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解秋风意
时间:2012-11-24 10:00: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莫非小可  阅读:

秋从北方来。

这样一说,好像秋天就是一个长脚的活物,说着说着,就看到窗外它的影子了。先是天蓝了,高了;云薄了,淡了;接着,世间的一切就都在秋的笼罩之下了。雁阵时时在天空出现,它们“呱、呱”叫着,让一个秋天更加高远和辽阔起来。无论怎么看,都好!秋景怡人心性,雁阵让人怀想一片天空的浩阔和悠远。

接下来秋风开始吹,秋风那么一吹,每一片叶子都在秋风中颤抖,闪烁。长形的叶子像水袖,舞来摆去,互相缠绕,磨擦,发出唰啦唰啦的响声;小叶子虽然短小,也哗啦啦你唱我和,像喋喋不休地告别,一边挥手一边还说呢:秋天到了,我们都要归于尘土,也许,明年我们还能在这儿见着,也许,见着的再不是你,也不是它。这样说着,它们就真得一片一片落下来。这便是那:袅袅秋风兮,洞庭湖兮木叶下。其实,秋风一刮,不光洞庭湖木叶下,是秋风走过的地方,木叶都下,如果只一个洞庭湖木叶下,这阵式也太小了点。诗人以洞庭湖之秋喻天下之秋吧。再看秋天,落下来的叶子铺满了大地,到处金黄一片,秋高气爽。正恰似:碧云天,黄叶地……云云。呵,这样的秋倒是挺诱人,还诱人的不得了。

但是,有些人却和他们相反,所谓悲秋者一族。悲秋者之祖当宋玉莫属吧。那《九辨》起首一句就是:“悲哉!秋之为气。”好,一下子,所有怀才不遇的人就都走了这路子。那些旅居他乡的人,一生所遇太多,见惯了离别道场,所以感慨颇多,也不为异。中唐刘禹锡有:“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他这样一说,倒叫人迷惑了。既然秋从北方来,那秋风也应是从北刮来啊,可诗人却偏问,从哪刮来的秋风啊,看把雁阵都送走了。其实,诗人是说:怎么又刮起秋风啦,上一回的秋风不是刚刮过去吗?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看来,孤身羁旅之人,对于季节的变迁最是敏感了,是他们早早地感受到了秋风飒飒吹过心坎的那种伤境地,才有了悲秋悯怀之情。这倒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秋风的忧敏,苏颋似是比刘禹锡还要深入骨髓:“北风吹白云,万里渡河汾。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这二位,一个比谁都耳朵灵,最先听见秋风声,一个却是不敢闻不敢听。细往里深究,原来不敢闻秋声的诗人是被外放了,不然也不可能有这种风格的作品。如果,书生一生怀才不遇,仕途不顺,也许写着写着就会豁然开朗起来,不被这劳什子功名利禄所累,文风也许会逐渐豪放起来。可他偏偏一直被天子宠着来着,宠得没法没天了,忽一日人家对他说,你在朕身边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机会到处走走看看,蜀地可是个山美水美妹妹美的好地方,你到那里做做官,开开眼吧。诗人以为皇上给了他个好差事,于是喜出望外叩拜了皇上,出京入蜀。没想到这心目中美丽的蜀地除了妹妹美之外,到处是穷山恶水。更何况他一直以为皇上让他出来玩几日就招回去呢,可穿着蟒袍那人几年都没想起他来。长久离家,一直也没有回去和那“孤家寡人”叙旧享乐的机会,纵使才高八百斗也无处施展了。于是,诗人很苦闷,听到秋风,千头万绪之愁涌上心间,哎,再这样几度秋风秋雨,一生不就搁这儿了么;所以,诗人伤心,悲痛,听见秋风“哗、哗”一吹,就更难过了;所以,哪里还敢闻秋声呢?可见,这不是悲秋,实在是悲叹世事,是悲己命运。

清陶澹人则更甚:秋风秋雨愁煞人,寒宵独坐心如捣。这是什么感觉?难受啊,听着秋风呜呜吹来,秋雨萧萧而下,打着芭蕉声穿过玲珑雨夜,进入诗人耳鼓,一下一下像捣在诗人心上。可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我听秋风秋雨之声如聆听美妙的自然之韵,而悲秋的诗人们则“最先闻”或“不敢闻”,抑或闻之就“心如捣”起来。

这便是人的心态。看那杜少陵,一生漂泊无定,命运砍坷;却耿直无私,忧国忧民,直言进谏,冒犯了当权者,被贬出京,也不忘民间疾苦。建立在大前提下的诗,才可称为“诗史”。看他的诵秋之作“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便是豪迈的大手笔。这秋,在人家心里并无一点萎靡之态。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