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蝣般的生命
时间:2012-10-10 08:07: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任可清  阅读:

    看《红与黑》,于连在入狱后的内心独白中有这样两句:“盛夏,一只蜉蝣早晨九点钟生,傍晚五点钟死,它如何能理解夜这个字呢?”“让它再活五个钟头,它就能看见和理解什么是夜了。”
    很喜欢这句话,或许是因为它道出了一种无奈的人生!“蜉蝣”到底为何物?百度一下,原来蜉蝣是一种朝生暮死薄翅如雪的昆虫
    何其卑微的生命!它短短几个小时的生存是否也经历了幸福和痛苦?是否一直从容平静?
    没来由地想到了自己,也想起了那些如蜉蝣般的生命。

    (一)
    骄阳如火的晌午,公交车上,上来一对年近七旬的老年夫妇,他们上车后并不急着寻找座位,而是紧靠着后车门的柱子站着。
    突然,歌声响起。老头持着“小蜜蜂”,不慌不忙地唱了起来。沙哑沧桑的歌声在车厢回荡,却没有人送上一毛钱。
    大约两分钟后,老婆婆摇晃着佝偻的身子,逐一伸手向每个乘客乞讨,她浑浊灰暗的眸子含着歉意的微笑。没有几个人搭理她,看手机的连头都不抬一下,抬了头的几位大都也是满目的轻视和鄙夷。
    她来到我的面前,一双黝黑干瘦的手谦卑地摊着,如霜染过的头发无声地诉说着可怜,她瘦弱的身体弯成“7”样,一高一低的裤腿沾满灰尘,趿拉的拖鞋底已磨坏了三分之一。我把一张五元的纸币送到她面前,她看了我一眼,连忙说:“谢谢好人”。
    老人家从车头讨到车尾。然后回到原地,紧挨着她的老伴站着,将乞讨到的几张零钞郑重其事地整理好,小心翼翼地存进自己胸前的布袋。
    汽车靠站,老头和老婆婆相互搀着下了车。望着他们恩爱蹒跚的背影,我不禁担心:年老的他们是否还会摇摇晃晃地上下一辆车?那皱巴巴的小钞票能否买得起填饱他们肚子的食物?他们风蚀残年的下一站是否一直在车上颠簸?若他们老得哪天站不稳了该怎么办?
    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些人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行骗。但即便如此,我也从不愿意相信我所见到的乞讨者是骗子,我宁愿被骗去微不足道的一两元,也不愿心安理得冷眼旁观。我相信:一个愿意拿尊严去换东西的人,他是多么可怜可悲。

    (二)
    中秋节,大街上,行人如织,热闹非凡。
    超市前面喧声雷动,顾客挤得水泄不通。高分贝的歌声从喧声中脱颖而出。
    我循声望去,三个很酷的年轻人正手持话筒在忘情地演唱。他们的头发染成金色,发型梳成当下时髦的“鸡冠状”,神情陶醉,,满脸自信,身子随着节奏不停地摇摆扭动。一幅巨星独享舞台如痴如醉的样子。
    人群中不断有人鼓掌,我走近一看,猛然发现这三个人腋下都夹着一根拐杖。原来,他们都只有一条腿!
    一条腿也能笑得如此阳光!
    深深地震撼!由衷地鼓掌!
    年轻的歌者啊,顾影自怜里没有你们的名字。命运交响曲的洪乐中,你坚强地将残疾人谱成强者的颤音!
    我突然想:有的人出生在晚上,上天是否让他先见识黑夜,然后再送给他光明;有人出生在白天,上苍是否先送给他光明,再告诉他还有黑夜。生命如果够长,总会有阴暗和伤感吧,若我们自己不放弃自己,一直坚韧,阳光和幸福总会眷顾。

    (三)
    水溪里,池塘中,它细长的身体不到四公分,从午后至傍晚,忙碌终其一生。
    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它要经过两次蜕壳,要练习飞行,恋爱,交尾,产卵。这就是蜉蝣的生命。
    它们是这样的拼尽了全力从潮湿水里挣脱,褪去原有的形骸,长上翅膀,去找寻可以相爱的伴侣,不管之前为此有多辛苦,遇上之后,相爱又是多么短暂。只是不饮不食,心无别念的去做这种事,直至留下后代以后死亡。
    也许蜉蝣是最脆弱却最坚定的痴于情的生物。万般辛苦只应了那句——是身如焰,从渴爱生。死亡也无法摧毁这种强大意志。
    也许是生命太短,要做的事情太多,蜉蝣心里又太清楚,所以只要热烈丰盛地活着,至死不悔。
    细细一想,我们何尝不是造物主指间的一只小虫呢,苦苦熬度的百年光阴,只是别人的弹指一挥。
    这样的想法不是悲观,更是一种清醒的认知。人,终有一日会被无垠的时间淹没,惊悟自己的微不足道,如我们看待蜉蝣那样清醒而平静,那么也许就离活出真我的境界不远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