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急古今谈
时间:2012-10-08 09:15: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春  阅读:

        上 篇
  
   人有三急:心急性急内急。亦有屎急尿急屁急之谓也。可见,古人于内急,绝无忌讳回避免谈之意。吃喝拉撒睡,拉撒占据重要地位。吃了喝了,就要拉和撒,有入有出,才符合规律。而内急就是人体之自然规律,想回避也回避不了的。虽然说,人活着不是为了吃而活着,但吃肯定是为了更好的活着。吃,是要付出代价的,不需吐出来,但要排出去。古人对此,有着很严肃的研究,不但解决了拉撒问题,而且于遣词用语上创造了很经典的词语。文人雅士之雅,平民百姓之俗,名称虽多,只因内急之事。
  
   急必须解决场所问题,而此解决之场所,考古今之名称,雅俗共赏,列之可见一斑。古称厕所,名称奇异,可以说闻所未闻。据说古神话中,设厕所之神为“东司”,后讹为“登司”,这应是天上厕所之正名。如此说来,神仙也不免于此,封神管理,可见,神界重视厕所尤于人类。不如此,净坛使者猪八戒去何处方便?“厕”本身就是古代通用名称,《史记·项羽本纪》就记载:“沛公起如厕。”如厕,就是去厕所。说到如厕,还要上溯到春秋战国。《左传》记载,晋侯“将食,张,如厕,陷而卒。”国君去厕所,掉进厕坑溺亡,岂非咄咄怪事?本人揣测,其厕大概是挖坑于上搭两块木板,国君或老眼昏花没有看清板子而一脚踏空,或因醉意朦胧脚步踉跄跌入,厕坑污水太深,自己不小心所致,明面上怨不得别人。但我以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谋害。就算不是谋害,也有失职的问题。堂堂一国之君,竟然掉入厕坑溺亡,真是匪夷所思,实在是天大笑话,其手下何在?家人何在?如此死去,正史记载,非谋害而何?由此可以得到结论,古代厕所实在简陋得可以,国君的厕所如此不堪,何况平民?
  
   而“圊”则又是一个望而亲近的一个名称。《释名·释官室》说:“厕,或曰圊,言至秽之处,宜常修治使洁清也。”如此污秽之所在,起如此雅名,亏古人想得出。《红楼梦》第七回就用到此名称,将犯错者除了打板子停发月钱外,还要“拨入圊厕行内”作为惩罚。圊厕,圊圂,毛圊,皆是古称。圂,也是厕所,与圊连称泛指厕所。圂与溷,都指厕所,与养的猪一起,是肮脏之处,但一定起个好名,养眼悦心。比如,“溷轩”即是,本是厕屋,何来厅轩?古称中,也有听起来很平白的,比如“屋头”。佛家更为讲究,隐称“起止处”,如不解释,谁能明了?文雅最好听者,无如“行清”。古人认为,因是污秽场所,必要经常清除,这在《骈雅·释官》里有解释。平民百姓就不隐晦了,直接说,如茅房、茅厕、便所、茅坑、茅楼、马桶间等。自认为,茅楼是俗中见雅之名。明代有浙江山阴万历进士王思任者,旁征博引,笔走偏锋,托物寄兴,戏作《坑厕赋》,文人也有雅兴;清人仿《陋室铭》戏作《厕屋铭》,堪称妙品。文不长,抄于此:“窖不在大,有粪则名,坑不在深,有尿则淋。斯是厕室,惟吾屁馨。口衔烟杆赤,头盘辫子青。蹲坐皆胀人,往来无饿丁。可以想斯文、默食经。无清香之气味,无干净之情形。南园破草棚,西巷废茅亭。桶子云:何臭之有?”到现代,又有新的隐称,比如一号,比如洗手间。洗手代替解手,不算雅但听起来很美。如今人们购房,要求“双卫”,在家中如厕高标准,生活终于和谐。
  
