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项链》有感:还债的代价是如此之大
时间:2012-09-16 08:48: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小草  阅读:

 莫泊桑的《项链》是一部法国的富有讽刺意义的小说,故事的女主人公(马蒂尔德),因为爱慕虚荣,借女友的一串钻石项链去参加舞会,谁知回到家里她发现项链竟然不见了,为了不失信于女友,马蒂尔德和丈夫一起悄悄去了首饰店,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一家可以制作那串项链的首饰店,可是费用十分昂贵,要三万六千法郎,为了不失信于人,马蒂尔德和丈夫倾尽了所有的积蓄,又借了高利贷买下那条项链还给了女友。此后,她和丈夫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才还清了买项链所欠下的高利贷,可故事的最后,竟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局,一次偶遇,女友告诉她那串项链是假的,最多就值500法郎。
  
  项链的故事深刻的批判了虚荣心的作祟,因为女主人公马蒂尔德的虚荣心而导致她本该可以轻松快乐的生活化为了泡影,每天为了还债,也只能穿着破旧的衣服疲劳的往返于帮佣的主人与自己家中,它是一篇具有深刻反映时代背景的经典小说,真实地描述了资本主义时期的上、中、下三个等级的人物生活层面,以贵族高高在上的奢华衬托着只能算是中等的小职员生活,再到负债累累的贫民生活,虽然文字不是很多,却主题鲜明对比强烈,在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尾以女主人公与昔日女友的再次相遇作为结束,女友最后的一句台词,经典的让这个故事瞬间由平淡变得精彩,当女主人公马蒂尔德听到女友惊呼,我可怜的马蒂尔德,我的那串项链是假的。
  
  我们似乎看到了马蒂尔德那双布满了皱纹和红血丝的干涩的双眼,她几乎呆住了,自己和丈夫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辛辛苦苦,每天只吃一顿饭,又辞退了家里唯一的那个女佣,还搬到了一处狭窄黑暗的地下室里去住,却到头来,自己弄丢的女友的那串项链只是一串假的宝石,而这个还债的代价却是如此之大,她本来白皙柔嫩的皮肤上堆满了皱褶,纤细的手指整日帮佣粗糙的就像是干树枝,她漂亮的大眼睛也不在明亮,而是憔悴干涩的又红又肿。如果,她当年没有参加那场该死的舞会,如果她当年没有执意的要戴珠宝,而是听从丈夫的话就带几朵花去参加舞会,那么,今天的她一定是生活轻松的,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至少,她还可以有一个女佣使唤,帮她做一些粗糙的家务活,至少她还是被女佣称作太太,也不会让她的美丽因繁重的债务而过早的就失去了青春靓丽的光泽。
  
  小说项链剧情详解
  
  马蒂尔德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少妇,她有着白皙的皮肤,迷人的身材,美丽的大眼睛和一头金色的长发,她的丈夫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虽然每个月都十分勤劳的工作,可薪水依然很低,可怜的也只够维持生计,她没有华丽的衣裙,只能雇得起一个佣人,住的是很狭小的房子,陈旧的家具,老式的沙发,每当马蒂尔德与她的好友在一起的时候,她都非常羡慕她的富有。
  
  晚上马蒂尔德从好友让娜家回来情绪十分的低落,她羡慕让娜有好几个女佣,有美丽的裙子,有那么多名贵的珠宝,而她自己,穿着朴素,家里只有一个又蠢又笨的女佣,每天只能吃炖牛肉汤,她为自己的命运而苦恼着,吃晚饭的时候,马蒂尔德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委屈,在餐桌上对着丈夫发起来牢骚,他的丈夫夏尔却非常的不理解,看着丈夫一脸满不在乎而且又很满足的吃着牛肉汤,她实在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日子依旧这样一天天的过着,马蒂尔德的自卑感令她再也不想去女友让娜家做客了,看着家中破旧的家具,马蒂尔德的心里十分压抑,她感觉到自己再也无法快乐起来。这一天,马蒂尔德的丈夫夏尔下班回来交给妻子一张请柬,这是教育部长夫人发给马蒂尔德的一张参加舞会的邀请函,马蒂尔德知道,那天可以去参加舞会的一定也都是些上流社会的人物,她十分欣喜,可是随即又神情低落的转身走开了。丈夫看到妻子的样子很是不解,他走到妻子身后追问,妻子委屈的哭了起来,为了能让妻子如愿的去参加舞会,丈夫夏尔决定将买猎枪的钱给妻子做新衣服,新裙子很快做好了,马蒂尔德拿起漂亮的裙子在镜子前照了照,可她一点也不高兴,因为她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她的丈夫建议她去找好友让娜借一件珠宝,却遭到了她激烈的拒绝,她觉得那是十分没面子的事,可是又经不住虚荣心的诱惑,最后她还是来到了好友让娜的家。
  
  女友让娜很大方,拿来了首饰盒让马蒂尔德挑选首饰,最后,马蒂尔德选中了一条十分漂亮的钻石项链,她看着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感觉美极了,让娜笑着说可以借给她,马蒂尔德激动的拥抱了让娜带着这串项链回到了家里。舞会的夜晚终于来临了,马蒂尔德打扮的高贵优雅,她迷人的身段,漂亮的裙子,以及她勃颈上的那串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让她成了舞会上的皇后,她的舞姿是那样的迷人,她的微笑是那样的温柔,她不断地得到了诸多优雅男士的邀请和赞美,就连乔治部长也邀请她跳舞,她陶醉极了,也很开心,而她的丈夫夏尔早就在楼梯旁等候的椅子上睡着了。
  
