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录之闭月貂蝉
时间:2012-11-25 08:54:0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浅吟诗君  阅读:

  当有一种美,美到了骨子里,也就注定了会是悲剧。太美,也就注定太悲。这是历史的必然,无可置疑,也无法改变。
  ——题记
  
  原是昭阳宫里人,惊鸿宛转掌中身。
  只疑飞过洞庭春,按彻梁州莲步稳。
  好花风袅一枝新,画堂香暖不胜春。
  这是在三国演义中,罗贯中用来形容貂蝉的诗句。宛若一幅惊艳入世的美人图。而貂蝉就仿佛轻云闭月般,站在那里莲步生姿,巧笑如花,随着红裙轻摆,裾下春风。
  润珠之貂,吐玉之蝉。貂蝉,无疑是一个清冽明艳的美人。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风姿绝世,可以说放到现代来比任何一个世界小姐都毫不逊色的女子,她的一生,却是凄苦断肠,让每代后人感伤不已。
  就因为如此,现代,关于貂蝉的身世之说也观点不一。
  第一种观点认为她是王允的歌妓。王允,东汉太原祁县(今属山西)人,字子师。初为郡吏,灵帝时,任豫州刺史,献帝登基后任司徒。王允为了铲除董卓,想用美人计来达到目的。于是他想到了貂蝉,王允对她说明了其中情由及利害关系,并要求她助一臂之力。貂蝉按王允的要求,以她的美色挑起了吕布和董卓之间的矛盾,最后,利用吕布杀了董卓,为王允排除异己立下了汗马功劳。事成后,貂蝉在花园里为王允祈祷拜月,正巧此时有一片彩云遮月。王允见之曰:“貂蝉美色使月亮躲到云后面去了。”据此,后人都传说貂蝉有“闭月”之容。
  第二种观点认为她是董卓的婢女。董卓,东汉陇西临洮(今甘肃岷县)人,字仲颖。本为凉州豪强,灵帝时,任并州牧。昭宁元年(公元198年)率兵入洛阳,废少帝,立献帝,专断朝政。曹操与袁绍等起兵讨伐,他挟献帝西迁长安,自为太师,后来为吕布所杀。据《后汉书·吕布传》载:“卓以布为骑都尉,誓为父子,甚爱信之。常小失意,卓拔戟掷之,布拳捷得免。布由是阴怨于卓。卓又使布守中阁,而私与侍婢情通,益不自安。”这段记载的就是凤仪亭掷戟之事。由此可知,貂蝉是与吕布情通的董卓婢女。
  第三种观点认为她是吕布之妻。据《三国志·吕布传》注引《英雄记》载:“建安(汉献帝年号)元年六月,夜半时,布将河内郝萌反,将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诣厅事阁外,同声大呼,布不知反将为谁,直牵妇,科头袒衣,相将从溷上排壁出,诣都督高顺营。”又载:“布欲令陈宫、高顺守城,自将骑断太祖(曹操)粮道,布妻谓曰:‘宫、顺素不和,将军一出,宫、顺必不同心共守城也,如在蹉跌,将军当于何自立乎?妾昔在长安,已为将军所弃,赖得庞舒私藏妾身耳,今不须顾妾也。’布得妻言,愁闷不能自决。”这里描述的这位科头袒衣的妇人,就是吕布之妻貂蝉。
  第四种观点观点认为她是吕布部将秦宜禄之妻。据《三国志·关云长传》注引《蜀记》曰:“曹公与刘备围布于下邳,云长启公:‘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临破,又屡启于公,公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云长心不自安。”从这段记载中可知秦宜禄的妻子是很有姿色的。另外,因为关云长先想娶其为妻,可是由于曹操“自留之”,所以引起关云长的妒忌。他妒火中烧,一刀便把秦宜禄的妻子给杀了。元人杂剧《关公月下斩貂蝉》就是以此事创作而成。因此,秦宜禄之妻也成了传说中的貂蝉。
