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花开,彼时花落
时间:2012-11-25 08:22: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weifanglove  阅读:

  伤情望断,灯火已黄昏——朱安——千山万水等候,辛苦还是心苦
  热情萦怀,携手共一生——许广平——跨越凄风冷雨,我爱,故我在

  此时花开,彼时花落
  一个男人同一个女人的携手共行,只有两条路:继续或放弃,是肩并肩观望世间风月后的花好月圆;抑或是,看到那边风景独好的果断离散。在鲁迅先生的生命中,也出现了这样的两个女人:一个是端庄贤淑、温情似水的朱安,她是原配,是母亲赠与的礼物,是历史深处的一声无奈的叹息;一个是青春靓丽、热情若火的许广平,她是知音,是红颜,是鲁迅渴望与之相濡以沫携手白头的爱人。风格迥异的两个人,却一样的柔肠百转;两个人,一样心事,一样清冷高洁的魂灵,若暗香浮动、清雅别致的兰,于风移影动的傍晚悄悄地陈述着花开花落的心事。

  寂寞朱安,似水
  朱安的一生显然是悲哀的,沉淀着一种黯淡的色彩。作为鲁迅先生的旧太太,一个目不识丁的小脚女人,她仿佛是一只蛰伏的忠诚的猫,温顺地,家常地,诚惶诚恐地,一生默默地守护着那个荒芜冷漠的不能称之为家的家。
  朱安不过是想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做一个孝敬婆婆、恪守三从四德的旧式妇女,与丈夫同心同德度过一生,然而这点小小的愿望竟成了一生中遥不可及的念想。等待,在某些时刻真的是女人不可逃脱的宿命,不是为了男人,而是为了爱。她的一生似乎在等待中度过,等待丈夫的深情相依,甚至是与丈夫每一个眼神的交汇,抑或是只言片语的对话,期待而又寥落,后来渐渐心意渐凉,花凋心谢,心碎无痕,等待就那么落了空。一个人静爱,将等待变成一种姿态,有多少寂寞也得摁住了,日久天长,按成了心头的朱砂痣,守成了心上的白月光。
  朱安也曾想过争取,想奋力挣扎、心有不甘,可她只是个秉性温顺的江南女子,只能选择默默隐忍地坚守。寂寞是体会不到感情的寂寞,任她如何努力地柔情似水,悉心交付,却只等来丈夫那藏着掩也掩不住的冷淡,只换来自己一厢情愿的尴尬不堪,因而只能将现实的孤寂和往昔的受伤痕迹揉进那深深的夜色,装进密不透风的心灵的容器。或许最初的开始就注定了朱安一生的悲剧,那年身在日本留学的鲁迅被母亲一纸电报“母病速归”骗回结婚,于是归来的鲁迅一开始便是带着这种抗拒式的负面情绪与她相对,于他而言“朱安不是我的太太,是我母亲的媳妇”,是旧时代对于自己的某种牵绊。因而婚后四天鲁迅便毅然东渡日本,后归国依旧两地分居,留下朱安独守空房、伺候婆婆,这一等就是数年。
  无法想象,也无法勾勒出在那狭窄的阁楼上,长年的夜夜空房,当灯火已尽,灯火又沉,颤颤巍巍的朱安有着怎样的无奈,经受着什么样的苦楚煎熬?心情在深沉中洗练,在悲凉中冲淡,习惯了将自己的心事深深地隐藏,将宽广的思绪打结,在时光的倒影中寂寞地翩跹。朦胧中,仿佛看见那一双凝望着远方的忧伤的眼眸,没有关于生命的约定与誓言,只是,静静地守护,守护着一场不知何日终结的等待。那等待,将一个女子的生命,从纯真的此岸摆渡到彼岸未知而复杂的世界,来来回回地传递着失落,或者是已经无关于于爱情的执着。
