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书的渴望
时间:2012-04-21 07:48: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zengr007  阅读:

 今天下午上完两节课后,我把前段时间在图书室里借的六本书还回去,看到了陈老师正在整理的俞老师个人捐赠给我们学校里的新书,几分喜悦涌上心头。挑选了几本我喜欢的作家的作品,宝贝似的把它们捧到办公室里。反复地看着那朴素的装帧,努力地嗅着那淡淡的书香,那因黑色星期四而带来的悲催一扫而空,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天地间第一幸福之人了。
我自幼喜欢读书,那年月由于条件所限,曾为读书四处“借光”过。
最初看得书,是那种小小的连环画。不知道在那年月曾看过连环画的朋友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一本画册拿在一个小朋友的手中,他的左右两侧和后面会站着好几个小朋友蹭画看。有时候大家还会为谁挤了谁、谁看得快慢等动动手之类的。后来,在家里见到爷爷看书或是看报纸的时候,我也会站在他的一侧跟着看。在当时我爷爷也算得上一个有学问的人了,不过他也喜欢看一些连环画之类的小人书。有一次我站在他的旁边跟他一起看《秦琼卖马》的画本,由于他读得慢而我看得比较快,我就会在他的右手边帮着往后翻,一页两页还可以,可一下子掀得多了,他就不耐烦地大专呵斥我:你倒是急什么,不愿看一边去。吓得我泪眼汪汪地走开了。我当时之所以跟着别人一起看书或画册,一是因为凑热闹,那时候的小孩子实在没有什么玩具可消遣的。二是因为我那时识字太少,在正中位置上看的人会把上面的字念出声来,我就跟着看看画面就可以懂点上面的意思了。
再大一点识得字多一点的时候的时候,我就开始自己看书了。当然,那些书,是四处借来的;读书的地儿,碰到哪儿就是哪儿;读书的时间,能挤就挤,保不齐借来的书有人等着要就连夜看完。夜里看书时就的光更是繁杂,现在想来不免觉得心酸。母亲大人高兴了就让我用那全家共用的仅25瓦昏暗电灯光看,碰上她老人家不高兴,就被赶到天天作画到深夜的二大爷家去借光。二大爷家休息后,我就会点上煤油灯再接着看。有时候后被夜里起解的母亲发现大骂一通后,就把灯吹灭后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记得有一次,我看那本从小叔家借来而他因没有看完要等着要回去的《三侠五义》,在手电的电池用完了的情况下,就坐在院子里就着明亮的月光瞪着俩眼有滋有味地一夜把它看完。不过,我那时看书无人指点,没有任何目标,看得得书比较杂乱。什么神话、演义、言情、武侠、报纸连载等等,逮什么就看什么。有时候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我还会把听到的广播剧、看到的电影的故事情节用笔写在自己用白纸装订的笔记本上,没有事做也没有书读的时候,就把它们翻出来,看上一看,也不是为复习,只是因为那时无知又有大把的时间,最主要的是因为喜好。
上了中学后,就整天忙着看琼瑶和金庸。后来我的物理老师曾经借给我一本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小说,名字和内容都不记得了,我当时可能也没有太看懂。不过从那以后我就又开始涉猎一些国外的名著,像《悲惨世界》《安娜卡列妮娜》《傲慢与偏见》《嘉莉妹妹》等,都是在那个时候看过的。在师院读书的日子里,我又看了大量的人物传记。记得曾在笔记本是做过记录,那时大约看了六十七本各式人物的传记。《红楼梦》看了四遍,我自己给宁国府和荣国府的人物列了一个表格,把里面有名有姓的人物之间的关系理得一清二楚。
工作结婚生子之后,还是喜欢读书。只是因为有了工作和生活的压力,读书也就没有那么狂热了,也就是不会为读书而吃一些苦了。当然我还是会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去读一些自己喜欢的书。
最近,在我们董事长的感召下,全校老师都在抽时间读书,我也不甘落后。现在我每周至少能读一本书,有时两本。早读课上孩子们背诵课文时,我就拿出那本《宋词三百首》和他们一样的大声诵读着。晚上下班后即使再晚再累,我也会靠在床头看上几十页书后再坦然入睡。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没有读书,我那一夜的觉一定不会睡得安稳。
我每带一批学生都喜欢和他们分享我的读书经,喜欢用谢冕先生的话告诫他们:“一个读书人,是一个有机会拥有超乎个人生命体验的幸运人。”通过生活中一些活生生的例子让他们知道“那些失去或不能阅读的人是多么的不幸”。
我现在所代的两个班里的孩子在我的影响下,大都喜欢在课余的时间里拿一本课外书或一本杂志去读。这正是我想看到的,也是我一直追求的。我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在读书时拥有自己的一份欣悦,拥有超越现实世界的一个更为丰富的世界。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