  因为貂蝉太美,太艳,所以每个传说都似乎有那么一点属实。尽管如此,他这个美绝了一代的女子,死因却也是神秘不明。
  第一种说法是昆剧《斩貂》里细述吕布在白门楼被曹操斩首,其妻貂蝉被张飞转送给了关羽,但关羽拒绝受纳这位污点美女,怕其水性杨花,朝三暮四,难免为他人所玷污,只有一死才能保全其名节,于是乘夜传唤貂蝉入帐,拔剑痛斩美人于灯下。
  第二中说法是出杂剧《关公月下斩貂蝉》里,是说曹操欲以美色迷惑关羽,使其为自己效力,遣貂蝉前去引诱。貂蝉使出浑身解数,上下挑逗,关羽心如磐石,为了自己不受魅惑,所以杀死了貂蝉。基于儒家文人的悉心改造,明代以来,貂蝉和关羽的形象,日益贴近士绅阶层的伦理标准。
  第三种说法是出自明剧《关公与貂蝉》里,剧中的貂蝉向关羽痛说内心冤屈,详述其施展美人计为汉室除害的经历,想因此赢得关羽的爱慕。但关羽决计为复兴汉室献身,始终不为所动,最后貂蝉只好怀着满腔柔情自刎,以死来验证自身的政治贞操。
  第四种说法是貂蝉在怜香惜玉的关羽庇护下逃走,最后削发为尼,曹操派人追捕。貂蝉为了使桃园三兄弟不再重蹈自相残杀的覆辙,不愿意美色误人,毅然触剑身亡,一缕幽怨的香魂,追随大义大善而去。
  由此观之,无论是那种说法,貂蝉总是逃脱不了一种悲剧色彩。历史遗留下来的有很多关于貂蝉的传说,但无疑每个传说都逃脱不了一种悲惨的命运。而后世人把貂蝉评作四大美女之一,我想也是因为她的命运之凄惨,让人不忍猝睹吧!
  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遗留至今,显然无论哪个时代的美人,她们最后的命运都是很悲惨的,因为这些美丽的女子,也因之有红颜薄命之说。反观,中外古今,大凡与绝色的美人搅和在一起的人,往往弄得身败名裂。无论英雄,无论枭雄。尽管如此,男人仍对美人趋之若鹜,就如饮鸩止渴—般,而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红颜祸水。
  而三国演义中的貂蝉,说来,却也是可怜,她也只不过是连环计中的工具,周游于董卓与吕布之间,奴颜屈膝,演绎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连环美人计,虽然最后,她是成功了,但是也断送了她一生的幸福。
  在乱世年间,一个女子想拥有一份平常人的幸福是不可能的,所以,因为有了历史朝代的缘故,美人总是与悲剧有关。悲剧就是把美毁灭给人看,越美,便越悲。
  然而,就是这些美丽的可以让一个朝代颠覆的美人,有时却也是有巾帼气概的。貂蝉也是如此。尽管她只是史上的一个悲剧,尽管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但是,无可置疑的是。他牺牲了自己的幸福,牺牲自己清白的身躯,只为了王允那些假君子口里的国家大义,她也毫无反顾的去做了。尽管最后她没有得到幸福,没有得到世人的谅解,最后芳魂散去,这样一个女子也是可敬的。
  而就连因为写了500余万言《中国历代演义》而著称于世的蔡东藩先生,他不仅肯定了貂蝉的存在,而且还给予以极高的评价:“司徒王允累谋无成,乃遣一无拳无勇之貂蝉,以声色为戈矛,反能致元凶之死命,粉红英雄真可畏哉。”
  并说:“庸讵知为一身计,则道在守贞,为一国计,则道在通变,普天下之忠臣义士,猛将勇夫不能除一董卓,而貂蝉独能除之,此岂尚得以迂拘之见,蔑视彼姝乎,貂蝉,貂蝉,吾爱之重之!”
