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古典情诗柔肠美意境
时间:2012-10-08 10:14: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霞叶有彩  阅读:

        在我国的古典情诗中没有比“愁肠”、“断肠”、“断肠人”之类的意象(它们在古典诗词中出现的频率很高)更能表达对情爱的感情了。因为,处于激烈而持续激情之中的人,情感信息会映射于身体的各个部位,但在人体的所有器官中,唯有象肠子那细长、盘旋、曲折、阴柔、中空的特点最能表现忧情悲绪,才能表达对情爱的极度忧伤者的复杂、多变与层层相似的心路历程。这即恰恰都是现了复杂非线性美不规则、不对称、犹如红霞万多般朵般所反映的的艺术特点与深旷内涵。
  例如:“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频洲。”(温庭筠《梦江南》) ;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木遮》);“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欧阳修《踏莎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 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范仲淹《御街行》) 。
  这种愁肠的更甚之处在于其演变为愁肠寸断与柔肠之結的动态情景,因为,那种每一寸断肠再打上千万个结,“一寸柔肠千万结”(韦庄),形象地显示出情悲绪中的离破碎的美学特征与感人之处。
  一般地讲,直白豪爽地表达情爱是古典情诗的一种美学意境,如: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山无陵, 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诗经)就是我国最直白的情诗。 以及“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韦庄《思帝乡》)表达的情感 ,也为世人传颂。但不能承不认“此去经年,应是良晨好景虚设。便纵有千钟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所描述的柔肠之結美的情爱表白更为面向社会生活与深厚、执着。
  单调地表示作者的情感,即使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优美的诗句,也只能使人感到孤单、凄美与苍凉,终不及“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那样雄浑、壮观,使人奋进。因而,认识诗词表现手法的复杂多变的整体性与层次不变又具有个性特点的相似性是提高诗词丰富内容的重要途径。
  情诗是最具激情的文艺创作活动之一,而人的情感又具有世间最复杂,最变化多端,难以捉摸的非线性特点,因而需要深刻认识并借助复杂多变的外界形象以表达与交流情感,柔肠之结所概括的情爱的艺术形象就能生动、就能感人至深。否则,只能是单调枯糙,绝对反映不了情爱的丰富内涵。我国古典诗词在这方面,通过创造的这种丰富艺术手法与所感知的社会与自然界的非线性属性,托情于物,状物抒情,不能不承认使其表达的情感达到了一个艺术令人赞叹的高峰。
  结合到现实改革大潮中的情感,“柔肠千千结”应该是男女主人公家国情思的美妙结合,因而 “重重柳、灿灿霞,何以难对明媚霞光?”与“柔情似水谁不念,豪爽长歌风尘上。”以及现代歌曲《十五的月亮》所表达的“军功章上,有你,也有我的一半。”都是这种柔肠之结情景的素描与豪爽风情的共鸣,是老百姓能够接受的,当然也是现代情爱值得提倡的。不管是古人与现代人都可以把情诗中的这种悲情愁绪表现到极点与闪亮。可惜现代诗词大都发挥不到极点与妙处,小家碧玉之调确实令人遗憾。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