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向佛
时间:2012-04-21 07:50:3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杨梦琼  阅读:

  朋友问:如此年龄的你,总见一身端庄,为何不再让自己娇艳些、妖美些?而依然我行我素:不管严寒,酷暑,衣服的色彩简单而纯粹,没有一件由蕾丝镶嵌衬托的柔美,倒也利索。一副貌似高傲的姿态,一副淡定的表情,看似清高,其实是在努力维持一种卑微的尊严。这浓密的滚滚红尘、艳丽、卓绝、翻云覆雨能让一个人的身体、心和生活,从寥落、纯粹到浮华满身。工作在拼搏中提升了生活,而生活在改变中变得面目全非,为何如此!
  我是一个性格矛盾体的人,时而敏感,因此孤独会不期而至;而我时时又期盼那份热情,却又在酣畅淋漓的热情中极力掩饰张狂,一副淡漠的表情;我又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会在夜深时蜷缩在冰冷的被衾中,悲伤落泪,在泪水中疼哭;会因为一份小小的惊喜而彻底无眠,无眠中天马行空。看似坚强的后面藏一颗脆弱的心,不堪一击的灵魂。
  夜雨让青石地面有些湿滑,我小心翼翼地走着。驻足放眼:高山,丛林、寺院,各自彰显独特的气势。禅房频率均衡的木鱼声声声撞击耳膜,悸动我心。依稀能听到僧人们诵经的声音,多一丝神秘。耳边呼呼而过的春风,吹下了一地的黄桷树叶,片片金黄,飞舞着,翻动着,随手摘下一枚黄桷胞,朋友说那是她小时候的最爱,每每到了这样的季节,品尝它独特的味道,我伸手摘下一枚,放进嘴里,有点苦,有点涩,咀嚼不出她所谓的甘甜。抬头,漫山的映山红在微风中东摇西晃,一浪接着一浪,这里成了它们的主角,无时不刻炫耀着它的华贵与柔美。寺院内香炉不断升起的烟火被风化解开来,能闻到那特有的香气。来去的人们,不同的生命形态,来自不同的地域,有高官,有像我如此般的平民,却有着共同信仰——佛。迈着沾满晨露和灰尘的双脚,慢慢靠近寺院,轻轻走进禅房,望着佛像的面孔,为何他们都面无表情。是否与我一样,在流逝的青春年华,来不及驻足窥探它靓丽的模样,便已掠过,留下一颗心浪迹天涯。泪,划了下来,滴入左胸膛。烫伤这般寂寞的心,还有那未来得及擦拭的双足。佛是一种思想境界而非生命形态,尽管我心向佛,却无此修炼,依然在尘世间徘徊。
  看着过往的人们,求签,膜拜,各自面跪着佛像说出自己的心情,心愿,数我另类,从不求签,不是不愿意,只因为害怕自己内心被洞穿。即使是不能语言的佛也不能。寂寞是一种悲哀,虽然很多人都寂寞着,而我依然顽固不想打开封闭的心门,直至身体与灵魂的开离那一刻。我爱死,就像我渴望生一样,都是相互矛盾的。就像我们永远不知道身体与灵魂的距离。再回首,目视着被信奉的佛像、神灵,很多铜像没有表情,我不敢用麻木来形容。跪在佛前竟然不知道要祈祷什么,祈求什么,可心里却是风起云涌般澎湃,没有中心思想。轻轻甩甩思愫紊乱的头,捧过签筒,闭上眼,很清脆的一声竹签落地声。不敢找僧人解签,拿了签文匆匆出了寺庙。
  看着不断涌上的人群:求签,拜佛,观望……看着不同的表情,无聊到让我一一揣摸他们此行的目的,或许有一两个答案是正确的,与我无关。忽然间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我又何种心态,为何到此,却得不到答案。
  曾经习惯挑着夜灯看经典的散文、诗歌、小说,挑战夜空,天亮的时对着镜子里憔悴的女人说晚安。夜空依然健硕,而我身体却日渐削瘦,星星不时眨着眼向我发起挑战,我却像战败的俘虏,缴械投降。不再贪婪黑夜,天空在夜的统领下,而我并未酣然入睡,却做着千奇百怪毫无厘头的梦,演绎一些平时渴望的事物,演尽风情万种的寂寞。
  夜已深,而时间的飞速让我觉然一惊,而立的我已过半,不惑微笑着在不远处招手,这时我惊恐万分,但却较不过这轮回的魔咒。让心情再多一些伤感吧,打开QQ音乐,一曲《伤痕》的乐曲流淌开来:
  夜已深
  还有什麽人
  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
  你若不肯说
  我就不问
  只是你现在不得不承认
  爱情有时候是一种沈沦
  让人失望的虽然是恋情本身
  但是不要只是因为你是女人
  若爱得深
  会不能平衡
  为情困
  折磨了灵魂……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