   不仅如此,豪华马桶也成为潮流。抽水马桶应该是舶来品,代表着文明,比起我们国家的传统的马桶来,当然卫生干净许多。传统的中国马桶,流行于南方。多为木制。晚上置于屋内一角,早晨倒出去。南方城市有专门车辆,负责收集。倒完马桶,顺便在小河边洗刷。我们看电视剧《宰相刘罗锅》,和珅坐在马桶上大解,十分形象。晚清民国人戏为之作传,考究后写到:“马桶,唐以前称虎子,唐人讳虎,改称马子。宋时已有马桶之名。为人行方便法门,是马桶之德也,故子孙不绝于缕。今苏杭一带旧城,仍可于街头见之。”在历数马桶之用途好处之后云:“甚至伺候马桶之人,人亦尊称之曰老爷。”专制废除后此名扔保持不变,可见马桶与人的关系实在太密切。北方不用马桶,晚上用“脚盆”,用于夜间小便,亦有置夜壶者。文明渐盛,传统马桶趋于销声匿迹,代之者现代抽水马桶。好是好,于今资源匮乏之日,浪费水尤为忧心。也有专供欣赏之马桶,去香港,其游览之地,有金马桶,令人咂舌。
  
   说到厕所,往前若干年,多是藏污纳垢之处。闻味寻厕,无立脚之处,蝇飞蛆爬,令人恶心呕吐。尤其是公共厕所,游览地厕所,简直是无法形容。后来有所改进,但不容乐观。城市公共厕所少不说,怕弄脏了,还要锁起来,或者承包为收费厕所。这表现在迎接领导视察或卫生城市验收等方面。有的城市,主要街道厕所设计很少,还没有指示,行人小解只好随地解决。大解?对不起,自己想办法。前几年,晚报载关于城市厕所的一篇新闻,题目是:拆旧厕所不建新厕所,居民“方便”不方便。标题引眼球,说明城市公厕实在必要。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穿梭于北京至内蒙铁路线上,对厕所感触尤深。北京站前西侧厕所简直不敢恭维。两层,且氨气味道熏人。其人挨人,人挤人,还要排队。小解排队还好忍耐,大解排队,那就是一个受罪。蹲着的尴尬,等着的难受。若大解有便秘,众目睽睽,真的怀疑其能否拉得出?集宁车站前厕所,下不去脚,蹑脚而入,令人窒息,不必描述;冬天结冰至门外,进去要小心翼翼。我所在部队,厕所距离营房百余米,冬天如厕,就是一次轮回。坑很深,无盖,寒风由下而上,不快速解决,即被冻僵。
  
   现在,厕所也列入文化范畴。各大城市对厕所也重视了。所谓豪华厕所也应运而生。豪华暂不提,关键是行人是否方便。所以有的城市要求沿街公共单位开放内部厕所。这倒是好主意。前几年我去省城,去某单位门前,要求方便被拒。只好在车内用塑料瓶解决,并报复性地将瓶子从车窗甩到那单位大门前,然后扬长而去。过去有一则笑话:小夫妻游北京,至天安门。夫内急,广场很大,不知如厕地。只好相携到一树丛,顾不得解之,忽听断喝:干什么?夫忙提裤,妻以身掩之。听追问且急,妻急中生智说“看看”。那人说:看?在哪看?妻说:想看就看,咋?那人无奈而罢。俗话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即是。但还真的,憋出毛病真的发生过。憋大便拉在裤子里有之。而我的一位同事,游青岛,乘游艇,远离海岸,忽然内急,脸刷白,小腹痛急,疾呼船家靠岸。船家以为有病忙调转船头,飞驰靠岸。同事抱着肚子急奔入厕。之后出来,脸色恢复正常,小腹亦不痛。同船有妇女问:怎么回事?答便急。妇女们嚷道:嗨!我们转头,往大海里撒就是,值得回岸上吗?还有一句话:管天管地,管不住老子拉屎放屁。即是。城市楼高厕少,土地金贵,人的屎尿也金贵了,也耐憋了,不憋不行,能忍才是真人。古代农人,以粪便为宝,宁可憋着,撒到自己地里,也不舍得撒到他处。现在不同了,你想回到自家地里,除非长翅膀。人们不是见了厕所内急,而是内急了寻找厕所。所以才有“方便”一说。若厕所不能解决人们的方便,难免在城市的叽里旮旯儿便溺。很佩服外国连锁的肯德基店。不必去消费,就能享受人家的厕所文化,干净卫生,冬暖夏凉,且免费。怨不得人家开一家火一家。就算是垃圾食品,人们也愿意去送银子。因为,如厕方便。
  