  婚姻的悲剧从某种程度上是时代酿就的,在新旧历史风云转变的夹缝里,朱安只能是时代进步的牺牲品。在那个时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成就婚姻的常规常态,鲁迅固然是新文化运动的一面大旗,倡导婚恋自由,但是母亲还是旧时代的母亲,母命难违。社会道德和家庭责任铸就的樊笼困摄住生存在世上的每一个人,然而意欲挣脱还是甘于承受,只是是属于个人的选择。可是,郁达夫休了发妻小脚女人孙荃,迎娶王映霞;徐志摩离了原配张幼仪,娶了陆小曼,郭沫若弃了发妻张琼华,陆续有了新欢。而鲁迅始终没有迈出休妻这一步,是出于“义”,也是忠诚于良心,对于朱安,他始终是放弃但不抛弃。
  于是时代的列车马不停蹄地朝前驶去,鲁迅站在车上,冷眼遥望车尾那些渐渐模糊的人影,不经意间依稀还能望见朱安那无奈、哀愁的眼神,在斗转星移中守着冷冷清清的空房,形单影只地慵懒地斜倚窗前,蹉跎着荒芜的、空心的岁月。或许忽而骤然醒悟,相信自己就像是一只蜗牛,只要慢慢爬、慢慢熬,总能等到周家大少爷回心转意的那一天,于是在头颅似即将被沉重的淤塞封印之时,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虽滞重地苟延残喘,却不绝望。或许忽而意识到周身瑟瑟,寒噤不能自持,绝望一点点在心中晕染开来,遥望列车渐行渐远,默默地,脉脉地,眼神一点一点地暗淡了下去。
  朱安曾问过鲁迅,到底自己犯了什么错,让他如此嫌弃自己,鲁迅开口,“你没有错,你是个完美的女人”。没错,只是不爱。从日本归国回来鲁迅在杭州一所师范任教,通宵达旦工作,平素很少回家,从不与朱安接触。母亲催报孙子,鲁迅心情沉郁、身体日渐瘦削、囚发蓝衫、不修边幅,朱安也疼他劝他,鲁迅内心愧疚,但是又能怎样,只能在书中写道,“陪着做一世的牺牲,完结四千年的旧账”。后来鲁迅与周作人兄弟失和,决定搬家征求朱安意见,朱安欣喜地以为黎明来临表示心甘情愿跟着他走,无论多苦多难,然而当她看到那个热情如火的女孩子,她的蜗牛梦想彻底破灭。命中注定,这个与世隔绝无辜不幸的女人,要在枯井般的孤独中度过凄苦的一生,夜正长,路更黑,她是一只永远也爬不到顶的蜗牛。而她能做的只是安然接受、期冀那个女孩子可以替大少爷他延续香火,于是她以吃斋念佛遁入空门的心态度日,全心全意照顾婆婆,于是在这个略显阴沉的青灰色的四合院里,两代旧式妇女相依为命。
  朱安的一生是清冷的,多年后周老太太去世,尽管生活困难到小米、面窝头、菜汤和腌菜都不能保障的情况下依旧拒绝周作人的济助,因为她爱先生。朱安一生最悲怆的呐喊莫过于“我也是鲁迅的遗物”,千辛万苦,在困顿的岁月中,哪怕是作为“鲁迅的遗物”,也心甘情愿。临终之际,她平静地说,“把我葬到先生旁边吧。我想念先生,也爱先生。”像听一场古老的戏曲,看一场皮影戏,我清晰地感觉到那一刻有落寞悄悄地滴下来。爱,有时候是以你清楚地方式,有时候是以你不知的方式悄然呈现。朱安一生选择忍耐,是因为爱、善良,亦是因为清醒自知,只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和世俗的掌控义无反顾地勉力维持婚姻关系,只是用等待一树花开的平静之心静候爱的回归。只是,爱你,却好像天上人间顾影自怜的落寞舞蹈。你,是我的水月镜花。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