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与张爱玲的一场邂逅
时间:2012-10-25 08:44: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艳琴999  阅读:

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雨天,昏暗而沉闷。

夜里没有睡好,不远处施工的推土机一阵一阵地轰响着,砸向我脆弱的睡眠,我就断断续续地做着逃离的梦,几次醒来又抑制不住愤怒和胡思乱想,现在是头疼而心乱的。因为云的缘故,天暗得像黄昏,滴滴嗒嗒的冷雨又敲得分外地响,初春的风乍暖还寒,呼的一阵从窗户的缝隙挤进来,有些萌动又有些彻骨,我就又钻进了被子,居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醒来时才八点一刻,平日里也少有地方可去,雨天就更只能呆在家里,心情也如窗外天幕般灰暗起来,随手摸过刚借到的《张爱玲文集》。说实话,我一直是拒绝张爱玲的。上大学时学的是唐弢的《现代文学史》,那里面压根就没有张爱玲的名字,基于对学者的信任,便没把张爱玲放在心上,后来听得说起张爱玲的人多了,也还是觉得她不过是写些风花雪月的小女人,这样无关历史、无关苍生、无关兴亡的文字,我向来是不屑读的。直到一个大学里非常要好的、也互相以为有点文学品位的朋友告诉我:“你应该看看张爱玲的,她那种理智、冷静、冷眼看世界的人生态度,与你有几分相象的。”我说,那你推荐一篇吧,她脱口就说《倾城之恋》,我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首先就读这《倾城之恋》吧。读着读着却伤感起来,连恋爱都搀杂着那么多的你绕我缠的心计,这个世界真让人绝望。窗外是黑黑的云,一拨一拨地过着,光线也就忽明忽暗起来,像极了我的心情,然而这心情也许还不全是为了范柳原和白流苏的苦恋。

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种情绪,飘忽而虚无,每当我想捉住它细细琢磨的时候,却总是两手空空。它总是在最热闹最欢乐的时候跳出来,也时常在最无聊最冷清的日子里光顾,没有规律,出没得像个电蓝色的幽灵。因此我当不得热闹,也耐不住冷清;在最热闹的时刻我总是想“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也就委屈和伤感起来,掩饰着早早离开,一个人被子蒙头,任泪水流得满脸满枕;在最冷清的时候我又莫名地烦躁,凄凄惶惶,顾影自怜,尤其看不得情感故事,无论是欢娱的还是苦楚的,是欣喜的还是悲哀的,到我这里都是一个结局——酸楚,这种无原则的再创造,有时候连自己也莫名其妙。

曾经以为是古诗词的影响。

春花上看到的不是绚烂而是枯萎,落叶中划过的不只是飘零,还有灰烬,但现在早已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了,岁月早已把沧桑刻上了心底,哪还有丁点缝隙去敏感?曾经也以为是因此生只谈了这么一次短暂的恋爱,许多浪漫的日子都省略在匆忙里了,潜意识中有许多不甘的缘故,但细数起来,婚后倒也并未辜负风花雪月,秋水长天。

忽然忆起两句词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是谁说得这么入骨?

也许张爱玲也是像我一般的爱伤感的,她带着伤感写,我带着伤感读,同是在这样一个沉闷得有些凄凉的雨天。

在《倾城之恋》中我倒是没有读出张爱玲的冷眼,她的冷眼我是在《红玫瑰 白玫瑰》里读到的。开头不久的那段对男人的剖析,连我这个女人读了都为之一凛:“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老婆是人家的好”,这早已不是什么新论,但描写得如此惊心动魄,实在是未见第二个人。张爱玲要冷眼旁观多少夫妻才能浓缩成这几行经典!

转而又想,她把男人看得这样透彻,何以自己做起来就有些犯糊涂呢?与胡兰成的同居,对于她来说,真是“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的爱情,她的冷眼呢?她的明智呢?想来人世的事说不清楚,也许都是当局者迷吧。

忽然明白了我那朋友为什么独独推荐这并非冷眼的《倾城之恋》了,流苏那细腻的心思,那空空的失落感,那种忽而欣喜忽而绝望,以及那种贯穿始终的猜疑,不就是她那二十年来的一段空情?时空辽阔,有时候却也触手可及,张爱玲的故事竟然复活在了这二十一世纪,人生真是一场奇妙的旅行。

临近中午,雨突然停了,跟它突然下起来一样没有先兆,而我书本上的字也漂浮了起来,我知道这是眼睛又在向我抗议了。张爱玲也就随着这冷雨停落在不知何处了。

我甚至有点喜欢上了今天这场早春的冷雨。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