大司马,相当于国防部长。这该是怎样完美的人生,天生丽质、早慧、帝宠、声名显赫,若那场战争没有开始,若再给慕容冲十年自由,若——没有苻坚,没有国破家亡。

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公元370年十一月,苻坚来了,带着铁骑踏碎燕国山河,踏碎慕容冲懵懂岁月年少清梦。十二月,迁后妃、王宫、百官并鲜卑四万余户于长安。这一切,对年少的凤皇并无多大影响,是啊,只是十二岁的孩子,尚未认识命运残酷的孩子。国破家亡于她所有的改变也不过换了个住处,父辈们脸上的欢笑变成忧伤。

怎么会知道,怎么会料想,更阴毒的伏笔埋在前方?

紫宫庭内繁华逐风凝香,谁人嗤笑兴亡?羽衣霓裳鸾凤月锦流光,谁人泪轩窗?年少懵懂弱骨消减朱梁,谁人凭栏复望?一朝倾城梦陨梧桐阿房,谁人唤君王?

一朝梦醒,已是秦宫深处。高贵的王子变成了禁脔,就因那倾城倾国的貌,破败的国,不得不委身于强者。一介男儿身,却要以姿色取悦于另一个男人,这样的岁月整整三年。

三年,于万古青史不过一须臾,于沧海桑田不过弹指,甚至于平常人一生不过几十分之一,却是慕容冲最漫长的时光。死,犹可以皎白气节长存于风清月白,不过一轮回便是下一世长安;生,却是每天睁眼便看到窒息天地,身体上重重耻辱印记,和那望不到边际的漫漫黑暗。

独上高楼,月黄昏,故国风雨飘摇,家人在长安苟安。国弃了他,家弃了他,亲人们忘了他,唯一意识到它存在的人却每天给他更多活着的耻辱。黑暗中长大的慕容冲看去弱不禁风,如一道优柔美丽的月光,仇恨却已像癌细胞扩散全身,他把仇恨磨成剧毒的匕首,贴肉收藏。

一朝,带着毁天灭地的绝望和疯狂,挥出,灭了前秦帝国,亦,灭了自己。

长安,这个强加给他三年耻辱的城池,这里的人曾带着淫邪的笑,口耳相传“一雌复一雄,复飞入紫宫”。如今,他们笑是错,哭是错,沉默是错,连呼吸的是错。

手一挥,屠城。

史学家因这一刻,给他评价“毒暴”。我更喜欢另一个称呼——“玉面修罗“。没有人能在三年刻骨铭心之痛后泰然释怀。烈火中凤皇自阿房涅槃重生,一飞冲天,那熊熊烈焰予他新生,却将他的心烧成了灰。

最难熬的时间过去了,阴影却一辈子都抹不掉。复了国,挽不了他心意凋零。

夜深,一个人在龙椅上,慕容冲听到故乡有人呼唤:凤皇凤皇止阿房,何不高飞回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回?谈何容易,回不去了。

公元386年二月,慕容冲殁,年二十八岁。

他的娈童生涯令慕容家族深以为耻,遂从族谱除名。二十八年,留在史书上也仅仅一句“谥威皇帝“,一个凄凉的背影。

有一种人,是烟火,一生埋在黑暗,只在燃烧的瞬间璀璨到极致,而后迅速湮灭。

有一种人,是樱花,二十八年轰轰烈烈开得耀眼而烂漫,转瞬却落红无数。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昔有鸾凤止阿房,秦宫三载锁离殇。烽火燎天悲歌泣,致使荒魂返故乡。梧桐翠,竹影深,重楼之中待凤皇。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