   其实,远古的厕所,就是大自然的任何地方。天当被,地当床,那么,如厕呢?想当初,明朝大迁徙时,用绳子捆着人们的手,押解上路。若内急,就喊:解手。于是解开绳子。如此这般,解手一词流传下来。而路上解手,肯定不会专设“服务区”,给你提供方便,只能就地想法解决。记得到部队的第一个早晨,班长领着我们十几个人跑操,在雪地里转了没几遭,新兵蛋子们早憋坏了,要找厕所,看不到,就听班长一声口令:立定,向右转,向前走。让我们列队面对白皑皑的雪山,冲着扫起的雪堆,喝道:预备,撒尿!我们迫不及待,齐刷刷排泄去,雪堆上顿时出现串串蜂窝,那一个轻松,至今不忘。
  
   老俗话里,四大痛快就有“漫地里拉屎”之说。儿时的大解,只要在田野,肯定在漫地里解决。大地就是最好的厕所。老话说,顺风撒尿,戗风拉屎,很有道理。戗风,臭味被风吹走,闻不到。只要不被蓟草扎腚即可。无臭味之熏陶,无厕室之闷塞。虽有绿豆蝇嗡嗡讨嫌,但绿色多多,有野草闲花,蹲着还能欣赏自然景色。才看电视专题,采访一摄制野生动物的团队,说到摄制组男女如厕如何解决。皆笑言:男生好说,女生难说。一女生年轻刚进入团队,必寻隐地方可。见一草坨,问人能否看到,有摄像师爱开玩笑,大声说能看到。无奈女生上车前行,又见一大坨草,下车跑去,实已不见,但不放心,仍喊道:能否看见?摄像师跑到一边说:这里能看到。几欲让女生疯狂。不只我等凡人,就如伟人,也不免如此。李银桥在《走下神坛的毛泽东》中回忆,毛泽东让李扛铁锹,出村上山坡,迎风挖坑,伟人蹲其上。天地之阔,微风吹拂,气味飘至无形,欣欣然,何等快哉!
  
   下 篇
  
   内急是人正常的生理现象,大急小急,皆为急迫也。小急即小解,就算前列腺炎,也能及时解决。比如旅行途中,遇到服务区,导游喊人们:谁去唱歌?要唱歌的去歌屋。而大急,就不是随时随地可以解决的。必须有场所,这个前边已经说过很多厕所的问题。这还不够,还应该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虽然很不起眼,很不值钱,但很关键。这就是“善后”,善后说的是手纸。一个古代笑话说,一书生如厕,听隔壁女郎自语:谁借我手纸,我就嫁给他。书生将自己的手纸递过去,女郎净毕,起身离去。而书生却急了:亲事做了一头,这一屁股债可怎么是好?
  
  手纸,乃是古往今来的文明发展的一个小小缩影。古人在纸未发明之前,人们如何处置呢?儿时听一笑话说:一文人(又是文人)如厕,毕,苦无法善后。四处寻摸,忽听水坑蛤蟆叫“棍刮”之声,得到启示,找一棍刮之而后快。这不是笑话,还真的是如此。据记载,纸张未发明之前,古人就是用木片或者竹片解决的。就是所谓刮擦拭秽之用具。此物有一个雅称:厕筹,亦称厕简或厕篦。史书都有记载。据《北史·齐文宣帝记》说,北齐杨愔虽贵为宰相,还要为齐文宣帝进厕筹(大概是皇帝上厕所,宰相侍候在旁,随时递上厕筹)。更有意思的是,五代南唐后主与周后因为好佛,就不顾身份,亲自为僧徒削制厕筹。这僧侣面子太大了,想必一定很受用。东晋时候,就有将厕所隔开的记录,使得厕中人两不相见,并在一侧安放厕筹,以供使用。这就好比现代有的公厕提供免费手纸一般,很是超前。即使纸张发明之后,洛阳纸贵之纸,是稀罕物,文人亦舍不得用来擦拭屁股,老百姓更用不起。敬惜字纸的时代,用纸如此这般,肯定被认为是暴殄天物,乃大不敬之行为,为人唾弃。到了元代,文人被列为老九,蒙古人可不管这个,纸张用得舒服,自此纸张用作手纸之例被破。然,纸张生产工艺落后,成本昂贵,百姓依然用不起。
  