  华丽璀璨的的灯光,悠扬悦耳的舞曲,让马蒂尔德非常兴奋,一直在舞会上流连到了凌晨,当她兴高采烈的走下楼梯,却看到丈夫坐在那里手中拿着那件破旧的披肩,她害怕被那些阔太太看到她的囧样,就像灰姑娘一样的惊慌,也不等丈夫叫好车子就跑了出去,夜深了,夫妻二人终于回到了家里,丈夫夏尔点亮了油灯,马蒂尔德仍旧为自己在舞会上出色的表现而兴奋,她哼着曲子再一次走到镜子前面,拿掉披肩,看着镜子里那个高贵美丽的自己。突然,她发出了一声惊叫,因为刚刚还挂在她脖子上的那串钻石项链竟然不见了,她拼命的抖着披肩和裙子,希望项链会马上掉出来。她的丈夫夏尔急忙顺着他们回来的路线去找项链,天亮了,夏尔疲惫的回到家里,看着靠在椅子上憔悴的马蒂尔德无助的摇了摇头。
  
  马蒂尔德和丈夫按照首饰盒上的地址,终于找到了那家制作首饰的店主,可是店主说从来都没有制作过那串项链,只是制作了这个首饰盒,不过可以破例给他们定做一条,但是要付足够的定金,因为那条项链十分的昂贵,总价值三万六千法郎。听到了这个天文数字马蒂尔德的心情如坠谷底,可是她已经毫无选择,丈夫告诉她自己还有父亲留下来的一万八千法郎的遗产,剩下的也只好再去各处向好友借了,虽然马蒂尔德和丈夫都很努力的去借钱,可是还差一万两千法郎,没有办法,丈夫夏尔只好去借了高利贷,当马蒂尔德拿着那串昂贵的钻石项链递给让娜,让娜竟然看都没看一眼的接过来交给了女佣,并且埋怨她项链借用的太久了,马蒂尔德在心里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无精打采的回到了家里。
  
  为了尽快还清欠债,马蒂尔德不得不辞去家里唯一的女佣,又去离家较远的有钱人家里帮佣,她搬离了那栋小房子,尽量节省一切的开资,为了能多赚一切钱来还债,她和丈夫每天只吃一顿饭,白天丈夫去上班,她就去帮佣做活,晚上还得在昏暗的油灯下,和丈夫一起抄写文件以赚取少得可怜的费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整整熬了十年,马蒂尔德的皮肤变得干涩,面容也苍老了许多,一头美丽的长发就像个干草堆似的盘在头顶,她的那双大眼睛也不在明亮,而是浑浊的布满了血丝,再也找不到昔日那个美丽的马蒂尔德了,甚至,为了还债她和丈夫都没有要孩子,因为他们实在无力承受更重的负担。
  
  镜子里的马蒂尔德样子十分苍老憔悴,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恍惚中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舞会,那个时候的她是那么的美丽迷人,她穿着漂亮的裙子,带着华丽的首饰,舞池里尽情的舞蹈,就像一位美丽的公主,那灯光是多麽的璀璨,那些赞美是多麽的令人骄傲,还有部长向她礼貌的伸出的手臂,还有那些太太们羡慕的眼光。。。。。。。。。。火炉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打破了马蒂尔德的回忆,看着昏暗的小屋,镜子里苍老的自己,马蒂尔德的心情非常低沉,她实在控制不住心酸的泪水,又一次哭了,一旁抄写文件的丈夫劝她出去走走,并且开心的告诉她明天就可以还清所有的债务,又可以过上轻松地好日子了。
  
  马蒂尔德披着破旧的披肩一个人走在公园里,她的脸上布满了沧桑和岁月遗留下来的痕迹,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失落透着憔悴。迎面走来了一位美丽的贵妇,她依旧那么年青漂亮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马蒂尔德发现原来竟是自己的好友让娜,她礼貌的打着招呼,可是让娜并没有认出来是马蒂尔德,而是礼貌的告诉她认错人了并转身离去,马蒂尔德再一次叫住让娜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让娜惊讶的转身,吃惊的看着马蒂尔德,马蒂尔德慢慢走近让娜,并且告诉她因为弄丢了那串项链而让自己和丈夫苦苦还债的十年经历,让娜再一次惊讶的叫了起来,天哪,我可怜的马蒂尔德,我的那串项链是假的,最多就值500法郎!
  
  居伊·德·莫泊桑,男,法国作家(1850~1893),小说《项链》的作者,法国十九世纪末期的现实批判主义作家,他出生在法国诺曼底省的一个贵族家庭,由于他的母亲具有极高的文学修养,在无形中也让莫泊桑得到了文学艺术的熏陶,虽然中年的他私生活很不检点,但是却一直坚持着写作,在他短暂的一生里共创作了6部长篇小说和三百多篇短篇小说,他的多篇著作已经被选入了初,高,中的语文教材及英语教材中。也许是因为本身有过一个小职员的生活经历,他的作品很真实贴近生活,人物平凡,刻画手法独特,故事描写的细节别具匠心,总是会在平淡中巧妙地将整个故事精彩的娓娓道来,让读者享受到文学的魅力,形成了莫泊桑式的独特风格。
  
  

(责任编辑:冷得像风)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