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贤亮:我是很生猛的
时间:2012-11-14 11:02: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张贤亮、徐梅、唐跃  阅读:

 

  荒诞是我的风格,我一贯无厘头。不是期待中的张贤亮?期待我老写《绿化树》?我老写《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老写“文革”老写“反右”?我就爱剑走偏锋。
 

  人物周刊:照这样说,要是年轻几十岁,你比韩寒还牛?
 

  张贤亮:牛多了!我写的这些东西80年代的人写不出来,他没这种深度。现在的作家都退到哪里去了?要不写历史,要不就是写个人的内心感受、个人生活的遭遇。我借一个荒诞形式一下铺开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他们写得出来么?他有这么广阔的视野么?有对社会这么敏锐的感知力么?
 

  人物周刊:你夸起自己来是这么不留情面。
 

  张贤亮:当然,我天生异禀,肯定不留情面。
 

  这年头新闻比小说好看多了
 

  人物周刊:你看了余华的《兄弟》没有?他推出下集的时候,也有很多人批评,说作者似乎根本不了解他的人物的生活。
 

  张贤亮:没有,多少年来中国作家的作品我都不看。你不要拿我的作品和别人的类比,恐怕没有可比性。
 

  人物周刊:韩寒、郭敬明这些年轻作家的东西,你看吗?
 

  张贤亮:没有,我都没看。
 

  人物周刊:作为作协领导一点不关心他们?
 

  张贤亮:我领导谁啊,我才不领导他们呢,我就领导我一群狗。我有100多只狗,都是世界名犬。写作就是玩。我在现实生活中不自由,经商不自由,一会工商来找我,一会税务来找我,一会卫生来找我,一会环保来找我,烦不烦啊。我就写小说,找快乐。小说里的人物,我让他哭他就哭,让他笑他就笑,让他恋爱恋爱……我干什么都是玩,我办影城也是玩,影城就是我玩起来的,财富就是玩出来的。
 

  人物周刊:你有个观点,说这个年代作家也好文学也好,靠边站是很自然的。
 

  张贤亮:是很自然的。已经正常化了嘛!再不会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了。那个年代的报纸啊杂志啊都是党的喉舌,就小说领导不看,是个盲肠。结果说出了人们想说不敢说,想说又说不好的话,小说家变成了时代的代言人。后来谁都可以说了,谁都可以骂了,谁都可以上网了,还要你小说家代言什么?这年头,现实比小说精彩离奇得多,现在最好看的不是小说,是新闻。
 

  人物周刊:你还说写作就该是个业余差事。
 

  张贤亮:就应该是业余的。业余就够了,不要把写作太当个事儿。
 

  人物周刊:这又要得罪很多人。
 

  张贤亮:我老得罪人,得罪的多了。今天中午吃饭时还有人说网上很多人骂我,安慰我说一部分人骂我没关系。我说全部人骂我都没有关系,何况一部分人骂我。
 

  人物周刊:文学不那么重要的年代,你给作家什么建议呢?
 

  张贤亮:不建议,他们爱怎么办怎么办。
 

  人物周刊:你自己呢?怎么看你的写作?
 

  张贤亮:我写作找快乐,找快感。(哈哈哈哈哈)写到一个好句子,和一次成功的性交有同样的快感。你写下来,这是警句。
 

  人物周刊:你现在还有性生活么?
 

  张贤亮:当然有了。你写嘛,这个我不怕,不牵扯政治。
 

  我充其量是个丐帮首领
 

  人物周刊:在这个小说出来之前,网上已经有很多人在骂你了。
 

  张贤亮:我不在乎,我也不管。我招人骂有两点。一个是首富,首富和罪犯只有一步之遥,最招人恨的;第二个,我是彻底否定“文革”,一直给改革开放唱赞歌,这使很多在改革开放中没受益的人嫉恨。
 

  网上有人说我的“右派”身份是假的,还有人建议枪毙我,不仅枪毙我,还要枪毙我的狗。现在又说我小说低俗,我才不管他,我无所谓。
 

  人物周刊:你当首富当得很快乐。
 

  张贤亮:我也没法辟谣吧,不能说我不是首富,谁谁谁才是首富。记者不就看到我开了宝马7么,当时中国作家的确也没人开,就我一个人。我只能说中国作家本身就是一个清贫的群体,说我是中国作家中的首富,充其量不过是个丐帮首领。
 

  人物周刊:无论写作还是经商你都非常有成就,你觉得自己是能耐特别大的人吗?
 

  张贤亮:你不要降低别人,包括你自己,一个人在母体里就是全能的。我能干是因为我劳改了22年,我什么都干啊,有什么我就干什么。
 

  人物周刊:当时办影城你心里有谱么?
 

  张贤亮:没谱啊,哪里有谱,赶鸭子上架了。办三产,单位没钱,我是宁夏文联主席嘛,就傻乎乎把自己的外汇存折拿到银行抵押了。没想到第二年,中央下了文件又要剥离,影城就剥离到我名下了,我被迫当了民营企业家。
 

  人物周刊:但你经营影城的思路很清晰啊。
 

  张贤亮:这个我不谦虚,文化是第二生产力,我靠的就是我的文化远见。我从来就不把镇北堡叫影视城,我早看出来了,影视城没前途。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大片《侏罗纪公园》引进,我一看就预想到了未来的大片不是拍出来的,是电脑做出来的,没有一个影视城可以承担《侏罗纪公园》这样的拍摄任务。
 

  镇北堡开始是接待剧组,跟大多数影视城差不多,逐渐转型,现在是“中国北方古代小城镇”的缩影,只要是想要古代的、北方的,就可以进入镇北堡西部影城。
 

  人物周刊:很多人受了命运的打压会变得胆小谨慎,为什么你却这么活蹦乱跳?
 

  张贤亮:异禀啊,天生异禀,越来越胆大。其实我劳改那会儿就不是安分守己的,在劳改队吃不饱我就跑。结果发现外面还不如劳改队,又回去了,是自愿回去的,所以没给我加刑。我是天生的乐观。如果我不是天生的乐观,22年前我就死了。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