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花开,彼时花落
时间:2012-11-25 08:22: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weifanglove  阅读:

  朱安一生的深情像极了茨威格笔下《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那个苦苦等待痴情一生的傻女人,时光在等待中摩擦错过彼此的年华,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灯光却依然,永恒地亮着。朱安的等待,让人忍不住心碎,漫长得如同走过了数载沧桑,又短暂得只是一颗眼泪落下的瞬间。然而那叹息中依然执着的等待,漫长之后仍旧深远的漫长,是期待着看清楚生死的尽头,还是在守候另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只是那曾经明艳新鲜的青春,等到的最终也只是清冷静寂的一生。然而当等待老却时,或许哪一天,就可以这么悄悄地把心中的情愫缓缓地如流水般静静地倾泻,就可以这么悄悄地离开这个曾经给自己眷恋的人或事,皈依云水间那清净无尘的本原。而朱安的故事,就这么悄然地画上了句点。
  朱安的一生似水,以如水般的平淡醇和和默默相守的爱恋,默默观望着杳无人烟的源头,形单影只。可惜,留下的只是一生遗憾,半生孤单,是庭院深深处一声声久远哀怨的叹息。

  性情广平,若火
  如果说朱安是一滩水,安静恬淡。那么守候“爱情需要抗争,我要迎着闲言碎语,无畏地前进”的爱情信条的许广平则是一团火,炽热靓丽,热情洋溢,恰与“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的鲁迅惺惺相惜,于是爱情顺理成章,宛如田野间随风摇曳的青草,清新自然。  记得有人曾说过:有些人一辈子相处也只是个平淡的陌路人,彼此点头问好,互相关照几句,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此外,难有其他;有些人与人的相识,亦可以是花开花落般淡漠平然,一旦相知却已是三生石上旧相识,以前种种只为今日铺垫。前一种类似鲁迅与朱安,只是她一个人顾影自怜的爱情,亘古不变的守望,炽热隐忍的痴情,深沉热切的爱恋,未知未解的等待,有些酸涩,有些苦楚,有些无奈,仿若江边一川迷离的烟草,如江南连绵不绝的梅雨。后一种则是鲁迅与许广平,两个人的爱情,温暖抚慰的微笑,沉默不语的关怀,不断温习的深情,贫贱相守的依恋,宛如一只蝴蝶对另一只蝴蝶的私语,恩爱缠绵。两人相遇之初,许是年轻激进的女大学生,鲁是声名卓著的大学教授。此时,许广平刚刚结束一段有花无果的痛苦的恋爱,鲁迅的心则埋藏在长年的孤寂之中。于是他们相识相知,在那困顿的岁月中相互激励、相互扶持、共同奋斗。
  鲁许之间的恋爱,是含蓄的,内敛的,似一条小溪,安安静静地细水长流。许广平回忆说,爱情的滋生,是漠漠混混的、不知不觉地,她跟鲁迅之间也是不晓得怎么一来彼此爱上了。爱,并不需要遵循一定的轨迹,正如张爱玲所言,于千万年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夜没有别的话要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感觉,爱是无法界定,无法确指的,是一种普遍的生命意识,在一个特定的季节里生发,就繁荣地生长,一发不可收拾。如若双方相视永恒,像一粒茫茫红尘中寻寻觅觅的尘沙,终于于某一天在无数的微尘中找到了与自己性命相吸的另外一粒。若生生给流动的情感加上一个固定的桩子,未免有点刻舟求剑,同时也有点把感情这东西量化了。情感本虚无,沉浸在感情的世界里,本来就是恦恍迷离,不知所望,只是切切实实地知道,那时心里是欢喜的。问爱情何时滋生,这个问题不要问正在爱的人,他们意乱情迷,给不出清醒的答案;也不要问爱过了的人,他们不见得能给出答案。爱情,是千古的疑难,是上苍留给人最大的谜题。