   那么,平民百姓,在过去究竟用何物“拭秽”(也来雅俗一个)的呢?看到作家姚振函一篇散文,其中对如厕记述甚详。不妨摘其要:穿开裆裤时的作者,没有进入厕所的记录。农村广阔的天地都是天然的没有围墙的厕所,也根本没有手纸的概念,“只有坷垃、树叶、砖头瓦块这些物件。”拉巴巴之后,“得到的回答是:自己在墙角蹭蹭,或自己在门槛上蹭蹭。墙角是土坯的,门槛是木头的,其棱角和光滑程度最适宜派上这个用场。”作家写的大概是湖北一带的事情,竟与我们这里“何其相似乃尔”。过去,本地农村厕所一角,堆着土坯快或碎砖头。土坯是碎土坯,用之可弃粪坑,砖头可反复使用。实在无物可用,厕所墙角即是善后最佳之地。农村如此,城市如何?不得而知。想必有更好解决办法。儿时的农村孩子,还有大人用鞋底善后的。当然应是旧鞋底,柔软一些,不会伤害小屁屁。那时拉稀巴巴很麻烦,尤其是在野外,简直是无法处理,就如歇后语所说:西瓜皮擦屁股,腻爪透了,无法收拾。地里干活,内急者,用树叶野草善后,也属无奈之举。家中有了读书之人,也就有了手纸。作业本,旧课本是最好的厕用手纸。儿时也用写过大字的纸擦拭,屁屁黑黑一片,当然不自知。
  
   如今,木片竹片砖头瓦块墙角门槛早成过往,而过渡期的手纸,报纸当仁不让,成为主角,看了新闻,就手擦拭,废物利用,一举两得。也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之辈,比如本人,在机关时,也用稿纸代替。现在不行了,撰文用电脑,用纸都是复印纸,稿纸不能用了,复印纸估计不会有人去用,可能如西瓜皮一般。读书中,也有很多趣闻。如红军时期,国民党飞机撒宣传品,红军战士捡起来作手纸用;解放战争时期,也有用国统区纸币作手纸的,法币不值钱,等同废纸。诗人袁水拍曾写讽刺诗曰:“跑上茅房去拉屎,忽然忘记带手纸。袋里掏出百万币,擦擦屁股蛮合适。”新的代之者手纸即卫生纸是也。开始用的所谓卫生纸,本地产,红蓝白粉色都有,卫生不卫生,只有天知道。但总比报纸好些。社会的发展,总会从生活的最基本需要开始。手纸应该说,是最温馨最急需的必需品。去超市或者农村集市,卫生纸总会以特别的形式,做着广告。质量、价格、大小,呈现在人们面前,随便挑选,且有成人儿童之分。集市上甚至论斤卖货。生活条件好了,不管穷富,卫生纸已经成为家庭不可或缺的用品。手纸消费应该是最大的消费之一。央视曾播过手纸制造过程,令人瞠目。其从伐木、制浆、成纸的流程,极其复杂。可见资源的浪费,从最不起眼的手纸开始。据说,美国人用手纸是最浪费的,月人均用两卷,估计还是大卷。这一点也不会让人惊讶。美国人牛高马大,汽车住房都宽阔无比,用东西自然会大手大脚。人大面积大,手纸用得多也无可厚非。本人的小外孙,小屁屁小小的,但手纸用得绝对是多多的。当然头几个月用的多,大一点用得少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