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等桃花开
时间:2012-04-20 08:51: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陕西席平均  阅读:

  一、为了一束桃花的笑容
  
  “声音穿过村头那片桃林/在风中不停折叠/它的呓语/被一枚懂得密语的桃花收藏……”
  (《蝴蝶梦》,青木蜂)
  该是桃花盛开的时候了,是谁在等,等一树灿烂,望满树繁华,在这个城市,这个生着****和梦想的城市的中央,和目光眩晕的车流与灯盏。
  说起桃花,那是一张如桃花般的脸庞。在别离故乡的小路上,漫山遍野的桃花盛开着,灿烂粉艳,如霞似虹,芬芳盈鼻。没有远行的忧伤,桃花般的姑娘和少年沉浸在满是芬芳的山间。哥,我要一朵美丽的桃花,满眼红霞纷飞。在紧拽的手臂延伸下,少年摘了一束美丽的花儿,递到姑娘的眼前。转过身,姑娘娇羞的将一朵花插在了发髻间,回头一笑,扔给了少年那支桃花枝,向远方跑去,少年也挥舞着手中的桃花跑起来,山路上流淌的笑声和桃花一样甜。
  那年的春天,是盛开桃花的季节。花儿和少年离开故乡的时候,梦想和桃花正灿烂的盛开。
  一直会看到那束桃花,盛开在盛满水的玻璃瓶里。姑娘每天忙完店里的工作都会抽出时间精心的照料那束花。少年也会坐好多站路,来到姑娘的店里,帮助她打理店里的事情,伴着桃花一起看书,继续高考之路。
  那束花在玻璃瓶里鲜嫩的生长着,从春天走到了那一年的夏末。当花瓣一片片凋零,可枝条仍是那么鲜绿,也仍在瓶子里滋养着,因为,瓶子里有永远也吸允不尽的春天。
  和往常一样,店打烊了,她如往常一样等着他的到来,等着和他一起整理物件,打扫卫生,一起看书,背诵英文单词。可是今天,他没来。电话,无法接通。关好门,她打车去了他的单位。送水的同事说他去了工地。赶到工地,一个眼圈红肿的工友哽咽着说不出话。他出事了,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在ICU。缓过神来,赶到医院,他仍重度昏迷。孱弱的身躯,蜡黄的脸庞,静静的躺着,任凭泪水淋漓的她千呼万唤,他的世界已是一片沉寂。
  庭院里绿荫如盖,郁郁葱葱,他,已无法去感触。怀着青春的梦想,在这样的城市,他每天连续做着三份工作,透支生命,为了身为孤儿又患绝症的她,那个桃花般的姑娘。为了使她能更多的看到阳光,给予她坚强活下去的力量,他甘心情愿。因为,他深深的知道,至少自己还能健康的活着,活着是多么的好。就像那束家乡的桃花,尽管日月无岁,花蕊尽逝,芳香不再,但仍有一份坚强的绿色告诉我们,桃花曾开过。开过,就无悔。
  又到春天,桃花依旧。赶到郊外,采撷回几束桃花,也是最美的桃花,也是在那个玻璃瓶里,也是每天的精心照料,桃花,灿烂依旧。
  谁在等着桃花盛开?
  桃花开了,你可曾看到?
  桃花败了,你快醒来!
  
  二、等候桃花推门的季节
  
  “风一定洞悉了这些秘密/从不在繁花盛开之时留驻脚步/它从三月的眉梢掠过/直抵四月心脏。鸟儿的歌声碎了/满地都是花儿的泪珠在滚动……”
  (《桃花劫》,青木蜂)
  那是一个不太大的庭院,几间土瓦房,两间厢房,一间是灶房,一间是库房。竹篱笆围起来的菜畦,几截土围墙,数株零散生长的梨枣树木,三五棵开得灿灿的桃树,闲散游走着的几只黑尾巴公鸡和老母鸡,这就是恬静、闲适的故园。母亲因为腿脚不便,活动的范围就是这个庭院,父亲身体稍好,还能打柴耕作,赶集务工。母亲和父亲一生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在故园的这个庭院里度过。
  父母最欣喜的莫过于对梨枣瓜果、谷粱蔬菜的丰收和儿女们的生活幸福了。当田地里的蔬菜和庄稼长势喜人时,他总会带着我们去田间地头,或者一个人一天几晌的去地里看望。看哪儿还有草没锄净,哪个枝条需要修剪,墒情咋样了,是不是有蚜虫,该喷药、该施肥了,精心的像照顾自己的娃娃。直到今天才知道,为什么父亲总喜欢到田间地头去,农民的父亲是多么的热爱庄稼和土地。
  当菜蔬一茬一茬的成熟的时候,父亲一朵一朵,一捆一捆淘洗干净,收拾停当,捆绑结实,然后天不亮就骑上自行车或者拉着板车,去集市出售。每次卖菜,虽然毛毛角角,星星月亮,几十块钱甚至几块钱,都不够化肥农药和辛苦钱,但他们仍那么开心,那么知足。到了收获的季节,父亲和母亲忙乎的忘了年龄、吃饭和休息。非一粒一粒,一袋一袋收拾干净回来,晾晒结束、颗粒归仓才肯歇息。这些的日子和季节是父亲和母亲最满足和幸福的时光。
  到儿辈们都成家立业,娶妻哺子,父母仍操劳不息,闲时,做鞋缝衣,喜于儿孙绕膝,媳贤子孝,恩爱相伴,幸福有加。遇令逢节,冷暖聚之,大小团圆,乐融天伦。这样的时日,父亲母亲室内屋外,桃颜花语,好生知足、满足和富足。
  如今,光阴荏苒,父母年事已高,儿女反哺,月走年移,终不为多,生活和活动的圈子越来越小,最后就限定于那始于此终于此的故园庭院了。那些土墙的围子,斑驳的房,稀疏的篱笆,默默的树终将没有逝去,陪着伴着。而今啊,父母亲越冬而来,在故园,一夜之间苞满枝,雨润万树百花红。最是那几株桃树,在母亲拄着拐杖,攥着手帕,踮着小脚一次次、一回回的张望里,吐苞,窜红,芬芳,生辉。在花红芬芳的枝头,那颤微微的身影,在门头、路口晨夕徘徊,单薄成一棵清瘦的黑疙瘩枣树。欲穿的眼神啊,那芬芳的花蕊,蜂拥的蝶虫都这样闹腾了,也该是你们到了吧。
  父亲每到这花开的清晨,都会里里外外,角角落落的收拾一番,即使院子尘净无物,仍习惯着这样的习惯。只因为这样的习惯,还有这花开的时节,故园从来都那么的整齐、干净和可心,因为特别是每到扫除落花的时候,他的孩子们总会开心的在落花堆里捡拾那些花朵或者花瓣,当然还包括我们的孩子们。如今,桃花遍开,香瓣飞旋,落蕊成片,那些飞舞的粉蝶总会飘落屋前,进得门来,这样的时日,母亲都会拄杖伫立庭院,看着父亲一把一把地挥动扫帚,望着桃树,看着落花怜惜惜的默默不语。
  这该是多么闹人的桃花,又是多么伤怀的时节啊!真是:桃花无意几度开,人生有情不经年。
  等待那桃花开,落蕊满怀,窜红的门头,该是花推门开亲人来——
  
  三、和桃花一起盛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