  鲁迅爱的是冷处偏佳,是精神的至清至洁,取的是冷月凉音相伴下的漂泊生涯,是灵魂的自由不羁,更是有知音相伴的相携相守。然而在那个特殊的时代,这样的爱情是不被大多数人所祝福的,正如里尔克所说,爱是最难的事。然而,只要有爱,一切就不再是问题。毕竟真正的隐士,隐的不是形,隐的是心;而真正的猛士,猛的不是体魄,而是精神。在讥笑和压力面前,许广平表现了超凡脱俗的远见和坚韧不屈的精神以及超乎于年龄的智慧,如文君夜奔、当垆卖酒的果敢,如赵敏追随无忌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洒脱、坚毅决然。风风火火,没有踯躅,没有繁冗,没有夜的慵懒和拖鞋的瘫软。一意孤行也好,奋不顾身也罢,爱上的,只是某个既定的方向,某条艰苦决绝的路,某种矢志不渝的情绪,某刻的天涯海角。她只愿留下背影,就像有人只愿留下只言片语,有人只愿留下师生恋爱的骂名。不愿纪念,只堪回首,这样的她远比琼瑶笔下《窗外》中陷入师生恋的江雁容勇敢,管他风雨欲来,我自云淡风轻。
  有时,感觉,爱情,只是一株幸运的偶然草。看遍了春花秋月不同的风景,听尽了风霜雨雪混合的交响,却依然任灵魂飞游四方,追寻有我爱栖居的殿堂。碧海青天无限路,更知何日重逢君?广平的勇敢让我感到敬畏,面对旧势力的非议和诘难,广平依旧英勇前进,像烈火一样炽热,公开表达对鲁迅的爱,表示不畏惧“人间的冷漠、压迫”,“一心一意地向着爱的方向奔驰”,“不自量也好,不相当也罢,合法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与我不相干”,追随自己心灵深处的声音,跟着自己的心香洲。在这份爱情中,广平是坚决的,作为比广平年长十七岁、身体欠佳的有妇之夫的鲁迅则是艰涩的,始终在爱与思虑的漩涡里挣扎,热烈地燃烧,然后无情地流放,然后在所谓的爱的牵引下尝遍所有情绪的滋味,只是怕辱没了她的名声,怕耽误了她的前程。是广平以小女生的顽皮姿态,引导鲁迅放下教授身份,走进原应平等的感情世界里去;是广平给了鲁迅爱的勇气,给他落寞孤寂的一生注入了温煦不已的阳光。后来许从女师大毕业,鲁去了厦门,许去了广州。两相分离,鸿雁传书,通信不断,心灵在一次有一次的文字慰藉中越走越近,爱情逐渐升温。终于于1927年,两人同到上海开始了同居生活,爱情突破层层土壤终于钻出了嫩芽。
  两人的爱情于旁人看来似乎枯燥无味,堪称两人恋爱录的《两地书》写的并非是风花雪月、卿卿我我、你侬我侬,而是为事业而共同奋斗或者闲话家常,这些情爱密码看似蹊跷无章、细碎缭乱,可这躲躲藏藏若隐若现的情感密码却生朴有趣,不知不觉间情意在眉梢眼角间细细流连。毕竟,许多时候,不需要轰轰烈烈的追逐,不需要浩浩荡荡的誓言,清清淡淡的守候,不着痕迹的情感,只是隔着遥远的时间,微笑着慢慢讲述那藏匿在心中温暖纯净的真实的感动。相守相依之时,两人志趣相合、恩爱互重,忙时齐心协力、并肩作战,在日寇侵略伤害的战火中一起逃难,一起躲避国民党反动派的通缉与迫害;闲时鲁迅会缓缓地教她日语,在无人的黄昏灭掉灯,借助桔红色的路灯由窗口射进来的微明的光亮,相对谈天,爱情仿佛茶叶经历开水几次的浮浮沉沉,终于飘出清淡香怡的芬芳。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