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编剧刘震云访谈:幽默的态度比严峻的态度更让人悲凉一些。
时间:2012-11-30 22:15: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一九四二》专访 编剧刘震云:当死亡在一个民族变得像家常便饭的时候,我觉得他的遗忘就不仅仅是一个记忆的问题,他会成为一个态度,不然的话他们不就崩溃了?

  身为《一九四二》的原著作者和编剧的刘震云,无疑是这部情怀之作的“始作俑者”。对话中,这位中国现实主义作家带领我们追溯创作缘起和改编历程,并详细解读了1942年的这场灾难所展现出的民族性启示。回顾过去,关照现实,他认为灾难中的中国人在死亡面前的幽默,更有探究意义,更让人感到悲凉。(作者:秦婉)


1 你用幽默的态度来对付严峻,严峻就会变成一块冰,冰掉在幽默的大海里就熔化了。这个幽默的态度比严峻的态度更让人悲凉一些。
2 电影中几方面的人物都不见面,但是谁见面了呢?态度,这就是这个戏剧的结构的根本,当然像这种没有先例可寻的这种创作需要的是什么?我觉得需要的是创作者的见识。
3 当死亡在一个民族里变得像家常便饭的时候,我觉得他的遗忘就不仅仅是一个记忆的问题,他会成为一个态度,不然的话他们不就崩溃了?
4 中国在情感的想象力和文学的想象力上还是有那么十来个的人,我觉得中国作家得诺贝尔文学奖不是一个那么不正常的和值得特别惊喜的事。

 

身为《一九四二》的原著作者和编剧的刘震云,无疑是这部情怀之作的“始作俑者”。对话中,这位中国现实主义作家带领我们追溯创作缘起和改编历程,并详细解读了1942年的这场灾难所展现出的民族性启示。

正如他自己所言,“罗马街上的声音比较嘈杂,在嘈杂的声音中回到1942年格外有它的意韵。”回顾过去,关照现实,他认为灾难中的中国人在死亡面前的幽默,更有探究意义,更让人感到悲凉。

【一九四二】

创作出发点:300万人在死亡面前的幽默

谈起自己创作小说的出发点,刘震云表示,在1942的饥荒之年,那300万河南人面临死亡的态度比事实本身更有让人探究的意义,“如果是一个欧洲人或者是一个美国人,临死的时候一定要追问自己为什么要死,谁把自己饿死的,但是河南人临死的时候没有追问,但是给世界留下了最后一次幽默。”

“就是老张要死了,他想起了三天前饿死的老李,我比老李多活两天,多活三天,我值了。我觉得这种对自己生死之间的幽默态度,对我的震撼比前面所有的原因都大的多。灾难在任何民族面前也有,但用幽默的态度证明,这个事情发生得太频繁了。严峻通常让人变得非常麻木,更麻木地对付严峻,严峻就会变成比严峻更严峻,用严峻的态度来对付严峻,严峻就会变成一块铁,鸡蛋撞到铁上就粉碎了,但是你用幽默的态度来对付严峻,严峻就会变成一块冰,冰掉在幽默的大海里就熔化了。这个幽默的态度比严峻的态度更让人悲凉一些。”

合作催化剂:王朔的提醒与推波助澜

当年王朔将小说《温故1942》推荐给了冯小刚,才生发出电影《一九四二》。刘震云认为,王朔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作用就是他的认同,特别是对灾民的幽默态度的认同,是促使这个小说到电影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这种有见识的看法传递给另外一个特别有见识的人冯小刚,就促使了我跟小刚的由小说到电影的这种合作。”

刘震云透露,尽管改编电影之路艰难,但不管是冯小刚还是他,从来没有对这个事情失去过信心,“因为我们跟作品里的人物,也就是饿死的300万人发生了血肉的联系,什么时候想起的300万人,心里是一个特别揪心和放不下的事,这是坚持下来的理由。在这个过程中,王朔也起着极大的提醒和推波助澜的作用。去年年初,因为《非诚勿扰》系列有非常好的票房,冯小刚本想乘胜追击,继续拍一部喜剧,王朔却认为应该把《非诚勿扰3》给停下来,转拍《温故1942》,就是这样的提议和转折,起着至关重要的催化剂的作用。”
 

 

三起三落:不堪回首,但天道酬勤

据刘震云描述,从小说《温故1942》到电影《一九四二》是几口气呵成的,有三起三落。“这里边有好多各种各样的原因,有审查,有演员,有资金。这对任何一个导演都是考验,区别于其他人的,就是毅力。我觉得,说是不堪回首,但是天道酬勤,另外一个电影也有自己的命运,所以它在2012年来到这个世界上。”

刘震云坦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2012年把《一九四二》拍出来,可能会比1993年还要好。“1993年的投资才三千万,现在是两个多亿,那个时候不管是我们对生活的认识,对电影的认识,包括对1942的认识,和现在肯定不一样。最大的不一样是对生活的态度,有了积累再重新把300万人一个个打捞出来会显得更厚重,更仁慈,更善良,更柔软。”

改编过程:“走出来”的人物与情节

《温故1942》的原著里面没有故事,没有人物,没有情节,也没有气壮山河,没有人物命运的这种波澜起伏,所有电影需要的元素基本上都没有。一个没有电影元素的文学作品要如何改成电影呢?

刘震云认为,这就可能是冯小刚不同于其他导演的地方,可能其他导演要的是电影元素,而冯小刚要是电影元素背后的东西,比如讲的话态度,还不是作者的态度和导演的态度,而是作品中人物的面对死亡的,300万灾民面对死亡的态度,幽默的态度,是不是觉得只要有这种态度,电影的元素还是好找的。

“我跟小刚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一个就是用聪明人的办法,坐在宾馆里面商量出来一些人物,商量出来一些情节和细节;还有一种就用笨的办法,灾民走过的路线我们走一走,委员长走过的路线我们也走一走,白修德走过的路线我们还走一走,在走这些路线的时候看能出现什么样的人物,笨人用笨办法,我觉得《一九四二》让我跟小刚另外一个意外的收获,就是我们知道自己特别笨,所以我们就用笨的办法开始走这三条路,河南、陕西、山西、重庆、开罗,当走这些路的时候你会发现剧中的人物,老东家,老东家的闺女、星星,包括他的老婆或者媳妇、儿子,包括他的长工栓柱,包括瞎鹿,老婆花枝,他9岁的儿子柳宝和5岁的女儿铃铛,包括像委员长,像白修德,像意大利牧师梅甘,都一个一个走出来了。”

刘震云坦言,这些“走出来”的人物跟编导在宾馆里“造出来”的人物最大的不同是,他们对1942的感情,他们对1942的态度,他们自己的态度,他们心里面流露出来的态度是融合的,宾馆里造出来的人物的态度是作者强加给他们。“试映的时候好多朋友说震撼,我觉得震撼不是因为作者和导演,是人物自己走出来的命运。一个作品里面的这些人物是自己在走路,还是作者把它当成了牵线的木偶,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有生命的,一个是没生命,在有生命的基础上,这个生命的态度跟观众的态度有时候在发生重合的时候,威力就像原子裂变一样,跟一个塑料的假人非常不一样。”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