  连这样一位大师也深以为敬重的女子,由此可见,貂蝉在中国文人心中的地位与独特的价值。
  而近现代的秋瑾,何香凝,郑淑秀,宋庆龄,小凤仙,杨开慧,黄慧兰,胡兰畦,林徽因,施剑翘,这些才智与美貌并存,并且深知大义的女子,尽管没有貂蝉的绝世风姿,但也可以说是中国的奇葩。然而这些女子,她们也是比貂蝉幸运的,毕竟,她们那时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封建束缚。
  总的来说,貂蝉生在那个年代,就是一种悲剧。因为那个年代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庸,尽管你再美,也不过是充当泄欲的工具而已。而那些年代也正是有了貂蝉这样一些奇女子,艳冠天下的美女,才不会让人那么感到单调。毕竟,每一个朝代都与某一些美人有关。
  而反观现代,如想找出像貂蝉那个年代的美人,那美到骨子里的温柔,那深明大义,那贤惠端庄,想找出几个也是很难的。既然没有貂蝉闭月羞花的容貌,也没有那深明大义的凌然,做个平凡普通的女子,也是可以的,尽管或许不为人所知,但毫无疑问,是幸福的。
  尽然做不了一些大事,那么做一些小事,也是可以的,毕竟,这个年代,男女平等,已经没有了那种是非观念,那种臃肿的制度。做个平凡的女子,热爱生活,热爱祖国,也热心的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这样,尽管不能成为貂蝉那样的女子,也是为现代人所尊重的。
  如果说,貂蝉生在那个年代是一种历史必然的悲剧,那么现代的女子生在这样一个开朗的社会就是一种历史的幸运。然而反观现代的有些女子,却在盛世的繁华中,迷失了方向。一味的追求金钱,一味的追求奢侈,一味的追赶潮流,却不知她们已经迷失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那种虚假的满足里了。这样来说,她们也许是更是一种悲剧,而且比貂蝉还要悲剧。因为貂蝉的悲剧,是一种美,而她们的悲剧却是一种无知与愚昧。
  而作为女子的貂蝉都尚且有此情怀,那么对于男人来说,我们是不是更应该更深沉的反思,女人是来干什么的。女人不是一件衣服,也不是一件花瓶。现代已经是男女平等了,不能像刘备所说的那样无情无义。女人是用来爱的,也是一生中陪你到老的人。女人比男人更脆弱,也更敏感,所以需要男人的呵护。而我们有时总是渴望美丽的惊艳的女人,但这是不现实的。毕竟像貂蝉那样的女人是不可能有的。那些平凡而又质朴,温柔而又贤惠的女人才是我们真正应该爱的,需要一辈子去呵护的。
  也许,古时的女人是一文不值得的,就像衣服,久了就换,而且只要有钱,就会有很多。但毕竟这时不是古代,纵然想三妻四妾,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女人,是天使的给与,不仅仅是外表的装饰,而且也有一颗美丽的心灵,因为这样,也是有些男人为之甘之如饴的原因。而我们爱的,不仅仅爱他们的一时美丽,应该用心去爱她们一辈子。
  这个世界,女人就是需要一种美,世界有了她们才不会苍白黯淡。有些时候,尽管是一种悲剧的美,尽管美得出血,也是美的。就如同貂蝉,那是一种美到极致,美到让后世人永远铭记的美。不仅仅是带给人历史的遗憾,也带来这个时代的反思。
  记得我为貂蝉写了这样一段话:
  湖畔春风,谁在此间,轻舞曼歌,闭月羞花容?鸿雁在云鱼在水,顾是不相逢,落尽夕阳红。紫兰香消烟光薄,秋水渡头梧桐落。谁瘦影自怜,回首又添嫣然,至此已故,悲悯后世人。史上空城,花开花落轮为你轮回。风尘散尽,至此再无良美人。
  尽管文笔浅瘦,但也出以一种对美到极端点的女子的怀念,不仅是为她的美貌,也为她的品行,当然更为她悲剧的一生。
  写到这里,我已经无话可说,至此搁笔,希望能带给人历史的嗟悼,美的审查和时代的反思。
  尽管历史的风烟消尽,可总有一些美人,风华不朽,会成为后世人永远的珍爱,正如诗言:
  红牙催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
  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须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