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宴》读后感:最后一次被浪费的时光
时间:2012-11-29 07:44:4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北城123  阅读: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旧书店看到《春宴》,看密封较好又价廉,不加犹豫地买下来。
  回家翻开,却是内页纸质粗糙,手感轻薄,不看内文,只其表有些失望。还是要看,我的安妮,我最后的安妮,让我给自己最后一次可以被浪费的时光。
  读到开始,就发现了错别字,我知这是选择廉价的代价,既然好感断无,但仍要继续下去,我的安妮,过去几年后,现在已是大姑娘的我再读你,说出来,已让我脸红,仿佛冷季里穿一件不合时宜的棉薄衫。我早已不是那个曾经读《暖暖》读到心疼的少年郎,世事繁杂,人情冷暖,过去这几年后,我害怕再读你被人耻笑,我也想我是跌在了自己的造作里,其实不必在意那么多....
  可是,安妮,我仍要与你告别,告别那旧时光,我不忍去解读你心里的爱情,不忍再回头看一眼那个令人无比怜惜的叫暖暖的少女,不忍重温七月和安生的旧梦,还有那个跋山涉水的内河,告别那些像风一样的少年,我开始了人情世故的人生。
  别人说,读安妮的人都像中毒了一样,那种期期艾艾和腔调,是常人所无法接受的。可就是曾经有那么一群人中毒了,接受了,心疼了,记住了那个只穿白色棉布裙子,赤脚穿球鞋,脸色苍白,目光清冷,眼神忧郁的女子,那个仿佛千人一面又可以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被认出的女子,让人心疼,却又不得不一次次接受被遗弃和被离开的命运。
  安妮笔下的爱情,崇尚自由,不肯接受一点的束缚,洁癖,甘愿为爱情穷尽一生,爱情带来的不是繁华而是孤独,而那孤独在她心里却是温暖的,自知内心所需。
  《春宴》,讲一个叫沈信得和一个叫周庆长的女子。她们看似两人,实属同一个灵魂,像一个人的两面体,千丝万缕,纠缠不息。
  写庆长“她本该居住在高山之巅,贸然来到茫茫人海。”她爱上有妻子有情人的许清池,并再三返悔与定山的婚约,到最后,她心底的坚持和如水至清最终让她离开了清池。最终清池离婚和情人在一起了,男人终会选择那个肯为自己付出所有并服从顺从自己,又年轻貌美的女子,终是自私想图回报,这是感情中的人之常情,只是庆长不懂,或者不肯知。
  之于感情,在我看来,不属于我的,再好,我不要。在一些人看来,不属于我的,只要我想要,倾尽所有,势在必得,终会是我的。而庆长是那个为不属于她的感情,倾尽所有的人,只是最后还是没有遂愿。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就不赞同这样与别人争感情的女子,两女子相争,容易使那男子恃宠而骄,忘乎所以,更加肆无忌惮地挥霍来自两个女人的所有。记得,不是你的,终究不会是你的。可是,是你的,如果不争不抢,终究也不是你的,如冯恩健,清池的妻子,那样默默奉献心知肚明的多年,过得着实委屈,我也不喜好。反而最后的获益者是于姜,清池的情人,那个伶俐执着的年轻女子,知道穷追不舍,知道以退为进,知道示弱,知道势在必得...
  写信得“该如何和这个世界建立一种联系,和别人建立一种关系。她不知道。她的青春形同一场无人观看的舞台戏剧,出演唯她一个。观望自己的独角戏,生命力旺盛,演出茫然卖力”。一个女子,孤独,孤傲,孤立无援。一直在漂泊,一直在行走。她不愿重复母亲贞谅的一生,但最终还是与她不谋而合,喜好同样的男子,不强求,不躁动,不受庸常之心的捆绑。只是最后悲哀的结局反衬她们苍白的一生,人心各异,无法求得永远的一心人....
  之于《春宴》,不细读,不求甚解,不再热衷信得和庆长那样遗世独立的女子。不再探爱情的究竟。不再心疼,不再计较,不再留恋。读完,只为履行一场俗世的仪式,告别自己珍贵的青春,给自己最后一次被浪费的时光,从此,所有的年少时光被雪藏,不会轻易见光。
  时光短逝,岁月灿若骄阳,在越来越紧促的脚步声里,我还是探进了庸常俗世的门槛。不再回头,朝身后那些细碎而幽深,清朗而娇艳的青春年华挥挥手,心中默念,再见。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